www.33kcd.com_www.33kcd.com-【网上娱乐】

社友网

2019-11-14 00:53:48

字体:标准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标题分割#  警惕“借贷”外衣下的权力寻租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  左手借款,右手放贷,赚取息差;向服务管理对象出借款项,收取高额利息;利用身份影响,追债容易赖账不难……近年来,随着民间融资借贷迅速发展,一些公职人员也参与其中,有的还利用职务便利借款、放贷,轻则影响公正执行公务,重则变相利益输送。针对这一动向,我市严查其中涉及的违纪违法问题,及时出台防止利益冲突规定,铲除该领域滋生腐败的土壤。  公职身份让追债容易赖账不难  公职人员收入稳定,信用较好,从事民间融资借贷有一定优势。“如果是为了帮困解危,是人之常情;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根据国家的相关规定适当收取利息,也属合情合理。但与职务职权交织在一起,就变味了。”市纪委监委有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  前不久,大鹏新区纪工委严肃查处了南澳办事处城市更新办工作人员曾志坤违纪违法案。曾志坤在同事、亲友间“集资”,并借给管理服务对象,赚取息差。面对债权人,他不怕欠债,不论对方是商量、责怪,还是哀求,甚至附上老人罹患癌症的诊断,他都不予理睬;而他与别人合借给搅拌厂老板的数千万元,不仅本息收回,还购买9部泥头车加入该厂经营,一年就获利上百万元。  “看似平等的民事行为,背后却有职权的影子,借债、讨债都方便,”大鹏新区纪工委负责人说。公职人员向别人借款时,债权人有时碍于亲友、管理服务对象等关系,不好“撕破脸”,债权有时甚至成为烂账;而贷给别人款时,他们却因职务之便较易获取稳定收益甚至高额回报。有的还使用他人名义或者虚构生活消费、买房、装修等事项进行借贷,规避禁止经商办企业的规定。同事之间借款放贷的,还容易影响工作秩序。  “借”的外衣难掩权钱交易实质  除了打“擦边球”,个别公职人员打着低息融资、高息放贷的幌子,进行利益输送、权钱交易,不法分子也惯于借此渠道对公职人员进行“围猎”。  在一些案件中,个别公职人员与管理服务对象达成默契,不再赤裸裸收钱收物,而是通过民间借贷这种看似正常的投资活动,把不当利益“洗白”;有时,行贿人还会故意向公职人员借钱,主动支付高额利息,变相输送利益,以规避纪律和法律的规定。龙岗区发改局循环办原主任钟某及4名工作人员就曾通过这种方式获利。企业老板周某为与钟某等人搞好关系,利于公司发展业务,除了送礼品礼金,还以2%至5%的月息向5人“借款”289万元,支付“利息”近50万元。事后,钟某等人被严肃查处。  钟某等人为了赚这笔“利息”还向银行低息贷款。如周某所说,公司发展需要融资,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向钟某等人高息借款以此拉拢关系。龙岗区纪委监委负责人说:“这类案件中,很多人自认为有借贷这层关系作掩护,收的安心,送的放心,在接受调查时,也会拿借贷来做借口,但结合主观动机、客观行为来看,本质上和送钱送物没什么区别,轻则属于违纪重则违法犯罪。”  防止利益冲突堵塞监管漏洞  针对监督执纪中发现的问题,除了抓好案发单位的整改,纪检监察机关还牵头制定有关规定,防止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产生冲突,从源头上解决“借贷”掩盖下的权力寻租问题。  2017年8月,前海廉政监督局牵头制定《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防止利益冲突规定(试行)》印发实施,对包括借贷在内的11个方面的利益冲突行为列出“负面单”。随后,前海管理局处级以上干部和局属企业领导班子成员开展利益冲突自查,文件出台仅3个月,就有3人4次向单位备案个人借款事项,总金额达到500多万元。同时,廉政监督局推进抽查核查和督促整改,强化制度执行。  2018年底,前海经验被推广到全市,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防止公职人员利益冲突的若干举措》,在借贷借用方面做出明确规定: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向该公职人员的下属工作人员、管理服务对象借贷款,在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金额超过10万元的,应当自金额达到10万元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参与民间借贷等金融活动,单笔借出金额超过50万元或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借出金额超过100万元,约定年回报率达到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4倍以上的,应当自借贷行为发生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此外,文件还强调,公职人员不得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车辆和房屋的使用让与。  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随着承诺报告、违规处理和监督管理等工作机制的落实,寻租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公职人员参与借贷也将进一步规范。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标题分割#  警惕“借贷”外衣下的权力寻租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  左手借款,右手放贷,赚取息差;向服务管理对象出借款项,收取高额利息;利用身份影响,追债容易赖账不难……近年来,随着民间融资借贷迅速发展,一些公职人员也参与其中,有的还利用职务便利借款、放贷,轻则影响公正执行公务,重则变相利益输送。针对这一动向,我市严查其中涉及的违纪违法问题,及时出台防止利益冲突规定,铲除该领域滋生腐败的土壤。  公职身份让追债容易赖账不难  公职人员收入稳定,信用较好,从事民间融资借贷有一定优势。“如果是为了帮困解危,是人之常情;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根据国家的相关规定适当收取利息,也属合情合理。但与职务职权交织在一起,就变味了。”市纪委监委有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  前不久,大鹏新区纪工委严肃查处了南澳办事处城市更新办工作人员曾志坤违纪违法案。曾志坤在同事、亲友间“集资”,并借给管理服务对象,赚取息差。面对债权人,他不怕欠债,不论对方是商量、责怪,还是哀求,甚至附上老人罹患癌症的诊断,他都不予理睬;而他与别人合借给搅拌厂老板的数千万元,不仅本息收回,还购买9部泥头车加入该厂经营,一年就获利上百万元。  “看似平等的民事行为,背后却有职权的影子,借债、讨债都方便,”大鹏新区纪工委负责人说。公职人员向别人借款时,债权人有时碍于亲友、管理服务对象等关系,不好“撕破脸”,债权有时甚至成为烂账;而贷给别人款时,他们却因职务之便较易获取稳定收益甚至高额回报。有的还使用他人名义或者虚构生活消费、买房、装修等事项进行借贷,规避禁止经商办企业的规定。同事之间借款放贷的,还容易影响工作秩序。  “借”的外衣难掩权钱交易实质  除了打“擦边球”,个别公职人员打着低息融资、高息放贷的幌子,进行利益输送、权钱交易,不法分子也惯于借此渠道对公职人员进行“围猎”。  在一些案件中,个别公职人员与管理服务对象达成默契,不再赤裸裸收钱收物,而是通过民间借贷这种看似正常的投资活动,把不当利益“洗白”;有时,行贿人还会故意向公职人员借钱,主动支付高额利息,变相输送利益,以规避纪律和法律的规定。龙岗区发改局循环办原主任钟某及4名工作人员就曾通过这种方式获利。企业老板周某为与钟某等人搞好关系,利于公司发展业务,除了送礼品礼金,还以2%至5%的月息向5人“借款”289万元,支付“利息”近50万元。事后,钟某等人被严肃查处。  钟某等人为了赚这笔“利息”还向银行低息贷款。如周某所说,公司发展需要融资,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向钟某等人高息借款以此拉拢关系。龙岗区纪委监委负责人说:“这类案件中,很多人自认为有借贷这层关系作掩护,收的安心,送的放心,在接受调查时,也会拿借贷来做借口,但结合主观动机、客观行为来看,本质上和送钱送物没什么区别,轻则属于违纪重则违法犯罪。”  防止利益冲突堵塞监管漏洞  针对监督执纪中发现的问题,除了抓好案发单位的整改,纪检监察机关还牵头制定有关规定,防止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产生冲突,从源头上解决“借贷”掩盖下的权力寻租问题。  2017年8月,前海廉政监督局牵头制定《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防止利益冲突规定(试行)》印发实施,对包括借贷在内的11个方面的利益冲突行为列出“负面单”。随后,前海管理局处级以上干部和局属企业领导班子成员开展利益冲突自查,文件出台仅3个月,就有3人4次向单位备案个人借款事项,总金额达到500多万元。同时,廉政监督局推进抽查核查和督促整改,强化制度执行。  2018年底,前海经验被推广到全市,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防止公职人员利益冲突的若干举措》,在借贷借用方面做出明确规定: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向该公职人员的下属工作人员、管理服务对象借贷款,在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金额超过10万元的,应当自金额达到10万元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参与民间借贷等金融活动,单笔借出金额超过50万元或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借出金额超过100万元,约定年回报率达到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4倍以上的,应当自借贷行为发生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此外,文件还强调,公职人员不得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车辆和房屋的使用让与。  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随着承诺报告、违规处理和监督管理等工作机制的落实,寻租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公职人员参与借贷也将进一步规范。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标题分割#  警惕“借贷”外衣下的权力寻租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  左手借款,右手放贷,赚取息差;向服务管理对象出借款项,收取高额利息;利用身份影响,追债容易赖账不难……近年来,随着民间融资借贷迅速发展,一些公职人员也参与其中,有的还利用职务便利借款、放贷,轻则影响公正执行公务,重则变相利益输送。针对这一动向,我市严查其中涉及的违纪违法问题,及时出台防止利益冲突规定,铲除该领域滋生腐败的土壤。  公职身份让追债容易赖账不难  公职人员收入稳定,信用较好,从事民间融资借贷有一定优势。“如果是为了帮困解危,是人之常情;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根据国家的相关规定适当收取利息,也属合情合理。但与职务职权交织在一起,就变味了。”市纪委监委有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  前不久,大鹏新区纪工委严肃查处了南澳办事处城市更新办工作人员曾志坤违纪违法案。曾志坤在同事、亲友间“集资”,并借给管理服务对象,赚取息差。面对债权人,他不怕欠债,不论对方是商量、责怪,还是哀求,甚至附上老人罹患癌症的诊断,他都不予理睬;而他与别人合借给搅拌厂老板的数千万元,不仅本息收回,还购买9部泥头车加入该厂经营,一年就获利上百万元。  “看似平等的民事行为,背后却有职权的影子,借债、讨债都方便,”大鹏新区纪工委负责人说。公职人员向别人借款时,债权人有时碍于亲友、管理服务对象等关系,不好“撕破脸”,债权有时甚至成为烂账;而贷给别人款时,他们却因职务之便较易获取稳定收益甚至高额回报。有的还使用他人名义或者虚构生活消费、买房、装修等事项进行借贷,规避禁止经商办企业的规定。同事之间借款放贷的,还容易影响工作秩序。  “借”的外衣难掩权钱交易实质  除了打“擦边球”,个别公职人员打着低息融资、高息放贷的幌子,进行利益输送、权钱交易,不法分子也惯于借此渠道对公职人员进行“围猎”。  在一些案件中,个别公职人员与管理服务对象达成默契,不再赤裸裸收钱收物,而是通过民间借贷这种看似正常的投资活动,把不当利益“洗白”;有时,行贿人还会故意向公职人员借钱,主动支付高额利息,变相输送利益,以规避纪律和法律的规定。龙岗区发改局循环办原主任钟某及4名工作人员就曾通过这种方式获利。企业老板周某为与钟某等人搞好关系,利于公司发展业务,除了送礼品礼金,还以2%至5%的月息向5人“借款”289万元,支付“利息”近50万元。事后,钟某等人被严肃查处。  钟某等人为了赚这笔“利息”还向银行低息贷款。如周某所说,公司发展需要融资,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向钟某等人高息借款以此拉拢关系。龙岗区纪委监委负责人说:“这类案件中,很多人自认为有借贷这层关系作掩护,收的安心,送的放心,在接受调查时,也会拿借贷来做借口,但结合主观动机、客观行为来看,本质上和送钱送物没什么区别,轻则属于违纪重则违法犯罪。”  防止利益冲突堵塞监管漏洞  针对监督执纪中发现的问题,除了抓好案发单位的整改,纪检监察机关还牵头制定有关规定,防止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产生冲突,从源头上解决“借贷”掩盖下的权力寻租问题。  2017年8月,前海廉政监督局牵头制定《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防止利益冲突规定(试行)》印发实施,对包括借贷在内的11个方面的利益冲突行为列出“负面单”。随后,前海管理局处级以上干部和局属企业领导班子成员开展利益冲突自查,文件出台仅3个月,就有3人4次向单位备案个人借款事项,总金额达到500多万元。同时,廉政监督局推进抽查核查和督促整改,强化制度执行。  2018年底,前海经验被推广到全市,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防止公职人员利益冲突的若干举措》,在借贷借用方面做出明确规定: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向该公职人员的下属工作人员、管理服务对象借贷款,在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金额超过10万元的,应当自金额达到10万元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参与民间借贷等金融活动,单笔借出金额超过50万元或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借出金额超过100万元,约定年回报率达到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4倍以上的,应当自借贷行为发生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此外,文件还强调,公职人员不得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车辆和房屋的使用让与。  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随着承诺报告、违规处理和监督管理等工作机制的落实,寻租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公职人员参与借贷也将进一步规范。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标题分割#  警惕“借贷”外衣下的权力寻租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  左手借款,右手放贷,赚取息差;向服务管理对象出借款项,收取高额利息;利用身份影响,追债容易赖账不难……近年来,随着民间融资借贷迅速发展,一些公职人员也参与其中,有的还利用职务便利借款、放贷,轻则影响公正执行公务,重则变相利益输送。针对这一动向,我市严查其中涉及的违纪违法问题,及时出台防止利益冲突规定,铲除该领域滋生腐败的土壤。  公职身份让追债容易赖账不难  公职人员收入稳定,信用较好,从事民间融资借贷有一定优势。“如果是为了帮困解危,是人之常情;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根据国家的相关规定适当收取利息,也属合情合理。但与职务职权交织在一起,就变味了。”市纪委监委有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  前不久,大鹏新区纪工委严肃查处了南澳办事处城市更新办工作人员曾志坤违纪违法案。曾志坤在同事、亲友间“集资”,并借给管理服务对象,赚取息差。面对债权人,他不怕欠债,不论对方是商量、责怪,还是哀求,甚至附上老人罹患癌症的诊断,他都不予理睬;而他与别人合借给搅拌厂老板的数千万元,不仅本息收回,还购买9部泥头车加入该厂经营,一年就获利上百万元。  “看似平等的民事行为,背后却有职权的影子,借债、讨债都方便,”大鹏新区纪工委负责人说。公职人员向别人借款时,债权人有时碍于亲友、管理服务对象等关系,不好“撕破脸”,债权有时甚至成为烂账;而贷给别人款时,他们却因职务之便较易获取稳定收益甚至高额回报。有的还使用他人名义或者虚构生活消费、买房、装修等事项进行借贷,规避禁止经商办企业的规定。同事之间借款放贷的,还容易影响工作秩序。  “借”的外衣难掩权钱交易实质  除了打“擦边球”,个别公职人员打着低息融资、高息放贷的幌子,进行利益输送、权钱交易,不法分子也惯于借此渠道对公职人员进行“围猎”。  在一些案件中,个别公职人员与管理服务对象达成默契,不再赤裸裸收钱收物,而是通过民间借贷这种看似正常的投资活动,把不当利益“洗白”;有时,行贿人还会故意向公职人员借钱,主动支付高额利息,变相输送利益,以规避纪律和法律的规定。龙岗区发改局循环办原主任钟某及4名工作人员就曾通过这种方式获利。企业老板周某为与钟某等人搞好关系,利于公司发展业务,除了送礼品礼金,还以2%至5%的月息向5人“借款”289万元,支付“利息”近50万元。事后,钟某等人被严肃查处。  钟某等人为了赚这笔“利息”还向银行低息贷款。如周某所说,公司发展需要融资,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向钟某等人高息借款以此拉拢关系。龙岗区纪委监委负责人说:“这类案件中,很多人自认为有借贷这层关系作掩护,收的安心,送的放心,在接受调查时,也会拿借贷来做借口,但结合主观动机、客观行为来看,本质上和送钱送物没什么区别,轻则属于违纪重则违法犯罪。”  防止利益冲突堵塞监管漏洞  针对监督执纪中发现的问题,除了抓好案发单位的整改,纪检监察机关还牵头制定有关规定,防止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产生冲突,从源头上解决“借贷”掩盖下的权力寻租问题。  2017年8月,前海廉政监督局牵头制定《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防止利益冲突规定(试行)》印发实施,对包括借贷在内的11个方面的利益冲突行为列出“负面单”。随后,前海管理局处级以上干部和局属企业领导班子成员开展利益冲突自查,文件出台仅3个月,就有3人4次向单位备案个人借款事项,总金额达到500多万元。同时,廉政监督局推进抽查核查和督促整改,强化制度执行。  2018年底,前海经验被推广到全市,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防止公职人员利益冲突的若干举措》,在借贷借用方面做出明确规定: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向该公职人员的下属工作人员、管理服务对象借贷款,在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金额超过10万元的,应当自金额达到10万元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参与民间借贷等金融活动,单笔借出金额超过50万元或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借出金额超过100万元,约定年回报率达到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4倍以上的,应当自借贷行为发生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此外,文件还强调,公职人员不得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车辆和房屋的使用让与。  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随着承诺报告、违规处理和监督管理等工作机制的落实,寻租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公职人员参与借贷也将进一步规范。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标题分割#  警惕“借贷”外衣下的权力寻租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  左手借款,右手放贷,赚取息差;向服务管理对象出借款项,收取高额利息;利用身份影响,追债容易赖账不难……近年来,随着民间融资借贷迅速发展,一些公职人员也参与其中,有的还利用职务便利借款、放贷,轻则影响公正执行公务,重则变相利益输送。针对这一动向,我市严查其中涉及的违纪违法问题,及时出台防止利益冲突规定,铲除该领域滋生腐败的土壤。  公职身份让追债容易赖账不难  公职人员收入稳定,信用较好,从事民间融资借贷有一定优势。“如果是为了帮困解危,是人之常情;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根据国家的相关规定适当收取利息,也属合情合理。但与职务职权交织在一起,就变味了。”市纪委监委有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  前不久,大鹏新区纪工委严肃查处了南澳办事处城市更新办工作人员曾志坤违纪违法案。曾志坤在同事、亲友间“集资”,并借给管理服务对象,赚取息差。面对债权人,他不怕欠债,不论对方是商量、责怪,还是哀求,甚至附上老人罹患癌症的诊断,他都不予理睬;而他与别人合借给搅拌厂老板的数千万元,不仅本息收回,还购买9部泥头车加入该厂经营,一年就获利上百万元。  “看似平等的民事行为,背后却有职权的影子,借债、讨债都方便,”大鹏新区纪工委负责人说。公职人员向别人借款时,债权人有时碍于亲友、管理服务对象等关系,不好“撕破脸”,债权有时甚至成为烂账;而贷给别人款时,他们却因职务之便较易获取稳定收益甚至高额回报。有的还使用他人名义或者虚构生活消费、买房、装修等事项进行借贷,规避禁止经商办企业的规定。同事之间借款放贷的,还容易影响工作秩序。  “借”的外衣难掩权钱交易实质  除了打“擦边球”,个别公职人员打着低息融资、高息放贷的幌子,进行利益输送、权钱交易,不法分子也惯于借此渠道对公职人员进行“围猎”。  在一些案件中,个别公职人员与管理服务对象达成默契,不再赤裸裸收钱收物,而是通过民间借贷这种看似正常的投资活动,把不当利益“洗白”;有时,行贿人还会故意向公职人员借钱,主动支付高额利息,变相输送利益,以规避纪律和法律的规定。龙岗区发改局循环办原主任钟某及4名工作人员就曾通过这种方式获利。企业老板周某为与钟某等人搞好关系,利于公司发展业务,除了送礼品礼金,还以2%至5%的月息向5人“借款”289万元,支付“利息”近50万元。事后,钟某等人被严肃查处。  钟某等人为了赚这笔“利息”还向银行低息贷款。如周某所说,公司发展需要融资,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向钟某等人高息借款以此拉拢关系。龙岗区纪委监委负责人说:“这类案件中,很多人自认为有借贷这层关系作掩护,收的安心,送的放心,在接受调查时,也会拿借贷来做借口,但结合主观动机、客观行为来看,本质上和送钱送物没什么区别,轻则属于违纪重则违法犯罪。”  防止利益冲突堵塞监管漏洞  针对监督执纪中发现的问题,除了抓好案发单位的整改,纪检监察机关还牵头制定有关规定,防止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产生冲突,从源头上解决“借贷”掩盖下的权力寻租问题。  2017年8月,前海廉政监督局牵头制定《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防止利益冲突规定(试行)》印发实施,对包括借贷在内的11个方面的利益冲突行为列出“负面单”。随后,前海管理局处级以上干部和局属企业领导班子成员开展利益冲突自查,文件出台仅3个月,就有3人4次向单位备案个人借款事项,总金额达到500多万元。同时,廉政监督局推进抽查核查和督促整改,强化制度执行。  2018年底,前海经验被推广到全市,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防止公职人员利益冲突的若干举措》,在借贷借用方面做出明确规定: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向该公职人员的下属工作人员、管理服务对象借贷款,在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金额超过10万元的,应当自金额达到10万元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参与民间借贷等金融活动,单笔借出金额超过50万元或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借出金额超过100万元,约定年回报率达到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4倍以上的,应当自借贷行为发生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此外,文件还强调,公职人员不得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车辆和房屋的使用让与。  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随着承诺报告、违规处理和监督管理等工作机制的落实,寻租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公职人员参与借贷也将进一步规范。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标题分割#  警惕“借贷”外衣下的权力寻租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  左手借款,右手放贷,赚取息差;向服务管理对象出借款项,收取高额利息;利用身份影响,追债容易赖账不难……近年来,随着民间融资借贷迅速发展,一些公职人员也参与其中,有的还利用职务便利借款、放贷,轻则影响公正执行公务,重则变相利益输送。针对这一动向,我市严查其中涉及的违纪违法问题,及时出台防止利益冲突规定,铲除该领域滋生腐败的土壤。  公职身份让追债容易赖账不难  公职人员收入稳定,信用较好,从事民间融资借贷有一定优势。“如果是为了帮困解危,是人之常情;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根据国家的相关规定适当收取利息,也属合情合理。但与职务职权交织在一起,就变味了。”市纪委监委有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  前不久,大鹏新区纪工委严肃查处了南澳办事处城市更新办工作人员曾志坤违纪违法案。曾志坤在同事、亲友间“集资”,并借给管理服务对象,赚取息差。面对债权人,他不怕欠债,不论对方是商量、责怪,还是哀求,甚至附上老人罹患癌症的诊断,他都不予理睬;而他与别人合借给搅拌厂老板的数千万元,不仅本息收回,还购买9部泥头车加入该厂经营,一年就获利上百万元。  “看似平等的民事行为,背后却有职权的影子,借债、讨债都方便,”大鹏新区纪工委负责人说。公职人员向别人借款时,债权人有时碍于亲友、管理服务对象等关系,不好“撕破脸”,债权有时甚至成为烂账;而贷给别人款时,他们却因职务之便较易获取稳定收益甚至高额回报。有的还使用他人名义或者虚构生活消费、买房、装修等事项进行借贷,规避禁止经商办企业的规定。同事之间借款放贷的,还容易影响工作秩序。  “借”的外衣难掩权钱交易实质  除了打“擦边球”,个别公职人员打着低息融资、高息放贷的幌子,进行利益输送、权钱交易,不法分子也惯于借此渠道对公职人员进行“围猎”。  在一些案件中,个别公职人员与管理服务对象达成默契,不再赤裸裸收钱收物,而是通过民间借贷这种看似正常的投资活动,把不当利益“洗白”;有时,行贿人还会故意向公职人员借钱,主动支付高额利息,变相输送利益,以规避纪律和法律的规定。龙岗区发改局循环办原主任钟某及4名工作人员就曾通过这种方式获利。企业老板周某为与钟某等人搞好关系,利于公司发展业务,除了送礼品礼金,还以2%至5%的月息向5人“借款”289万元,支付“利息”近50万元。事后,钟某等人被严肃查处。  钟某等人为了赚这笔“利息”还向银行低息贷款。如周某所说,公司发展需要融资,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向钟某等人高息借款以此拉拢关系。龙岗区纪委监委负责人说:“这类案件中,很多人自认为有借贷这层关系作掩护,收的安心,送的放心,在接受调查时,也会拿借贷来做借口,但结合主观动机、客观行为来看,本质上和送钱送物没什么区别,轻则属于违纪重则违法犯罪。”  防止利益冲突堵塞监管漏洞  针对监督执纪中发现的问题,除了抓好案发单位的整改,纪检监察机关还牵头制定有关规定,防止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产生冲突,从源头上解决“借贷”掩盖下的权力寻租问题。  2017年8月,前海廉政监督局牵头制定《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防止利益冲突规定(试行)》印发实施,对包括借贷在内的11个方面的利益冲突行为列出“负面单”。随后,前海管理局处级以上干部和局属企业领导班子成员开展利益冲突自查,文件出台仅3个月,就有3人4次向单位备案个人借款事项,总金额达到500多万元。同时,廉政监督局推进抽查核查和督促整改,强化制度执行。  2018年底,前海经验被推广到全市,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防止公职人员利益冲突的若干举措》,在借贷借用方面做出明确规定: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向该公职人员的下属工作人员、管理服务对象借贷款,在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金额超过10万元的,应当自金额达到10万元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参与民间借贷等金融活动,单笔借出金额超过50万元或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借出金额超过100万元,约定年回报率达到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4倍以上的,应当自借贷行为发生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此外,文件还强调,公职人员不得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车辆和房屋的使用让与。  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随着承诺报告、违规处理和监督管理等工作机制的落实,寻租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公职人员参与借贷也将进一步规范。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标题分割#  警惕“借贷”外衣下的权力寻租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  左手借款,右手放贷,赚取息差;向服务管理对象出借款项,收取高额利息;利用身份影响,追债容易赖账不难……近年来,随着民间融资借贷迅速发展,一些公职人员也参与其中,有的还利用职务便利借款、放贷,轻则影响公正执行公务,重则变相利益输送。针对这一动向,我市严查其中涉及的违纪违法问题,及时出台防止利益冲突规定,铲除该领域滋生腐败的土壤。  公职身份让追债容易赖账不难  公职人员收入稳定,信用较好,从事民间融资借贷有一定优势。“如果是为了帮困解危,是人之常情;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根据国家的相关规定适当收取利息,也属合情合理。但与职务职权交织在一起,就变味了。”市纪委监委有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  前不久,大鹏新区纪工委严肃查处了南澳办事处城市更新办工作人员曾志坤违纪违法案。曾志坤在同事、亲友间“集资”,并借给管理服务对象,赚取息差。面对债权人,他不怕欠债,不论对方是商量、责怪,还是哀求,甚至附上老人罹患癌症的诊断,他都不予理睬;而他与别人合借给搅拌厂老板的数千万元,不仅本息收回,还购买9部泥头车加入该厂经营,一年就获利上百万元。  “看似平等的民事行为,背后却有职权的影子,借债、讨债都方便,”大鹏新区纪工委负责人说。公职人员向别人借款时,债权人有时碍于亲友、管理服务对象等关系,不好“撕破脸”,债权有时甚至成为烂账;而贷给别人款时,他们却因职务之便较易获取稳定收益甚至高额回报。有的还使用他人名义或者虚构生活消费、买房、装修等事项进行借贷,规避禁止经商办企业的规定。同事之间借款放贷的,还容易影响工作秩序。  “借”的外衣难掩权钱交易实质  除了打“擦边球”,个别公职人员打着低息融资、高息放贷的幌子,进行利益输送、权钱交易,不法分子也惯于借此渠道对公职人员进行“围猎”。  在一些案件中,个别公职人员与管理服务对象达成默契,不再赤裸裸收钱收物,而是通过民间借贷这种看似正常的投资活动,把不当利益“洗白”;有时,行贿人还会故意向公职人员借钱,主动支付高额利息,变相输送利益,以规避纪律和法律的规定。龙岗区发改局循环办原主任钟某及4名工作人员就曾通过这种方式获利。企业老板周某为与钟某等人搞好关系,利于公司发展业务,除了送礼品礼金,还以2%至5%的月息向5人“借款”289万元,支付“利息”近50万元。事后,钟某等人被严肃查处。  钟某等人为了赚这笔“利息”还向银行低息贷款。如周某所说,公司发展需要融资,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向钟某等人高息借款以此拉拢关系。龙岗区纪委监委负责人说:“这类案件中,很多人自认为有借贷这层关系作掩护,收的安心,送的放心,在接受调查时,也会拿借贷来做借口,但结合主观动机、客观行为来看,本质上和送钱送物没什么区别,轻则属于违纪重则违法犯罪。”  防止利益冲突堵塞监管漏洞  针对监督执纪中发现的问题,除了抓好案发单位的整改,纪检监察机关还牵头制定有关规定,防止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产生冲突,从源头上解决“借贷”掩盖下的权力寻租问题。  2017年8月,前海廉政监督局牵头制定《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防止利益冲突规定(试行)》印发实施,对包括借贷在内的11个方面的利益冲突行为列出“负面单”。随后,前海管理局处级以上干部和局属企业领导班子成员开展利益冲突自查,文件出台仅3个月,就有3人4次向单位备案个人借款事项,总金额达到500多万元。同时,廉政监督局推进抽查核查和督促整改,强化制度执行。  2018年底,前海经验被推广到全市,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防止公职人员利益冲突的若干举措》,在借贷借用方面做出明确规定: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向该公职人员的下属工作人员、管理服务对象借贷款,在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金额超过10万元的,应当自金额达到10万元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参与民间借贷等金融活动,单笔借出金额超过50万元或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借出金额超过100万元,约定年回报率达到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4倍以上的,应当自借贷行为发生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此外,文件还强调,公职人员不得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车辆和房屋的使用让与。  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随着承诺报告、违规处理和监督管理等工作机制的落实,寻租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公职人员参与借贷也将进一步规范。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标题分割#  警惕“借贷”外衣下的权力寻租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  左手借款,右手放贷,赚取息差;向服务管理对象出借款项,收取高额利息;利用身份影响,追债容易赖账不难……近年来,随着民间融资借贷迅速发展,一些公职人员也参与其中,有的还利用职务便利借款、放贷,轻则影响公正执行公务,重则变相利益输送。针对这一动向,我市严查其中涉及的违纪违法问题,及时出台防止利益冲突规定,铲除该领域滋生腐败的土壤。  公职身份让追债容易赖账不难  公职人员收入稳定,信用较好,从事民间融资借贷有一定优势。“如果是为了帮困解危,是人之常情;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根据国家的相关规定适当收取利息,也属合情合理。但与职务职权交织在一起,就变味了。”市纪委监委有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  前不久,大鹏新区纪工委严肃查处了南澳办事处城市更新办工作人员曾志坤违纪违法案。曾志坤在同事、亲友间“集资”,并借给管理服务对象,赚取息差。面对债权人,他不怕欠债,不论对方是商量、责怪,还是哀求,甚至附上老人罹患癌症的诊断,他都不予理睬;而他与别人合借给搅拌厂老板的数千万元,不仅本息收回,还购买9部泥头车加入该厂经营,一年就获利上百万元。  “看似平等的民事行为,背后却有职权的影子,借债、讨债都方便,”大鹏新区纪工委负责人说。公职人员向别人借款时,债权人有时碍于亲友、管理服务对象等关系,不好“撕破脸”,债权有时甚至成为烂账;而贷给别人款时,他们却因职务之便较易获取稳定收益甚至高额回报。有的还使用他人名义或者虚构生活消费、买房、装修等事项进行借贷,规避禁止经商办企业的规定。同事之间借款放贷的,还容易影响工作秩序。  “借”的外衣难掩权钱交易实质  除了打“擦边球”,个别公职人员打着低息融资、高息放贷的幌子,进行利益输送、权钱交易,不法分子也惯于借此渠道对公职人员进行“围猎”。  在一些案件中,个别公职人员与管理服务对象达成默契,不再赤裸裸收钱收物,而是通过民间借贷这种看似正常的投资活动,把不当利益“洗白”;有时,行贿人还会故意向公职人员借钱,主动支付高额利息,变相输送利益,以规避纪律和法律的规定。龙岗区发改局循环办原主任钟某及4名工作人员就曾通过这种方式获利。企业老板周某为与钟某等人搞好关系,利于公司发展业务,除了送礼品礼金,还以2%至5%的月息向5人“借款”289万元,支付“利息”近50万元。事后,钟某等人被严肃查处。  钟某等人为了赚这笔“利息”还向银行低息贷款。如周某所说,公司发展需要融资,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向钟某等人高息借款以此拉拢关系。龙岗区纪委监委负责人说:“这类案件中,很多人自认为有借贷这层关系作掩护,收的安心,送的放心,在接受调查时,也会拿借贷来做借口,但结合主观动机、客观行为来看,本质上和送钱送物没什么区别,轻则属于违纪重则违法犯罪。”  防止利益冲突堵塞监管漏洞  针对监督执纪中发现的问题,除了抓好案发单位的整改,纪检监察机关还牵头制定有关规定,防止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产生冲突,从源头上解决“借贷”掩盖下的权力寻租问题。  2017年8月,前海廉政监督局牵头制定《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防止利益冲突规定(试行)》印发实施,对包括借贷在内的11个方面的利益冲突行为列出“负面单”。随后,前海管理局处级以上干部和局属企业领导班子成员开展利益冲突自查,文件出台仅3个月,就有3人4次向单位备案个人借款事项,总金额达到500多万元。同时,廉政监督局推进抽查核查和督促整改,强化制度执行。  2018年底,前海经验被推广到全市,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防止公职人员利益冲突的若干举措》,在借贷借用方面做出明确规定: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向该公职人员的下属工作人员、管理服务对象借贷款,在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金额超过10万元的,应当自金额达到10万元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参与民间借贷等金融活动,单笔借出金额超过50万元或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借出金额超过100万元,约定年回报率达到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4倍以上的,应当自借贷行为发生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此外,文件还强调,公职人员不得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车辆和房屋的使用让与。  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随着承诺报告、违规处理和监督管理等工作机制的落实,寻租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公职人员参与借贷也将进一步规范。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标题分割#  警惕“借贷”外衣下的权力寻租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  左手借款,右手放贷,赚取息差;向服务管理对象出借款项,收取高额利息;利用身份影响,追债容易赖账不难……近年来,随着民间融资借贷迅速发展,一些公职人员也参与其中,有的还利用职务便利借款、放贷,轻则影响公正执行公务,重则变相利益输送。针对这一动向,我市严查其中涉及的违纪违法问题,及时出台防止利益冲突规定,铲除该领域滋生腐败的土壤。  公职身份让追债容易赖账不难  公职人员收入稳定,信用较好,从事民间融资借贷有一定优势。“如果是为了帮困解危,是人之常情;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根据国家的相关规定适当收取利息,也属合情合理。但与职务职权交织在一起,就变味了。”市纪委监委有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  前不久,大鹏新区纪工委严肃查处了南澳办事处城市更新办工作人员曾志坤违纪违法案。曾志坤在同事、亲友间“集资”,并借给管理服务对象,赚取息差。面对债权人,他不怕欠债,不论对方是商量、责怪,还是哀求,甚至附上老人罹患癌症的诊断,他都不予理睬;而他与别人合借给搅拌厂老板的数千万元,不仅本息收回,还购买9部泥头车加入该厂经营,一年就获利上百万元。  “看似平等的民事行为,背后却有职权的影子,借债、讨债都方便,”大鹏新区纪工委负责人说。公职人员向别人借款时,债权人有时碍于亲友、管理服务对象等关系,不好“撕破脸”,债权有时甚至成为烂账;而贷给别人款时,他们却因职务之便较易获取稳定收益甚至高额回报。有的还使用他人名义或者虚构生活消费、买房、装修等事项进行借贷,规避禁止经商办企业的规定。同事之间借款放贷的,还容易影响工作秩序。  “借”的外衣难掩权钱交易实质  除了打“擦边球”,个别公职人员打着低息融资、高息放贷的幌子,进行利益输送、权钱交易,不法分子也惯于借此渠道对公职人员进行“围猎”。  在一些案件中,个别公职人员与管理服务对象达成默契,不再赤裸裸收钱收物,而是通过民间借贷这种看似正常的投资活动,把不当利益“洗白”;有时,行贿人还会故意向公职人员借钱,主动支付高额利息,变相输送利益,以规避纪律和法律的规定。龙岗区发改局循环办原主任钟某及4名工作人员就曾通过这种方式获利。企业老板周某为与钟某等人搞好关系,利于公司发展业务,除了送礼品礼金,还以2%至5%的月息向5人“借款”289万元,支付“利息”近50万元。事后,钟某等人被严肃查处。  钟某等人为了赚这笔“利息”还向银行低息贷款。如周某所说,公司发展需要融资,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向钟某等人高息借款以此拉拢关系。龙岗区纪委监委负责人说:“这类案件中,很多人自认为有借贷这层关系作掩护,收的安心,送的放心,在接受调查时,也会拿借贷来做借口,但结合主观动机、客观行为来看,本质上和送钱送物没什么区别,轻则属于违纪重则违法犯罪。”  防止利益冲突堵塞监管漏洞  针对监督执纪中发现的问题,除了抓好案发单位的整改,纪检监察机关还牵头制定有关规定,防止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产生冲突,从源头上解决“借贷”掩盖下的权力寻租问题。  2017年8月,前海廉政监督局牵头制定《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防止利益冲突规定(试行)》印发实施,对包括借贷在内的11个方面的利益冲突行为列出“负面单”。随后,前海管理局处级以上干部和局属企业领导班子成员开展利益冲突自查,文件出台仅3个月,就有3人4次向单位备案个人借款事项,总金额达到500多万元。同时,廉政监督局推进抽查核查和督促整改,强化制度执行。  2018年底,前海经验被推广到全市,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防止公职人员利益冲突的若干举措》,在借贷借用方面做出明确规定: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向该公职人员的下属工作人员、管理服务对象借贷款,在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金额超过10万元的,应当自金额达到10万元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参与民间借贷等金融活动,单笔借出金额超过50万元或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借出金额超过100万元,约定年回报率达到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4倍以上的,应当自借贷行为发生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此外,文件还强调,公职人员不得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车辆和房屋的使用让与。  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随着承诺报告、违规处理和监督管理等工作机制的落实,寻租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公职人员参与借贷也将进一步规范。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标题分割#  警惕“借贷”外衣下的权力寻租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  左手借款,右手放贷,赚取息差;向服务管理对象出借款项,收取高额利息;利用身份影响,追债容易赖账不难……近年来,随着民间融资借贷迅速发展,一些公职人员也参与其中,有的还利用职务便利借款、放贷,轻则影响公正执行公务,重则变相利益输送。针对这一动向,我市严查其中涉及的违纪违法问题,及时出台防止利益冲突规定,铲除该领域滋生腐败的土壤。  公职身份让追债容易赖账不难  公职人员收入稳定,信用较好,从事民间融资借贷有一定优势。“如果是为了帮困解危,是人之常情;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根据国家的相关规定适当收取利息,也属合情合理。但与职务职权交织在一起,就变味了。”市纪委监委有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  前不久,大鹏新区纪工委严肃查处了南澳办事处城市更新办工作人员曾志坤违纪违法案。曾志坤在同事、亲友间“集资”,并借给管理服务对象,赚取息差。面对债权人,他不怕欠债,不论对方是商量、责怪,还是哀求,甚至附上老人罹患癌症的诊断,他都不予理睬;而他与别人合借给搅拌厂老板的数千万元,不仅本息收回,还购买9部泥头车加入该厂经营,一年就获利上百万元。  “看似平等的民事行为,背后却有职权的影子,借债、讨债都方便,”大鹏新区纪工委负责人说。公职人员向别人借款时,债权人有时碍于亲友、管理服务对象等关系,不好“撕破脸”,债权有时甚至成为烂账;而贷给别人款时,他们却因职务之便较易获取稳定收益甚至高额回报。有的还使用他人名义或者虚构生活消费、买房、装修等事项进行借贷,规避禁止经商办企业的规定。同事之间借款放贷的,还容易影响工作秩序。  “借”的外衣难掩权钱交易实质  除了打“擦边球”,个别公职人员打着低息融资、高息放贷的幌子,进行利益输送、权钱交易,不法分子也惯于借此渠道对公职人员进行“围猎”。  在一些案件中,个别公职人员与管理服务对象达成默契,不再赤裸裸收钱收物,而是通过民间借贷这种看似正常的投资活动,把不当利益“洗白”;有时,行贿人还会故意向公职人员借钱,主动支付高额利息,变相输送利益,以规避纪律和法律的规定。龙岗区发改局循环办原主任钟某及4名工作人员就曾通过这种方式获利。企业老板周某为与钟某等人搞好关系,利于公司发展业务,除了送礼品礼金,还以2%至5%的月息向5人“借款”289万元,支付“利息”近50万元。事后,钟某等人被严肃查处。  钟某等人为了赚这笔“利息”还向银行低息贷款。如周某所说,公司发展需要融资,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向钟某等人高息借款以此拉拢关系。龙岗区纪委监委负责人说:“这类案件中,很多人自认为有借贷这层关系作掩护,收的安心,送的放心,在接受调查时,也会拿借贷来做借口,但结合主观动机、客观行为来看,本质上和送钱送物没什么区别,轻则属于违纪重则违法犯罪。”  防止利益冲突堵塞监管漏洞  针对监督执纪中发现的问题,除了抓好案发单位的整改,纪检监察机关还牵头制定有关规定,防止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产生冲突,从源头上解决“借贷”掩盖下的权力寻租问题。  2017年8月,前海廉政监督局牵头制定《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防止利益冲突规定(试行)》印发实施,对包括借贷在内的11个方面的利益冲突行为列出“负面单”。随后,前海管理局处级以上干部和局属企业领导班子成员开展利益冲突自查,文件出台仅3个月,就有3人4次向单位备案个人借款事项,总金额达到500多万元。同时,廉政监督局推进抽查核查和督促整改,强化制度执行。  2018年底,前海经验被推广到全市,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防止公职人员利益冲突的若干举措》,在借贷借用方面做出明确规定: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向该公职人员的下属工作人员、管理服务对象借贷款,在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金额超过10万元的,应当自金额达到10万元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参与民间借贷等金融活动,单笔借出金额超过50万元或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借出金额超过100万元,约定年回报率达到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4倍以上的,应当自借贷行为发生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此外,文件还强调,公职人员不得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车辆和房屋的使用让与。  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随着承诺报告、违规处理和监督管理等工作机制的落实,寻租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公职人员参与借贷也将进一步规范。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标题分割#  警惕“借贷”外衣下的权力寻租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  左手借款,右手放贷,赚取息差;向服务管理对象出借款项,收取高额利息;利用身份影响,追债容易赖账不难……近年来,随着民间融资借贷迅速发展,一些公职人员也参与其中,有的还利用职务便利借款、放贷,轻则影响公正执行公务,重则变相利益输送。针对这一动向,我市严查其中涉及的违纪违法问题,及时出台防止利益冲突规定,铲除该领域滋生腐败的土壤。  公职身份让追债容易赖账不难  公职人员收入稳定,信用较好,从事民间融资借贷有一定优势。“如果是为了帮困解危,是人之常情;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根据国家的相关规定适当收取利息,也属合情合理。但与职务职权交织在一起,就变味了。”市纪委监委有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  前不久,大鹏新区纪工委严肃查处了南澳办事处城市更新办工作人员曾志坤违纪违法案。曾志坤在同事、亲友间“集资”,并借给管理服务对象,赚取息差。面对债权人,他不怕欠债,不论对方是商量、责怪,还是哀求,甚至附上老人罹患癌症的诊断,他都不予理睬;而他与别人合借给搅拌厂老板的数千万元,不仅本息收回,还购买9部泥头车加入该厂经营,一年就获利上百万元。  “看似平等的民事行为,背后却有职权的影子,借债、讨债都方便,”大鹏新区纪工委负责人说。公职人员向别人借款时,债权人有时碍于亲友、管理服务对象等关系,不好“撕破脸”,债权有时甚至成为烂账;而贷给别人款时,他们却因职务之便较易获取稳定收益甚至高额回报。有的还使用他人名义或者虚构生活消费、买房、装修等事项进行借贷,规避禁止经商办企业的规定。同事之间借款放贷的,还容易影响工作秩序。  “借”的外衣难掩权钱交易实质  除了打“擦边球”,个别公职人员打着低息融资、高息放贷的幌子,进行利益输送、权钱交易,不法分子也惯于借此渠道对公职人员进行“围猎”。  在一些案件中,个别公职人员与管理服务对象达成默契,不再赤裸裸收钱收物,而是通过民间借贷这种看似正常的投资活动,把不当利益“洗白”;有时,行贿人还会故意向公职人员借钱,主动支付高额利息,变相输送利益,以规避纪律和法律的规定。龙岗区发改局循环办原主任钟某及4名工作人员就曾通过这种方式获利。企业老板周某为与钟某等人搞好关系,利于公司发展业务,除了送礼品礼金,还以2%至5%的月息向5人“借款”289万元,支付“利息”近50万元。事后,钟某等人被严肃查处。  钟某等人为了赚这笔“利息”还向银行低息贷款。如周某所说,公司发展需要融资,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向钟某等人高息借款以此拉拢关系。龙岗区纪委监委负责人说:“这类案件中,很多人自认为有借贷这层关系作掩护,收的安心,送的放心,在接受调查时,也会拿借贷来做借口,但结合主观动机、客观行为来看,本质上和送钱送物没什么区别,轻则属于违纪重则违法犯罪。”  防止利益冲突堵塞监管漏洞  针对监督执纪中发现的问题,除了抓好案发单位的整改,纪检监察机关还牵头制定有关规定,防止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产生冲突,从源头上解决“借贷”掩盖下的权力寻租问题。  2017年8月,前海廉政监督局牵头制定《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防止利益冲突规定(试行)》印发实施,对包括借贷在内的11个方面的利益冲突行为列出“负面单”。随后,前海管理局处级以上干部和局属企业领导班子成员开展利益冲突自查,文件出台仅3个月,就有3人4次向单位备案个人借款事项,总金额达到500多万元。同时,廉政监督局推进抽查核查和督促整改,强化制度执行。  2018年底,前海经验被推广到全市,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防止公职人员利益冲突的若干举措》,在借贷借用方面做出明确规定: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向该公职人员的下属工作人员、管理服务对象借贷款,在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金额超过10万元的,应当自金额达到10万元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参与民间借贷等金融活动,单笔借出金额超过50万元或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借出金额超过100万元,约定年回报率达到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4倍以上的,应当自借贷行为发生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此外,文件还强调,公职人员不得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车辆和房屋的使用让与。  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随着承诺报告、违规处理和监督管理等工作机制的落实,寻租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公职人员参与借贷也将进一步规范。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标题分割#  警惕“借贷”外衣下的权力寻租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  左手借款,右手放贷,赚取息差;向服务管理对象出借款项,收取高额利息;利用身份影响,追债容易赖账不难……近年来,随着民间融资借贷迅速发展,一些公职人员也参与其中,有的还利用职务便利借款、放贷,轻则影响公正执行公务,重则变相利益输送。针对这一动向,我市严查其中涉及的违纪违法问题,及时出台防止利益冲突规定,铲除该领域滋生腐败的土壤。  公职身份让追债容易赖账不难  公职人员收入稳定,信用较好,从事民间融资借贷有一定优势。“如果是为了帮困解危,是人之常情;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根据国家的相关规定适当收取利息,也属合情合理。但与职务职权交织在一起,就变味了。”市纪委监委有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  前不久,大鹏新区纪工委严肃查处了南澳办事处城市更新办工作人员曾志坤违纪违法案。曾志坤在同事、亲友间“集资”,并借给管理服务对象,赚取息差。面对债权人,他不怕欠债,不论对方是商量、责怪,还是哀求,甚至附上老人罹患癌症的诊断,他都不予理睬;而他与别人合借给搅拌厂老板的数千万元,不仅本息收回,还购买9部泥头车加入该厂经营,一年就获利上百万元。  “看似平等的民事行为,背后却有职权的影子,借债、讨债都方便,”大鹏新区纪工委负责人说。公职人员向别人借款时,债权人有时碍于亲友、管理服务对象等关系,不好“撕破脸”,债权有时甚至成为烂账;而贷给别人款时,他们却因职务之便较易获取稳定收益甚至高额回报。有的还使用他人名义或者虚构生活消费、买房、装修等事项进行借贷,规避禁止经商办企业的规定。同事之间借款放贷的,还容易影响工作秩序。  “借”的外衣难掩权钱交易实质  除了打“擦边球”,个别公职人员打着低息融资、高息放贷的幌子,进行利益输送、权钱交易,不法分子也惯于借此渠道对公职人员进行“围猎”。  在一些案件中,个别公职人员与管理服务对象达成默契,不再赤裸裸收钱收物,而是通过民间借贷这种看似正常的投资活动,把不当利益“洗白”;有时,行贿人还会故意向公职人员借钱,主动支付高额利息,变相输送利益,以规避纪律和法律的规定。龙岗区发改局循环办原主任钟某及4名工作人员就曾通过这种方式获利。企业老板周某为与钟某等人搞好关系,利于公司发展业务,除了送礼品礼金,还以2%至5%的月息向5人“借款”289万元,支付“利息”近50万元。事后,钟某等人被严肃查处。  钟某等人为了赚这笔“利息”还向银行低息贷款。如周某所说,公司发展需要融资,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向钟某等人高息借款以此拉拢关系。龙岗区纪委监委负责人说:“这类案件中,很多人自认为有借贷这层关系作掩护,收的安心,送的放心,在接受调查时,也会拿借贷来做借口,但结合主观动机、客观行为来看,本质上和送钱送物没什么区别,轻则属于违纪重则违法犯罪。”  防止利益冲突堵塞监管漏洞  针对监督执纪中发现的问题,除了抓好案发单位的整改,纪检监察机关还牵头制定有关规定,防止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产生冲突,从源头上解决“借贷”掩盖下的权力寻租问题。  2017年8月,前海廉政监督局牵头制定《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防止利益冲突规定(试行)》印发实施,对包括借贷在内的11个方面的利益冲突行为列出“负面单”。随后,前海管理局处级以上干部和局属企业领导班子成员开展利益冲突自查,文件出台仅3个月,就有3人4次向单位备案个人借款事项,总金额达到500多万元。同时,廉政监督局推进抽查核查和督促整改,强化制度执行。  2018年底,前海经验被推广到全市,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防止公职人员利益冲突的若干举措》,在借贷借用方面做出明确规定: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向该公职人员的下属工作人员、管理服务对象借贷款,在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金额超过10万元的,应当自金额达到10万元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参与民间借贷等金融活动,单笔借出金额超过50万元或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借出金额超过100万元,约定年回报率达到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4倍以上的,应当自借贷行为发生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此外,文件还强调,公职人员不得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车辆和房屋的使用让与。  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随着承诺报告、违规处理和监督管理等工作机制的落实,寻租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公职人员参与借贷也将进一步规范。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标题分割#  警惕“借贷”外衣下的权力寻租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  左手借款,右手放贷,赚取息差;向服务管理对象出借款项,收取高额利息;利用身份影响,追债容易赖账不难……近年来,随着民间融资借贷迅速发展,一些公职人员也参与其中,有的还利用职务便利借款、放贷,轻则影响公正执行公务,重则变相利益输送。针对这一动向,我市严查其中涉及的违纪违法问题,及时出台防止利益冲突规定,铲除该领域滋生腐败的土壤。  公职身份让追债容易赖账不难  公职人员收入稳定,信用较好,从事民间融资借贷有一定优势。“如果是为了帮困解危,是人之常情;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根据国家的相关规定适当收取利息,也属合情合理。但与职务职权交织在一起,就变味了。”市纪委监委有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  前不久,大鹏新区纪工委严肃查处了南澳办事处城市更新办工作人员曾志坤违纪违法案。曾志坤在同事、亲友间“集资”,并借给管理服务对象,赚取息差。面对债权人,他不怕欠债,不论对方是商量、责怪,还是哀求,甚至附上老人罹患癌症的诊断,他都不予理睬;而他与别人合借给搅拌厂老板的数千万元,不仅本息收回,还购买9部泥头车加入该厂经营,一年就获利上百万元。  “看似平等的民事行为,背后却有职权的影子,借债、讨债都方便,”大鹏新区纪工委负责人说。公职人员向别人借款时,债权人有时碍于亲友、管理服务对象等关系,不好“撕破脸”,债权有时甚至成为烂账;而贷给别人款时,他们却因职务之便较易获取稳定收益甚至高额回报。有的还使用他人名义或者虚构生活消费、买房、装修等事项进行借贷,规避禁止经商办企业的规定。同事之间借款放贷的,还容易影响工作秩序。  “借”的外衣难掩权钱交易实质  除了打“擦边球”,个别公职人员打着低息融资、高息放贷的幌子,进行利益输送、权钱交易,不法分子也惯于借此渠道对公职人员进行“围猎”。  在一些案件中,个别公职人员与管理服务对象达成默契,不再赤裸裸收钱收物,而是通过民间借贷这种看似正常的投资活动,把不当利益“洗白”;有时,行贿人还会故意向公职人员借钱,主动支付高额利息,变相输送利益,以规避纪律和法律的规定。龙岗区发改局循环办原主任钟某及4名工作人员就曾通过这种方式获利。企业老板周某为与钟某等人搞好关系,利于公司发展业务,除了送礼品礼金,还以2%至5%的月息向5人“借款”289万元,支付“利息”近50万元。事后,钟某等人被严肃查处。  钟某等人为了赚这笔“利息”还向银行低息贷款。如周某所说,公司发展需要融资,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向钟某等人高息借款以此拉拢关系。龙岗区纪委监委负责人说:“这类案件中,很多人自认为有借贷这层关系作掩护,收的安心,送的放心,在接受调查时,也会拿借贷来做借口,但结合主观动机、客观行为来看,本质上和送钱送物没什么区别,轻则属于违纪重则违法犯罪。”  防止利益冲突堵塞监管漏洞  针对监督执纪中发现的问题,除了抓好案发单位的整改,纪检监察机关还牵头制定有关规定,防止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产生冲突,从源头上解决“借贷”掩盖下的权力寻租问题。  2017年8月,前海廉政监督局牵头制定《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防止利益冲突规定(试行)》印发实施,对包括借贷在内的11个方面的利益冲突行为列出“负面单”。随后,前海管理局处级以上干部和局属企业领导班子成员开展利益冲突自查,文件出台仅3个月,就有3人4次向单位备案个人借款事项,总金额达到500多万元。同时,廉政监督局推进抽查核查和督促整改,强化制度执行。  2018年底,前海经验被推广到全市,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防止公职人员利益冲突的若干举措》,在借贷借用方面做出明确规定: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向该公职人员的下属工作人员、管理服务对象借贷款,在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金额超过10万元的,应当自金额达到10万元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参与民间借贷等金融活动,单笔借出金额超过50万元或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借出金额超过100万元,约定年回报率达到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4倍以上的,应当自借贷行为发生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此外,文件还强调,公职人员不得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车辆和房屋的使用让与。  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随着承诺报告、违规处理和监督管理等工作机制的落实,寻租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公职人员参与借贷也将进一步规范。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标题分割#  警惕“借贷”外衣下的权力寻租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  左手借款,右手放贷,赚取息差;向服务管理对象出借款项,收取高额利息;利用身份影响,追债容易赖账不难……近年来,随着民间融资借贷迅速发展,一些公职人员也参与其中,有的还利用职务便利借款、放贷,轻则影响公正执行公务,重则变相利益输送。针对这一动向,我市严查其中涉及的违纪违法问题,及时出台防止利益冲突规定,铲除该领域滋生腐败的土壤。  公职身份让追债容易赖账不难  公职人员收入稳定,信用较好,从事民间融资借贷有一定优势。“如果是为了帮困解危,是人之常情;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根据国家的相关规定适当收取利息,也属合情合理。但与职务职权交织在一起,就变味了。”市纪委监委有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  前不久,大鹏新区纪工委严肃查处了南澳办事处城市更新办工作人员曾志坤违纪违法案。曾志坤在同事、亲友间“集资”,并借给管理服务对象,赚取息差。面对债权人,他不怕欠债,不论对方是商量、责怪,还是哀求,甚至附上老人罹患癌症的诊断,他都不予理睬;而他与别人合借给搅拌厂老板的数千万元,不仅本息收回,还购买9部泥头车加入该厂经营,一年就获利上百万元。  “看似平等的民事行为,背后却有职权的影子,借债、讨债都方便,”大鹏新区纪工委负责人说。公职人员向别人借款时,债权人有时碍于亲友、管理服务对象等关系,不好“撕破脸”,债权有时甚至成为烂账;而贷给别人款时,他们却因职务之便较易获取稳定收益甚至高额回报。有的还使用他人名义或者虚构生活消费、买房、装修等事项进行借贷,规避禁止经商办企业的规定。同事之间借款放贷的,还容易影响工作秩序。  “借”的外衣难掩权钱交易实质  除了打“擦边球”,个别公职人员打着低息融资、高息放贷的幌子,进行利益输送、权钱交易,不法分子也惯于借此渠道对公职人员进行“围猎”。  在一些案件中,个别公职人员与管理服务对象达成默契,不再赤裸裸收钱收物,而是通过民间借贷这种看似正常的投资活动,把不当利益“洗白”;有时,行贿人还会故意向公职人员借钱,主动支付高额利息,变相输送利益,以规避纪律和法律的规定。龙岗区发改局循环办原主任钟某及4名工作人员就曾通过这种方式获利。企业老板周某为与钟某等人搞好关系,利于公司发展业务,除了送礼品礼金,还以2%至5%的月息向5人“借款”289万元,支付“利息”近50万元。事后,钟某等人被严肃查处。  钟某等人为了赚这笔“利息”还向银行低息贷款。如周某所说,公司发展需要融资,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向钟某等人高息借款以此拉拢关系。龙岗区纪委监委负责人说:“这类案件中,很多人自认为有借贷这层关系作掩护,收的安心,送的放心,在接受调查时,也会拿借贷来做借口,但结合主观动机、客观行为来看,本质上和送钱送物没什么区别,轻则属于违纪重则违法犯罪。”  防止利益冲突堵塞监管漏洞  针对监督执纪中发现的问题,除了抓好案发单位的整改,纪检监察机关还牵头制定有关规定,防止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产生冲突,从源头上解决“借贷”掩盖下的权力寻租问题。  2017年8月,前海廉政监督局牵头制定《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防止利益冲突规定(试行)》印发实施,对包括借贷在内的11个方面的利益冲突行为列出“负面单”。随后,前海管理局处级以上干部和局属企业领导班子成员开展利益冲突自查,文件出台仅3个月,就有3人4次向单位备案个人借款事项,总金额达到500多万元。同时,廉政监督局推进抽查核查和督促整改,强化制度执行。  2018年底,前海经验被推广到全市,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防止公职人员利益冲突的若干举措》,在借贷借用方面做出明确规定: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向该公职人员的下属工作人员、管理服务对象借贷款,在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金额超过10万元的,应当自金额达到10万元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参与民间借贷等金融活动,单笔借出金额超过50万元或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借出金额超过100万元,约定年回报率达到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4倍以上的,应当自借贷行为发生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此外,文件还强调,公职人员不得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车辆和房屋的使用让与。  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随着承诺报告、违规处理和监督管理等工作机制的落实,寻租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公职人员参与借贷也将进一步规范。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标题分割#  警惕“借贷”外衣下的权力寻租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  左手借款,右手放贷,赚取息差;向服务管理对象出借款项,收取高额利息;利用身份影响,追债容易赖账不难……近年来,随着民间融资借贷迅速发展,一些公职人员也参与其中,有的还利用职务便利借款、放贷,轻则影响公正执行公务,重则变相利益输送。针对这一动向,我市严查其中涉及的违纪违法问题,及时出台防止利益冲突规定,铲除该领域滋生腐败的土壤。  公职身份让追债容易赖账不难  公职人员收入稳定,信用较好,从事民间融资借贷有一定优势。“如果是为了帮困解危,是人之常情;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根据国家的相关规定适当收取利息,也属合情合理。但与职务职权交织在一起,就变味了。”市纪委监委有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  前不久,大鹏新区纪工委严肃查处了南澳办事处城市更新办工作人员曾志坤违纪违法案。曾志坤在同事、亲友间“集资”,并借给管理服务对象,赚取息差。面对债权人,他不怕欠债,不论对方是商量、责怪,还是哀求,甚至附上老人罹患癌症的诊断,他都不予理睬;而他与别人合借给搅拌厂老板的数千万元,不仅本息收回,还购买9部泥头车加入该厂经营,一年就获利上百万元。  “看似平等的民事行为,背后却有职权的影子,借债、讨债都方便,”大鹏新区纪工委负责人说。公职人员向别人借款时,债权人有时碍于亲友、管理服务对象等关系,不好“撕破脸”,债权有时甚至成为烂账;而贷给别人款时,他们却因职务之便较易获取稳定收益甚至高额回报。有的还使用他人名义或者虚构生活消费、买房、装修等事项进行借贷,规避禁止经商办企业的规定。同事之间借款放贷的,还容易影响工作秩序。  “借”的外衣难掩权钱交易实质  除了打“擦边球”,个别公职人员打着低息融资、高息放贷的幌子,进行利益输送、权钱交易,不法分子也惯于借此渠道对公职人员进行“围猎”。  在一些案件中,个别公职人员与管理服务对象达成默契,不再赤裸裸收钱收物,而是通过民间借贷这种看似正常的投资活动,把不当利益“洗白”;有时,行贿人还会故意向公职人员借钱,主动支付高额利息,变相输送利益,以规避纪律和法律的规定。龙岗区发改局循环办原主任钟某及4名工作人员就曾通过这种方式获利。企业老板周某为与钟某等人搞好关系,利于公司发展业务,除了送礼品礼金,还以2%至5%的月息向5人“借款”289万元,支付“利息”近50万元。事后,钟某等人被严肃查处。  钟某等人为了赚这笔“利息”还向银行低息贷款。如周某所说,公司发展需要融资,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向钟某等人高息借款以此拉拢关系。龙岗区纪委监委负责人说:“这类案件中,很多人自认为有借贷这层关系作掩护,收的安心,送的放心,在接受调查时,也会拿借贷来做借口,但结合主观动机、客观行为来看,本质上和送钱送物没什么区别,轻则属于违纪重则违法犯罪。”  防止利益冲突堵塞监管漏洞  针对监督执纪中发现的问题,除了抓好案发单位的整改,纪检监察机关还牵头制定有关规定,防止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产生冲突,从源头上解决“借贷”掩盖下的权力寻租问题。  2017年8月,前海廉政监督局牵头制定《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防止利益冲突规定(试行)》印发实施,对包括借贷在内的11个方面的利益冲突行为列出“负面单”。随后,前海管理局处级以上干部和局属企业领导班子成员开展利益冲突自查,文件出台仅3个月,就有3人4次向单位备案个人借款事项,总金额达到500多万元。同时,廉政监督局推进抽查核查和督促整改,强化制度执行。  2018年底,前海经验被推广到全市,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防止公职人员利益冲突的若干举措》,在借贷借用方面做出明确规定: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向该公职人员的下属工作人员、管理服务对象借贷款,在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金额超过10万元的,应当自金额达到10万元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参与民间借贷等金融活动,单笔借出金额超过50万元或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借出金额超过100万元,约定年回报率达到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4倍以上的,应当自借贷行为发生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此外,文件还强调,公职人员不得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车辆和房屋的使用让与。  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随着承诺报告、违规处理和监督管理等工作机制的落实,寻租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公职人员参与借贷也将进一步规范。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标题分割#  警惕“借贷”外衣下的权力寻租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  左手借款,右手放贷,赚取息差;向服务管理对象出借款项,收取高额利息;利用身份影响,追债容易赖账不难……近年来,随着民间融资借贷迅速发展,一些公职人员也参与其中,有的还利用职务便利借款、放贷,轻则影响公正执行公务,重则变相利益输送。针对这一动向,我市严查其中涉及的违纪违法问题,及时出台防止利益冲突规定,铲除该领域滋生腐败的土壤。  公职身份让追债容易赖账不难  公职人员收入稳定,信用较好,从事民间融资借贷有一定优势。“如果是为了帮困解危,是人之常情;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根据国家的相关规定适当收取利息,也属合情合理。但与职务职权交织在一起,就变味了。”市纪委监委有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  前不久,大鹏新区纪工委严肃查处了南澳办事处城市更新办工作人员曾志坤违纪违法案。曾志坤在同事、亲友间“集资”,并借给管理服务对象,赚取息差。面对债权人,他不怕欠债,不论对方是商量、责怪,还是哀求,甚至附上老人罹患癌症的诊断,他都不予理睬;而他与别人合借给搅拌厂老板的数千万元,不仅本息收回,还购买9部泥头车加入该厂经营,一年就获利上百万元。  “看似平等的民事行为,背后却有职权的影子,借债、讨债都方便,”大鹏新区纪工委负责人说。公职人员向别人借款时,债权人有时碍于亲友、管理服务对象等关系,不好“撕破脸”,债权有时甚至成为烂账;而贷给别人款时,他们却因职务之便较易获取稳定收益甚至高额回报。有的还使用他人名义或者虚构生活消费、买房、装修等事项进行借贷,规避禁止经商办企业的规定。同事之间借款放贷的,还容易影响工作秩序。  “借”的外衣难掩权钱交易实质  除了打“擦边球”,个别公职人员打着低息融资、高息放贷的幌子,进行利益输送、权钱交易,不法分子也惯于借此渠道对公职人员进行“围猎”。  在一些案件中,个别公职人员与管理服务对象达成默契,不再赤裸裸收钱收物,而是通过民间借贷这种看似正常的投资活动,把不当利益“洗白”;有时,行贿人还会故意向公职人员借钱,主动支付高额利息,变相输送利益,以规避纪律和法律的规定。龙岗区发改局循环办原主任钟某及4名工作人员就曾通过这种方式获利。企业老板周某为与钟某等人搞好关系,利于公司发展业务,除了送礼品礼金,还以2%至5%的月息向5人“借款”289万元,支付“利息”近50万元。事后,钟某等人被严肃查处。  钟某等人为了赚这笔“利息”还向银行低息贷款。如周某所说,公司发展需要融资,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向钟某等人高息借款以此拉拢关系。龙岗区纪委监委负责人说:“这类案件中,很多人自认为有借贷这层关系作掩护,收的安心,送的放心,在接受调查时,也会拿借贷来做借口,但结合主观动机、客观行为来看,本质上和送钱送物没什么区别,轻则属于违纪重则违法犯罪。”  防止利益冲突堵塞监管漏洞  针对监督执纪中发现的问题,除了抓好案发单位的整改,纪检监察机关还牵头制定有关规定,防止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产生冲突,从源头上解决“借贷”掩盖下的权力寻租问题。  2017年8月,前海廉政监督局牵头制定《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防止利益冲突规定(试行)》印发实施,对包括借贷在内的11个方面的利益冲突行为列出“负面单”。随后,前海管理局处级以上干部和局属企业领导班子成员开展利益冲突自查,文件出台仅3个月,就有3人4次向单位备案个人借款事项,总金额达到500多万元。同时,廉政监督局推进抽查核查和督促整改,强化制度执行。  2018年底,前海经验被推广到全市,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防止公职人员利益冲突的若干举措》,在借贷借用方面做出明确规定: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向该公职人员的下属工作人员、管理服务对象借贷款,在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金额超过10万元的,应当自金额达到10万元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参与民间借贷等金融活动,单笔借出金额超过50万元或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借出金额超过100万元,约定年回报率达到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4倍以上的,应当自借贷行为发生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此外,文件还强调,公职人员不得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车辆和房屋的使用让与。  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随着承诺报告、违规处理和监督管理等工作机制的落实,寻租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公职人员参与借贷也将进一步规范。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标题分割#  警惕“借贷”外衣下的权力寻租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  左手借款,右手放贷,赚取息差;向服务管理对象出借款项,收取高额利息;利用身份影响,追债容易赖账不难……近年来,随着民间融资借贷迅速发展,一些公职人员也参与其中,有的还利用职务便利借款、放贷,轻则影响公正执行公务,重则变相利益输送。针对这一动向,我市严查其中涉及的违纪违法问题,及时出台防止利益冲突规定,铲除该领域滋生腐败的土壤。  公职身份让追债容易赖账不难  公职人员收入稳定,信用较好,从事民间融资借贷有一定优势。“如果是为了帮困解危,是人之常情;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根据国家的相关规定适当收取利息,也属合情合理。但与职务职权交织在一起,就变味了。”市纪委监委有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  前不久,大鹏新区纪工委严肃查处了南澳办事处城市更新办工作人员曾志坤违纪违法案。曾志坤在同事、亲友间“集资”,并借给管理服务对象,赚取息差。面对债权人,他不怕欠债,不论对方是商量、责怪,还是哀求,甚至附上老人罹患癌症的诊断,他都不予理睬;而他与别人合借给搅拌厂老板的数千万元,不仅本息收回,还购买9部泥头车加入该厂经营,一年就获利上百万元。  “看似平等的民事行为,背后却有职权的影子,借债、讨债都方便,”大鹏新区纪工委负责人说。公职人员向别人借款时,债权人有时碍于亲友、管理服务对象等关系,不好“撕破脸”,债权有时甚至成为烂账;而贷给别人款时,他们却因职务之便较易获取稳定收益甚至高额回报。有的还使用他人名义或者虚构生活消费、买房、装修等事项进行借贷,规避禁止经商办企业的规定。同事之间借款放贷的,还容易影响工作秩序。  “借”的外衣难掩权钱交易实质  除了打“擦边球”,个别公职人员打着低息融资、高息放贷的幌子,进行利益输送、权钱交易,不法分子也惯于借此渠道对公职人员进行“围猎”。  在一些案件中,个别公职人员与管理服务对象达成默契,不再赤裸裸收钱收物,而是通过民间借贷这种看似正常的投资活动,把不当利益“洗白”;有时,行贿人还会故意向公职人员借钱,主动支付高额利息,变相输送利益,以规避纪律和法律的规定。龙岗区发改局循环办原主任钟某及4名工作人员就曾通过这种方式获利。企业老板周某为与钟某等人搞好关系,利于公司发展业务,除了送礼品礼金,还以2%至5%的月息向5人“借款”289万元,支付“利息”近50万元。事后,钟某等人被严肃查处。  钟某等人为了赚这笔“利息”还向银行低息贷款。如周某所说,公司发展需要融资,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向钟某等人高息借款以此拉拢关系。龙岗区纪委监委负责人说:“这类案件中,很多人自认为有借贷这层关系作掩护,收的安心,送的放心,在接受调查时,也会拿借贷来做借口,但结合主观动机、客观行为来看,本质上和送钱送物没什么区别,轻则属于违纪重则违法犯罪。”  防止利益冲突堵塞监管漏洞  针对监督执纪中发现的问题,除了抓好案发单位的整改,纪检监察机关还牵头制定有关规定,防止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产生冲突,从源头上解决“借贷”掩盖下的权力寻租问题。  2017年8月,前海廉政监督局牵头制定《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防止利益冲突规定(试行)》印发实施,对包括借贷在内的11个方面的利益冲突行为列出“负面单”。随后,前海管理局处级以上干部和局属企业领导班子成员开展利益冲突自查,文件出台仅3个月,就有3人4次向单位备案个人借款事项,总金额达到500多万元。同时,廉政监督局推进抽查核查和督促整改,强化制度执行。  2018年底,前海经验被推广到全市,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防止公职人员利益冲突的若干举措》,在借贷借用方面做出明确规定: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向该公职人员的下属工作人员、管理服务对象借贷款,在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金额超过10万元的,应当自金额达到10万元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参与民间借贷等金融活动,单笔借出金额超过50万元或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借出金额超过100万元,约定年回报率达到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4倍以上的,应当自借贷行为发生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此外,文件还强调,公职人员不得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车辆和房屋的使用让与。  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随着承诺报告、违规处理和监督管理等工作机制的落实,寻租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公职人员参与借贷也将进一步规范。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标题分割#  警惕“借贷”外衣下的权力寻租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  左手借款,右手放贷,赚取息差;向服务管理对象出借款项,收取高额利息;利用身份影响,追债容易赖账不难……近年来,随着民间融资借贷迅速发展,一些公职人员也参与其中,有的还利用职务便利借款、放贷,轻则影响公正执行公务,重则变相利益输送。针对这一动向,我市严查其中涉及的违纪违法问题,及时出台防止利益冲突规定,铲除该领域滋生腐败的土壤。  公职身份让追债容易赖账不难  公职人员收入稳定,信用较好,从事民间融资借贷有一定优势。“如果是为了帮困解危,是人之常情;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根据国家的相关规定适当收取利息,也属合情合理。但与职务职权交织在一起,就变味了。”市纪委监委有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  前不久,大鹏新区纪工委严肃查处了南澳办事处城市更新办工作人员曾志坤违纪违法案。曾志坤在同事、亲友间“集资”,并借给管理服务对象,赚取息差。面对债权人,他不怕欠债,不论对方是商量、责怪,还是哀求,甚至附上老人罹患癌症的诊断,他都不予理睬;而他与别人合借给搅拌厂老板的数千万元,不仅本息收回,还购买9部泥头车加入该厂经营,一年就获利上百万元。  “看似平等的民事行为,背后却有职权的影子,借债、讨债都方便,”大鹏新区纪工委负责人说。公职人员向别人借款时,债权人有时碍于亲友、管理服务对象等关系,不好“撕破脸”,债权有时甚至成为烂账;而贷给别人款时,他们却因职务之便较易获取稳定收益甚至高额回报。有的还使用他人名义或者虚构生活消费、买房、装修等事项进行借贷,规避禁止经商办企业的规定。同事之间借款放贷的,还容易影响工作秩序。  “借”的外衣难掩权钱交易实质  除了打“擦边球”,个别公职人员打着低息融资、高息放贷的幌子,进行利益输送、权钱交易,不法分子也惯于借此渠道对公职人员进行“围猎”。  在一些案件中,个别公职人员与管理服务对象达成默契,不再赤裸裸收钱收物,而是通过民间借贷这种看似正常的投资活动,把不当利益“洗白”;有时,行贿人还会故意向公职人员借钱,主动支付高额利息,变相输送利益,以规避纪律和法律的规定。龙岗区发改局循环办原主任钟某及4名工作人员就曾通过这种方式获利。企业老板周某为与钟某等人搞好关系,利于公司发展业务,除了送礼品礼金,还以2%至5%的月息向5人“借款”289万元,支付“利息”近50万元。事后,钟某等人被严肃查处。  钟某等人为了赚这笔“利息”还向银行低息贷款。如周某所说,公司发展需要融资,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向钟某等人高息借款以此拉拢关系。龙岗区纪委监委负责人说:“这类案件中,很多人自认为有借贷这层关系作掩护,收的安心,送的放心,在接受调查时,也会拿借贷来做借口,但结合主观动机、客观行为来看,本质上和送钱送物没什么区别,轻则属于违纪重则违法犯罪。”  防止利益冲突堵塞监管漏洞  针对监督执纪中发现的问题,除了抓好案发单位的整改,纪检监察机关还牵头制定有关规定,防止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产生冲突,从源头上解决“借贷”掩盖下的权力寻租问题。  2017年8月,前海廉政监督局牵头制定《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防止利益冲突规定(试行)》印发实施,对包括借贷在内的11个方面的利益冲突行为列出“负面单”。随后,前海管理局处级以上干部和局属企业领导班子成员开展利益冲突自查,文件出台仅3个月,就有3人4次向单位备案个人借款事项,总金额达到500多万元。同时,廉政监督局推进抽查核查和督促整改,强化制度执行。  2018年底,前海经验被推广到全市,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防止公职人员利益冲突的若干举措》,在借贷借用方面做出明确规定: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向该公职人员的下属工作人员、管理服务对象借贷款,在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金额超过10万元的,应当自金额达到10万元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参与民间借贷等金融活动,单笔借出金额超过50万元或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借出金额超过100万元,约定年回报率达到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4倍以上的,应当自借贷行为发生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此外,文件还强调,公职人员不得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车辆和房屋的使用让与。  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随着承诺报告、违规处理和监督管理等工作机制的落实,寻租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公职人员参与借贷也将进一步规范。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标题分割#  警惕“借贷”外衣下的权力寻租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  左手借款,右手放贷,赚取息差;向服务管理对象出借款项,收取高额利息;利用身份影响,追债容易赖账不难……近年来,随着民间融资借贷迅速发展,一些公职人员也参与其中,有的还利用职务便利借款、放贷,轻则影响公正执行公务,重则变相利益输送。针对这一动向,我市严查其中涉及的违纪违法问题,及时出台防止利益冲突规定,铲除该领域滋生腐败的土壤。  公职身份让追债容易赖账不难  公职人员收入稳定,信用较好,从事民间融资借贷有一定优势。“如果是为了帮困解危,是人之常情;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根据国家的相关规定适当收取利息,也属合情合理。但与职务职权交织在一起,就变味了。”市纪委监委有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  前不久,大鹏新区纪工委严肃查处了南澳办事处城市更新办工作人员曾志坤违纪违法案。曾志坤在同事、亲友间“集资”,并借给管理服务对象,赚取息差。面对债权人,他不怕欠债,不论对方是商量、责怪,还是哀求,甚至附上老人罹患癌症的诊断,他都不予理睬;而他与别人合借给搅拌厂老板的数千万元,不仅本息收回,还购买9部泥头车加入该厂经营,一年就获利上百万元。  “看似平等的民事行为,背后却有职权的影子,借债、讨债都方便,”大鹏新区纪工委负责人说。公职人员向别人借款时,债权人有时碍于亲友、管理服务对象等关系,不好“撕破脸”,债权有时甚至成为烂账;而贷给别人款时,他们却因职务之便较易获取稳定收益甚至高额回报。有的还使用他人名义或者虚构生活消费、买房、装修等事项进行借贷,规避禁止经商办企业的规定。同事之间借款放贷的,还容易影响工作秩序。  “借”的外衣难掩权钱交易实质  除了打“擦边球”,个别公职人员打着低息融资、高息放贷的幌子,进行利益输送、权钱交易,不法分子也惯于借此渠道对公职人员进行“围猎”。  在一些案件中,个别公职人员与管理服务对象达成默契,不再赤裸裸收钱收物,而是通过民间借贷这种看似正常的投资活动,把不当利益“洗白”;有时,行贿人还会故意向公职人员借钱,主动支付高额利息,变相输送利益,以规避纪律和法律的规定。龙岗区发改局循环办原主任钟某及4名工作人员就曾通过这种方式获利。企业老板周某为与钟某等人搞好关系,利于公司发展业务,除了送礼品礼金,还以2%至5%的月息向5人“借款”289万元,支付“利息”近50万元。事后,钟某等人被严肃查处。  钟某等人为了赚这笔“利息”还向银行低息贷款。如周某所说,公司发展需要融资,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向钟某等人高息借款以此拉拢关系。龙岗区纪委监委负责人说:“这类案件中,很多人自认为有借贷这层关系作掩护,收的安心,送的放心,在接受调查时,也会拿借贷来做借口,但结合主观动机、客观行为来看,本质上和送钱送物没什么区别,轻则属于违纪重则违法犯罪。”  防止利益冲突堵塞监管漏洞  针对监督执纪中发现的问题,除了抓好案发单位的整改,纪检监察机关还牵头制定有关规定,防止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产生冲突,从源头上解决“借贷”掩盖下的权力寻租问题。  2017年8月,前海廉政监督局牵头制定《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防止利益冲突规定(试行)》印发实施,对包括借贷在内的11个方面的利益冲突行为列出“负面单”。随后,前海管理局处级以上干部和局属企业领导班子成员开展利益冲突自查,文件出台仅3个月,就有3人4次向单位备案个人借款事项,总金额达到500多万元。同时,廉政监督局推进抽查核查和督促整改,强化制度执行。  2018年底,前海经验被推广到全市,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防止公职人员利益冲突的若干举措》,在借贷借用方面做出明确规定: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向该公职人员的下属工作人员、管理服务对象借贷款,在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金额超过10万元的,应当自金额达到10万元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参与民间借贷等金融活动,单笔借出金额超过50万元或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借出金额超过100万元,约定年回报率达到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4倍以上的,应当自借贷行为发生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此外,文件还强调,公职人员不得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车辆和房屋的使用让与。  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随着承诺报告、违规处理和监督管理等工作机制的落实,寻租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公职人员参与借贷也将进一步规范。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标题分割#  警惕“借贷”外衣下的权力寻租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  左手借款,右手放贷,赚取息差;向服务管理对象出借款项,收取高额利息;利用身份影响,追债容易赖账不难……近年来,随着民间融资借贷迅速发展,一些公职人员也参与其中,有的还利用职务便利借款、放贷,轻则影响公正执行公务,重则变相利益输送。针对这一动向,我市严查其中涉及的违纪违法问题,及时出台防止利益冲突规定,铲除该领域滋生腐败的土壤。  公职身份让追债容易赖账不难  公职人员收入稳定,信用较好,从事民间融资借贷有一定优势。“如果是为了帮困解危,是人之常情;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根据国家的相关规定适当收取利息,也属合情合理。但与职务职权交织在一起,就变味了。”市纪委监委有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  前不久,大鹏新区纪工委严肃查处了南澳办事处城市更新办工作人员曾志坤违纪违法案。曾志坤在同事、亲友间“集资”,并借给管理服务对象,赚取息差。面对债权人,他不怕欠债,不论对方是商量、责怪,还是哀求,甚至附上老人罹患癌症的诊断,他都不予理睬;而他与别人合借给搅拌厂老板的数千万元,不仅本息收回,还购买9部泥头车加入该厂经营,一年就获利上百万元。  “看似平等的民事行为,背后却有职权的影子,借债、讨债都方便,”大鹏新区纪工委负责人说。公职人员向别人借款时,债权人有时碍于亲友、管理服务对象等关系,不好“撕破脸”,债权有时甚至成为烂账;而贷给别人款时,他们却因职务之便较易获取稳定收益甚至高额回报。有的还使用他人名义或者虚构生活消费、买房、装修等事项进行借贷,规避禁止经商办企业的规定。同事之间借款放贷的,还容易影响工作秩序。  “借”的外衣难掩权钱交易实质  除了打“擦边球”,个别公职人员打着低息融资、高息放贷的幌子,进行利益输送、权钱交易,不法分子也惯于借此渠道对公职人员进行“围猎”。  在一些案件中,个别公职人员与管理服务对象达成默契,不再赤裸裸收钱收物,而是通过民间借贷这种看似正常的投资活动,把不当利益“洗白”;有时,行贿人还会故意向公职人员借钱,主动支付高额利息,变相输送利益,以规避纪律和法律的规定。龙岗区发改局循环办原主任钟某及4名工作人员就曾通过这种方式获利。企业老板周某为与钟某等人搞好关系,利于公司发展业务,除了送礼品礼金,还以2%至5%的月息向5人“借款”289万元,支付“利息”近50万元。事后,钟某等人被严肃查处。  钟某等人为了赚这笔“利息”还向银行低息贷款。如周某所说,公司发展需要融资,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向钟某等人高息借款以此拉拢关系。龙岗区纪委监委负责人说:“这类案件中,很多人自认为有借贷这层关系作掩护,收的安心,送的放心,在接受调查时,也会拿借贷来做借口,但结合主观动机、客观行为来看,本质上和送钱送物没什么区别,轻则属于违纪重则违法犯罪。”  防止利益冲突堵塞监管漏洞  针对监督执纪中发现的问题,除了抓好案发单位的整改,纪检监察机关还牵头制定有关规定,防止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产生冲突,从源头上解决“借贷”掩盖下的权力寻租问题。  2017年8月,前海廉政监督局牵头制定《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防止利益冲突规定(试行)》印发实施,对包括借贷在内的11个方面的利益冲突行为列出“负面单”。随后,前海管理局处级以上干部和局属企业领导班子成员开展利益冲突自查,文件出台仅3个月,就有3人4次向单位备案个人借款事项,总金额达到500多万元。同时,廉政监督局推进抽查核查和督促整改,强化制度执行。  2018年底,前海经验被推广到全市,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防止公职人员利益冲突的若干举措》,在借贷借用方面做出明确规定: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向该公职人员的下属工作人员、管理服务对象借贷款,在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金额超过10万元的,应当自金额达到10万元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参与民间借贷等金融活动,单笔借出金额超过50万元或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借出金额超过100万元,约定年回报率达到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4倍以上的,应当自借贷行为发生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此外,文件还强调,公职人员不得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车辆和房屋的使用让与。  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随着承诺报告、违规处理和监督管理等工作机制的落实,寻租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公职人员参与借贷也将进一步规范。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标题分割#  警惕“借贷”外衣下的权力寻租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  左手借款,右手放贷,赚取息差;向服务管理对象出借款项,收取高额利息;利用身份影响,追债容易赖账不难……近年来,随着民间融资借贷迅速发展,一些公职人员也参与其中,有的还利用职务便利借款、放贷,轻则影响公正执行公务,重则变相利益输送。针对这一动向,我市严查其中涉及的违纪违法问题,及时出台防止利益冲突规定,铲除该领域滋生腐败的土壤。  公职身份让追债容易赖账不难  公职人员收入稳定,信用较好,从事民间融资借贷有一定优势。“如果是为了帮困解危,是人之常情;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根据国家的相关规定适当收取利息,也属合情合理。但与职务职权交织在一起,就变味了。”市纪委监委有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  前不久,大鹏新区纪工委严肃查处了南澳办事处城市更新办工作人员曾志坤违纪违法案。曾志坤在同事、亲友间“集资”,并借给管理服务对象,赚取息差。面对债权人,他不怕欠债,不论对方是商量、责怪,还是哀求,甚至附上老人罹患癌症的诊断,他都不予理睬;而他与别人合借给搅拌厂老板的数千万元,不仅本息收回,还购买9部泥头车加入该厂经营,一年就获利上百万元。  “看似平等的民事行为,背后却有职权的影子,借债、讨债都方便,”大鹏新区纪工委负责人说。公职人员向别人借款时,债权人有时碍于亲友、管理服务对象等关系,不好“撕破脸”,债权有时甚至成为烂账;而贷给别人款时,他们却因职务之便较易获取稳定收益甚至高额回报。有的还使用他人名义或者虚构生活消费、买房、装修等事项进行借贷,规避禁止经商办企业的规定。同事之间借款放贷的,还容易影响工作秩序。  “借”的外衣难掩权钱交易实质  除了打“擦边球”,个别公职人员打着低息融资、高息放贷的幌子,进行利益输送、权钱交易,不法分子也惯于借此渠道对公职人员进行“围猎”。  在一些案件中,个别公职人员与管理服务对象达成默契,不再赤裸裸收钱收物,而是通过民间借贷这种看似正常的投资活动,把不当利益“洗白”;有时,行贿人还会故意向公职人员借钱,主动支付高额利息,变相输送利益,以规避纪律和法律的规定。龙岗区发改局循环办原主任钟某及4名工作人员就曾通过这种方式获利。企业老板周某为与钟某等人搞好关系,利于公司发展业务,除了送礼品礼金,还以2%至5%的月息向5人“借款”289万元,支付“利息”近50万元。事后,钟某等人被严肃查处。  钟某等人为了赚这笔“利息”还向银行低息贷款。如周某所说,公司发展需要融资,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向钟某等人高息借款以此拉拢关系。龙岗区纪委监委负责人说:“这类案件中,很多人自认为有借贷这层关系作掩护,收的安心,送的放心,在接受调查时,也会拿借贷来做借口,但结合主观动机、客观行为来看,本质上和送钱送物没什么区别,轻则属于违纪重则违法犯罪。”  防止利益冲突堵塞监管漏洞  针对监督执纪中发现的问题,除了抓好案发单位的整改,纪检监察机关还牵头制定有关规定,防止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产生冲突,从源头上解决“借贷”掩盖下的权力寻租问题。  2017年8月,前海廉政监督局牵头制定《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防止利益冲突规定(试行)》印发实施,对包括借贷在内的11个方面的利益冲突行为列出“负面单”。随后,前海管理局处级以上干部和局属企业领导班子成员开展利益冲突自查,文件出台仅3个月,就有3人4次向单位备案个人借款事项,总金额达到500多万元。同时,廉政监督局推进抽查核查和督促整改,强化制度执行。  2018年底,前海经验被推广到全市,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防止公职人员利益冲突的若干举措》,在借贷借用方面做出明确规定: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向该公职人员的下属工作人员、管理服务对象借贷款,在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金额超过10万元的,应当自金额达到10万元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参与民间借贷等金融活动,单笔借出金额超过50万元或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借出金额超过100万元,约定年回报率达到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4倍以上的,应当自借贷行为发生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此外,文件还强调,公职人员不得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车辆和房屋的使用让与。  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随着承诺报告、违规处理和监督管理等工作机制的落实,寻租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公职人员参与借贷也将进一步规范。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标题分割#  警惕“借贷”外衣下的权力寻租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  左手借款,右手放贷,赚取息差;向服务管理对象出借款项,收取高额利息;利用身份影响,追债容易赖账不难……近年来,随着民间融资借贷迅速发展,一些公职人员也参与其中,有的还利用职务便利借款、放贷,轻则影响公正执行公务,重则变相利益输送。针对这一动向,我市严查其中涉及的违纪违法问题,及时出台防止利益冲突规定,铲除该领域滋生腐败的土壤。  公职身份让追债容易赖账不难  公职人员收入稳定,信用较好,从事民间融资借贷有一定优势。“如果是为了帮困解危,是人之常情;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根据国家的相关规定适当收取利息,也属合情合理。但与职务职权交织在一起,就变味了。”市纪委监委有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  前不久,大鹏新区纪工委严肃查处了南澳办事处城市更新办工作人员曾志坤违纪违法案。曾志坤在同事、亲友间“集资”,并借给管理服务对象,赚取息差。面对债权人,他不怕欠债,不论对方是商量、责怪,还是哀求,甚至附上老人罹患癌症的诊断,他都不予理睬;而他与别人合借给搅拌厂老板的数千万元,不仅本息收回,还购买9部泥头车加入该厂经营,一年就获利上百万元。  “看似平等的民事行为,背后却有职权的影子,借债、讨债都方便,”大鹏新区纪工委负责人说。公职人员向别人借款时,债权人有时碍于亲友、管理服务对象等关系,不好“撕破脸”,债权有时甚至成为烂账;而贷给别人款时,他们却因职务之便较易获取稳定收益甚至高额回报。有的还使用他人名义或者虚构生活消费、买房、装修等事项进行借贷,规避禁止经商办企业的规定。同事之间借款放贷的,还容易影响工作秩序。  “借”的外衣难掩权钱交易实质  除了打“擦边球”,个别公职人员打着低息融资、高息放贷的幌子,进行利益输送、权钱交易,不法分子也惯于借此渠道对公职人员进行“围猎”。  在一些案件中,个别公职人员与管理服务对象达成默契,不再赤裸裸收钱收物,而是通过民间借贷这种看似正常的投资活动,把不当利益“洗白”;有时,行贿人还会故意向公职人员借钱,主动支付高额利息,变相输送利益,以规避纪律和法律的规定。龙岗区发改局循环办原主任钟某及4名工作人员就曾通过这种方式获利。企业老板周某为与钟某等人搞好关系,利于公司发展业务,除了送礼品礼金,还以2%至5%的月息向5人“借款”289万元,支付“利息”近50万元。事后,钟某等人被严肃查处。  钟某等人为了赚这笔“利息”还向银行低息贷款。如周某所说,公司发展需要融资,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向钟某等人高息借款以此拉拢关系。龙岗区纪委监委负责人说:“这类案件中,很多人自认为有借贷这层关系作掩护,收的安心,送的放心,在接受调查时,也会拿借贷来做借口,但结合主观动机、客观行为来看,本质上和送钱送物没什么区别,轻则属于违纪重则违法犯罪。”  防止利益冲突堵塞监管漏洞  针对监督执纪中发现的问题,除了抓好案发单位的整改,纪检监察机关还牵头制定有关规定,防止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产生冲突,从源头上解决“借贷”掩盖下的权力寻租问题。  2017年8月,前海廉政监督局牵头制定《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防止利益冲突规定(试行)》印发实施,对包括借贷在内的11个方面的利益冲突行为列出“负面单”。随后,前海管理局处级以上干部和局属企业领导班子成员开展利益冲突自查,文件出台仅3个月,就有3人4次向单位备案个人借款事项,总金额达到500多万元。同时,廉政监督局推进抽查核查和督促整改,强化制度执行。  2018年底,前海经验被推广到全市,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防止公职人员利益冲突的若干举措》,在借贷借用方面做出明确规定: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向该公职人员的下属工作人员、管理服务对象借贷款,在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金额超过10万元的,应当自金额达到10万元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参与民间借贷等金融活动,单笔借出金额超过50万元或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借出金额超过100万元,约定年回报率达到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4倍以上的,应当自借贷行为发生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此外,文件还强调,公职人员不得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车辆和房屋的使用让与。  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随着承诺报告、违规处理和监督管理等工作机制的落实,寻租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公职人员参与借贷也将进一步规范。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标题分割#  警惕“借贷”外衣下的权力寻租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  左手借款,右手放贷,赚取息差;向服务管理对象出借款项,收取高额利息;利用身份影响,追债容易赖账不难……近年来,随着民间融资借贷迅速发展,一些公职人员也参与其中,有的还利用职务便利借款、放贷,轻则影响公正执行公务,重则变相利益输送。针对这一动向,我市严查其中涉及的违纪违法问题,及时出台防止利益冲突规定,铲除该领域滋生腐败的土壤。  公职身份让追债容易赖账不难  公职人员收入稳定,信用较好,从事民间融资借贷有一定优势。“如果是为了帮困解危,是人之常情;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根据国家的相关规定适当收取利息,也属合情合理。但与职务职权交织在一起,就变味了。”市纪委监委有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  前不久,大鹏新区纪工委严肃查处了南澳办事处城市更新办工作人员曾志坤违纪违法案。曾志坤在同事、亲友间“集资”,并借给管理服务对象,赚取息差。面对债权人,他不怕欠债,不论对方是商量、责怪,还是哀求,甚至附上老人罹患癌症的诊断,他都不予理睬;而他与别人合借给搅拌厂老板的数千万元,不仅本息收回,还购买9部泥头车加入该厂经营,一年就获利上百万元。  “看似平等的民事行为,背后却有职权的影子,借债、讨债都方便,”大鹏新区纪工委负责人说。公职人员向别人借款时,债权人有时碍于亲友、管理服务对象等关系,不好“撕破脸”,债权有时甚至成为烂账;而贷给别人款时,他们却因职务之便较易获取稳定收益甚至高额回报。有的还使用他人名义或者虚构生活消费、买房、装修等事项进行借贷,规避禁止经商办企业的规定。同事之间借款放贷的,还容易影响工作秩序。  “借”的外衣难掩权钱交易实质  除了打“擦边球”,个别公职人员打着低息融资、高息放贷的幌子,进行利益输送、权钱交易,不法分子也惯于借此渠道对公职人员进行“围猎”。  在一些案件中,个别公职人员与管理服务对象达成默契,不再赤裸裸收钱收物,而是通过民间借贷这种看似正常的投资活动,把不当利益“洗白”;有时,行贿人还会故意向公职人员借钱,主动支付高额利息,变相输送利益,以规避纪律和法律的规定。龙岗区发改局循环办原主任钟某及4名工作人员就曾通过这种方式获利。企业老板周某为与钟某等人搞好关系,利于公司发展业务,除了送礼品礼金,还以2%至5%的月息向5人“借款”289万元,支付“利息”近50万元。事后,钟某等人被严肃查处。  钟某等人为了赚这笔“利息”还向银行低息贷款。如周某所说,公司发展需要融资,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向钟某等人高息借款以此拉拢关系。龙岗区纪委监委负责人说:“这类案件中,很多人自认为有借贷这层关系作掩护,收的安心,送的放心,在接受调查时,也会拿借贷来做借口,但结合主观动机、客观行为来看,本质上和送钱送物没什么区别,轻则属于违纪重则违法犯罪。”  防止利益冲突堵塞监管漏洞  针对监督执纪中发现的问题,除了抓好案发单位的整改,纪检监察机关还牵头制定有关规定,防止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产生冲突,从源头上解决“借贷”掩盖下的权力寻租问题。  2017年8月,前海廉政监督局牵头制定《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防止利益冲突规定(试行)》印发实施,对包括借贷在内的11个方面的利益冲突行为列出“负面单”。随后,前海管理局处级以上干部和局属企业领导班子成员开展利益冲突自查,文件出台仅3个月,就有3人4次向单位备案个人借款事项,总金额达到500多万元。同时,廉政监督局推进抽查核查和督促整改,强化制度执行。  2018年底,前海经验被推广到全市,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防止公职人员利益冲突的若干举措》,在借贷借用方面做出明确规定: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向该公职人员的下属工作人员、管理服务对象借贷款,在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金额超过10万元的,应当自金额达到10万元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参与民间借贷等金融活动,单笔借出金额超过50万元或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借出金额超过100万元,约定年回报率达到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4倍以上的,应当自借贷行为发生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此外,文件还强调,公职人员不得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车辆和房屋的使用让与。  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随着承诺报告、违规处理和监督管理等工作机制的落实,寻租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公职人员参与借贷也将进一步规范。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标题分割#  警惕“借贷”外衣下的权力寻租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  左手借款,右手放贷,赚取息差;向服务管理对象出借款项,收取高额利息;利用身份影响,追债容易赖账不难……近年来,随着民间融资借贷迅速发展,一些公职人员也参与其中,有的还利用职务便利借款、放贷,轻则影响公正执行公务,重则变相利益输送。针对这一动向,我市严查其中涉及的违纪违法问题,及时出台防止利益冲突规定,铲除该领域滋生腐败的土壤。  公职身份让追债容易赖账不难  公职人员收入稳定,信用较好,从事民间融资借贷有一定优势。“如果是为了帮困解危,是人之常情;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根据国家的相关规定适当收取利息,也属合情合理。但与职务职权交织在一起,就变味了。”市纪委监委有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  前不久,大鹏新区纪工委严肃查处了南澳办事处城市更新办工作人员曾志坤违纪违法案。曾志坤在同事、亲友间“集资”,并借给管理服务对象,赚取息差。面对债权人,他不怕欠债,不论对方是商量、责怪,还是哀求,甚至附上老人罹患癌症的诊断,他都不予理睬;而他与别人合借给搅拌厂老板的数千万元,不仅本息收回,还购买9部泥头车加入该厂经营,一年就获利上百万元。  “看似平等的民事行为,背后却有职权的影子,借债、讨债都方便,”大鹏新区纪工委负责人说。公职人员向别人借款时,债权人有时碍于亲友、管理服务对象等关系,不好“撕破脸”,债权有时甚至成为烂账;而贷给别人款时,他们却因职务之便较易获取稳定收益甚至高额回报。有的还使用他人名义或者虚构生活消费、买房、装修等事项进行借贷,规避禁止经商办企业的规定。同事之间借款放贷的,还容易影响工作秩序。  “借”的外衣难掩权钱交易实质  除了打“擦边球”,个别公职人员打着低息融资、高息放贷的幌子,进行利益输送、权钱交易,不法分子也惯于借此渠道对公职人员进行“围猎”。  在一些案件中,个别公职人员与管理服务对象达成默契,不再赤裸裸收钱收物,而是通过民间借贷这种看似正常的投资活动,把不当利益“洗白”;有时,行贿人还会故意向公职人员借钱,主动支付高额利息,变相输送利益,以规避纪律和法律的规定。龙岗区发改局循环办原主任钟某及4名工作人员就曾通过这种方式获利。企业老板周某为与钟某等人搞好关系,利于公司发展业务,除了送礼品礼金,还以2%至5%的月息向5人“借款”289万元,支付“利息”近50万元。事后,钟某等人被严肃查处。  钟某等人为了赚这笔“利息”还向银行低息贷款。如周某所说,公司发展需要融资,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向钟某等人高息借款以此拉拢关系。龙岗区纪委监委负责人说:“这类案件中,很多人自认为有借贷这层关系作掩护,收的安心,送的放心,在接受调查时,也会拿借贷来做借口,但结合主观动机、客观行为来看,本质上和送钱送物没什么区别,轻则属于违纪重则违法犯罪。”  防止利益冲突堵塞监管漏洞  针对监督执纪中发现的问题,除了抓好案发单位的整改,纪检监察机关还牵头制定有关规定,防止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产生冲突,从源头上解决“借贷”掩盖下的权力寻租问题。  2017年8月,前海廉政监督局牵头制定《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防止利益冲突规定(试行)》印发实施,对包括借贷在内的11个方面的利益冲突行为列出“负面单”。随后,前海管理局处级以上干部和局属企业领导班子成员开展利益冲突自查,文件出台仅3个月,就有3人4次向单位备案个人借款事项,总金额达到500多万元。同时,廉政监督局推进抽查核查和督促整改,强化制度执行。  2018年底,前海经验被推广到全市,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防止公职人员利益冲突的若干举措》,在借贷借用方面做出明确规定: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向该公职人员的下属工作人员、管理服务对象借贷款,在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金额超过10万元的,应当自金额达到10万元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参与民间借贷等金融活动,单笔借出金额超过50万元或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借出金额超过100万元,约定年回报率达到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4倍以上的,应当自借贷行为发生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此外,文件还强调,公职人员不得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车辆和房屋的使用让与。  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随着承诺报告、违规处理和监督管理等工作机制的落实,寻租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公职人员参与借贷也将进一步规范。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标题分割#  警惕“借贷”外衣下的权力寻租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  左手借款,右手放贷,赚取息差;向服务管理对象出借款项,收取高额利息;利用身份影响,追债容易赖账不难……近年来,随着民间融资借贷迅速发展,一些公职人员也参与其中,有的还利用职务便利借款、放贷,轻则影响公正执行公务,重则变相利益输送。针对这一动向,我市严查其中涉及的违纪违法问题,及时出台防止利益冲突规定,铲除该领域滋生腐败的土壤。  公职身份让追债容易赖账不难  公职人员收入稳定,信用较好,从事民间融资借贷有一定优势。“如果是为了帮困解危,是人之常情;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根据国家的相关规定适当收取利息,也属合情合理。但与职务职权交织在一起,就变味了。”市纪委监委有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  前不久,大鹏新区纪工委严肃查处了南澳办事处城市更新办工作人员曾志坤违纪违法案。曾志坤在同事、亲友间“集资”,并借给管理服务对象,赚取息差。面对债权人,他不怕欠债,不论对方是商量、责怪,还是哀求,甚至附上老人罹患癌症的诊断,他都不予理睬;而他与别人合借给搅拌厂老板的数千万元,不仅本息收回,还购买9部泥头车加入该厂经营,一年就获利上百万元。  “看似平等的民事行为,背后却有职权的影子,借债、讨债都方便,”大鹏新区纪工委负责人说。公职人员向别人借款时,债权人有时碍于亲友、管理服务对象等关系,不好“撕破脸”,债权有时甚至成为烂账;而贷给别人款时,他们却因职务之便较易获取稳定收益甚至高额回报。有的还使用他人名义或者虚构生活消费、买房、装修等事项进行借贷,规避禁止经商办企业的规定。同事之间借款放贷的,还容易影响工作秩序。  “借”的外衣难掩权钱交易实质  除了打“擦边球”,个别公职人员打着低息融资、高息放贷的幌子,进行利益输送、权钱交易,不法分子也惯于借此渠道对公职人员进行“围猎”。  在一些案件中,个别公职人员与管理服务对象达成默契,不再赤裸裸收钱收物,而是通过民间借贷这种看似正常的投资活动,把不当利益“洗白”;有时,行贿人还会故意向公职人员借钱,主动支付高额利息,变相输送利益,以规避纪律和法律的规定。龙岗区发改局循环办原主任钟某及4名工作人员就曾通过这种方式获利。企业老板周某为与钟某等人搞好关系,利于公司发展业务,除了送礼品礼金,还以2%至5%的月息向5人“借款”289万元,支付“利息”近50万元。事后,钟某等人被严肃查处。  钟某等人为了赚这笔“利息”还向银行低息贷款。如周某所说,公司发展需要融资,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向钟某等人高息借款以此拉拢关系。龙岗区纪委监委负责人说:“这类案件中,很多人自认为有借贷这层关系作掩护,收的安心,送的放心,在接受调查时,也会拿借贷来做借口,但结合主观动机、客观行为来看,本质上和送钱送物没什么区别,轻则属于违纪重则违法犯罪。”  防止利益冲突堵塞监管漏洞  针对监督执纪中发现的问题,除了抓好案发单位的整改,纪检监察机关还牵头制定有关规定,防止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产生冲突,从源头上解决“借贷”掩盖下的权力寻租问题。  2017年8月,前海廉政监督局牵头制定《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防止利益冲突规定(试行)》印发实施,对包括借贷在内的11个方面的利益冲突行为列出“负面单”。随后,前海管理局处级以上干部和局属企业领导班子成员开展利益冲突自查,文件出台仅3个月,就有3人4次向单位备案个人借款事项,总金额达到500多万元。同时,廉政监督局推进抽查核查和督促整改,强化制度执行。  2018年底,前海经验被推广到全市,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防止公职人员利益冲突的若干举措》,在借贷借用方面做出明确规定: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向该公职人员的下属工作人员、管理服务对象借贷款,在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金额超过10万元的,应当自金额达到10万元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参与民间借贷等金融活动,单笔借出金额超过50万元或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借出金额超过100万元,约定年回报率达到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4倍以上的,应当自借贷行为发生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此外,文件还强调,公职人员不得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车辆和房屋的使用让与。  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随着承诺报告、违规处理和监督管理等工作机制的落实,寻租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公职人员参与借贷也将进一步规范。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标题分割#  警惕“借贷”外衣下的权力寻租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  左手借款,右手放贷,赚取息差;向服务管理对象出借款项,收取高额利息;利用身份影响,追债容易赖账不难……近年来,随着民间融资借贷迅速发展,一些公职人员也参与其中,有的还利用职务便利借款、放贷,轻则影响公正执行公务,重则变相利益输送。针对这一动向,我市严查其中涉及的违纪违法问题,及时出台防止利益冲突规定,铲除该领域滋生腐败的土壤。  公职身份让追债容易赖账不难  公职人员收入稳定,信用较好,从事民间融资借贷有一定优势。“如果是为了帮困解危,是人之常情;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根据国家的相关规定适当收取利息,也属合情合理。但与职务职权交织在一起,就变味了。”市纪委监委有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  前不久,大鹏新区纪工委严肃查处了南澳办事处城市更新办工作人员曾志坤违纪违法案。曾志坤在同事、亲友间“集资”,并借给管理服务对象,赚取息差。面对债权人,他不怕欠债,不论对方是商量、责怪,还是哀求,甚至附上老人罹患癌症的诊断,他都不予理睬;而他与别人合借给搅拌厂老板的数千万元,不仅本息收回,还购买9部泥头车加入该厂经营,一年就获利上百万元。  “看似平等的民事行为,背后却有职权的影子,借债、讨债都方便,”大鹏新区纪工委负责人说。公职人员向别人借款时,债权人有时碍于亲友、管理服务对象等关系,不好“撕破脸”,债权有时甚至成为烂账;而贷给别人款时,他们却因职务之便较易获取稳定收益甚至高额回报。有的还使用他人名义或者虚构生活消费、买房、装修等事项进行借贷,规避禁止经商办企业的规定。同事之间借款放贷的,还容易影响工作秩序。  “借”的外衣难掩权钱交易实质  除了打“擦边球”,个别公职人员打着低息融资、高息放贷的幌子,进行利益输送、权钱交易,不法分子也惯于借此渠道对公职人员进行“围猎”。  在一些案件中,个别公职人员与管理服务对象达成默契,不再赤裸裸收钱收物,而是通过民间借贷这种看似正常的投资活动,把不当利益“洗白”;有时,行贿人还会故意向公职人员借钱,主动支付高额利息,变相输送利益,以规避纪律和法律的规定。龙岗区发改局循环办原主任钟某及4名工作人员就曾通过这种方式获利。企业老板周某为与钟某等人搞好关系,利于公司发展业务,除了送礼品礼金,还以2%至5%的月息向5人“借款”289万元,支付“利息”近50万元。事后,钟某等人被严肃查处。  钟某等人为了赚这笔“利息”还向银行低息贷款。如周某所说,公司发展需要融资,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向钟某等人高息借款以此拉拢关系。龙岗区纪委监委负责人说:“这类案件中,很多人自认为有借贷这层关系作掩护,收的安心,送的放心,在接受调查时,也会拿借贷来做借口,但结合主观动机、客观行为来看,本质上和送钱送物没什么区别,轻则属于违纪重则违法犯罪。”  防止利益冲突堵塞监管漏洞  针对监督执纪中发现的问题,除了抓好案发单位的整改,纪检监察机关还牵头制定有关规定,防止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产生冲突,从源头上解决“借贷”掩盖下的权力寻租问题。  2017年8月,前海廉政监督局牵头制定《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防止利益冲突规定(试行)》印发实施,对包括借贷在内的11个方面的利益冲突行为列出“负面单”。随后,前海管理局处级以上干部和局属企业领导班子成员开展利益冲突自查,文件出台仅3个月,就有3人4次向单位备案个人借款事项,总金额达到500多万元。同时,廉政监督局推进抽查核查和督促整改,强化制度执行。  2018年底,前海经验被推广到全市,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防止公职人员利益冲突的若干举措》,在借贷借用方面做出明确规定: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向该公职人员的下属工作人员、管理服务对象借贷款,在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金额超过10万元的,应当自金额达到10万元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参与民间借贷等金融活动,单笔借出金额超过50万元或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借出金额超过100万元,约定年回报率达到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4倍以上的,应当自借贷行为发生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此外,文件还强调,公职人员不得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车辆和房屋的使用让与。  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随着承诺报告、违规处理和监督管理等工作机制的落实,寻租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公职人员参与借贷也将进一步规范。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标题分割#  警惕“借贷”外衣下的权力寻租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  左手借款,右手放贷,赚取息差;向服务管理对象出借款项,收取高额利息;利用身份影响,追债容易赖账不难……近年来,随着民间融资借贷迅速发展,一些公职人员也参与其中,有的还利用职务便利借款、放贷,轻则影响公正执行公务,重则变相利益输送。针对这一动向,我市严查其中涉及的违纪违法问题,及时出台防止利益冲突规定,铲除该领域滋生腐败的土壤。  公职身份让追债容易赖账不难  公职人员收入稳定,信用较好,从事民间融资借贷有一定优势。“如果是为了帮困解危,是人之常情;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根据国家的相关规定适当收取利息,也属合情合理。但与职务职权交织在一起,就变味了。”市纪委监委有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  前不久,大鹏新区纪工委严肃查处了南澳办事处城市更新办工作人员曾志坤违纪违法案。曾志坤在同事、亲友间“集资”,并借给管理服务对象,赚取息差。面对债权人,他不怕欠债,不论对方是商量、责怪,还是哀求,甚至附上老人罹患癌症的诊断,他都不予理睬;而他与别人合借给搅拌厂老板的数千万元,不仅本息收回,还购买9部泥头车加入该厂经营,一年就获利上百万元。  “看似平等的民事行为,背后却有职权的影子,借债、讨债都方便,”大鹏新区纪工委负责人说。公职人员向别人借款时,债权人有时碍于亲友、管理服务对象等关系,不好“撕破脸”,债权有时甚至成为烂账;而贷给别人款时,他们却因职务之便较易获取稳定收益甚至高额回报。有的还使用他人名义或者虚构生活消费、买房、装修等事项进行借贷,规避禁止经商办企业的规定。同事之间借款放贷的,还容易影响工作秩序。  “借”的外衣难掩权钱交易实质  除了打“擦边球”,个别公职人员打着低息融资、高息放贷的幌子,进行利益输送、权钱交易,不法分子也惯于借此渠道对公职人员进行“围猎”。  在一些案件中,个别公职人员与管理服务对象达成默契,不再赤裸裸收钱收物,而是通过民间借贷这种看似正常的投资活动,把不当利益“洗白”;有时,行贿人还会故意向公职人员借钱,主动支付高额利息,变相输送利益,以规避纪律和法律的规定。龙岗区发改局循环办原主任钟某及4名工作人员就曾通过这种方式获利。企业老板周某为与钟某等人搞好关系,利于公司发展业务,除了送礼品礼金,还以2%至5%的月息向5人“借款”289万元,支付“利息”近50万元。事后,钟某等人被严肃查处。  钟某等人为了赚这笔“利息”还向银行低息贷款。如周某所说,公司发展需要融资,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向钟某等人高息借款以此拉拢关系。龙岗区纪委监委负责人说:“这类案件中,很多人自认为有借贷这层关系作掩护,收的安心,送的放心,在接受调查时,也会拿借贷来做借口,但结合主观动机、客观行为来看,本质上和送钱送物没什么区别,轻则属于违纪重则违法犯罪。”  防止利益冲突堵塞监管漏洞  针对监督执纪中发现的问题,除了抓好案发单位的整改,纪检监察机关还牵头制定有关规定,防止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产生冲突,从源头上解决“借贷”掩盖下的权力寻租问题。  2017年8月,前海廉政监督局牵头制定《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防止利益冲突规定(试行)》印发实施,对包括借贷在内的11个方面的利益冲突行为列出“负面单”。随后,前海管理局处级以上干部和局属企业领导班子成员开展利益冲突自查,文件出台仅3个月,就有3人4次向单位备案个人借款事项,总金额达到500多万元。同时,廉政监督局推进抽查核查和督促整改,强化制度执行。  2018年底,前海经验被推广到全市,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防止公职人员利益冲突的若干举措》,在借贷借用方面做出明确规定: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向该公职人员的下属工作人员、管理服务对象借贷款,在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金额超过10万元的,应当自金额达到10万元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参与民间借贷等金融活动,单笔借出金额超过50万元或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借出金额超过100万元,约定年回报率达到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4倍以上的,应当自借贷行为发生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此外,文件还强调,公职人员不得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车辆和房屋的使用让与。  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随着承诺报告、违规处理和监督管理等工作机制的落实,寻租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公职人员参与借贷也将进一步规范。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标题分割#  警惕“借贷”外衣下的权力寻租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  左手借款,右手放贷,赚取息差;向服务管理对象出借款项,收取高额利息;利用身份影响,追债容易赖账不难……近年来,随着民间融资借贷迅速发展,一些公职人员也参与其中,有的还利用职务便利借款、放贷,轻则影响公正执行公务,重则变相利益输送。针对这一动向,我市严查其中涉及的违纪违法问题,及时出台防止利益冲突规定,铲除该领域滋生腐败的土壤。  公职身份让追债容易赖账不难  公职人员收入稳定,信用较好,从事民间融资借贷有一定优势。“如果是为了帮困解危,是人之常情;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根据国家的相关规定适当收取利息,也属合情合理。但与职务职权交织在一起,就变味了。”市纪委监委有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  前不久,大鹏新区纪工委严肃查处了南澳办事处城市更新办工作人员曾志坤违纪违法案。曾志坤在同事、亲友间“集资”,并借给管理服务对象,赚取息差。面对债权人,他不怕欠债,不论对方是商量、责怪,还是哀求,甚至附上老人罹患癌症的诊断,他都不予理睬;而他与别人合借给搅拌厂老板的数千万元,不仅本息收回,还购买9部泥头车加入该厂经营,一年就获利上百万元。  “看似平等的民事行为,背后却有职权的影子,借债、讨债都方便,”大鹏新区纪工委负责人说。公职人员向别人借款时,债权人有时碍于亲友、管理服务对象等关系,不好“撕破脸”,债权有时甚至成为烂账;而贷给别人款时,他们却因职务之便较易获取稳定收益甚至高额回报。有的还使用他人名义或者虚构生活消费、买房、装修等事项进行借贷,规避禁止经商办企业的规定。同事之间借款放贷的,还容易影响工作秩序。  “借”的外衣难掩权钱交易实质  除了打“擦边球”,个别公职人员打着低息融资、高息放贷的幌子,进行利益输送、权钱交易,不法分子也惯于借此渠道对公职人员进行“围猎”。  在一些案件中,个别公职人员与管理服务对象达成默契,不再赤裸裸收钱收物,而是通过民间借贷这种看似正常的投资活动,把不当利益“洗白”;有时,行贿人还会故意向公职人员借钱,主动支付高额利息,变相输送利益,以规避纪律和法律的规定。龙岗区发改局循环办原主任钟某及4名工作人员就曾通过这种方式获利。企业老板周某为与钟某等人搞好关系,利于公司发展业务,除了送礼品礼金,还以2%至5%的月息向5人“借款”289万元,支付“利息”近50万元。事后,钟某等人被严肃查处。  钟某等人为了赚这笔“利息”还向银行低息贷款。如周某所说,公司发展需要融资,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向钟某等人高息借款以此拉拢关系。龙岗区纪委监委负责人说:“这类案件中,很多人自认为有借贷这层关系作掩护,收的安心,送的放心,在接受调查时,也会拿借贷来做借口,但结合主观动机、客观行为来看,本质上和送钱送物没什么区别,轻则属于违纪重则违法犯罪。”  防止利益冲突堵塞监管漏洞  针对监督执纪中发现的问题,除了抓好案发单位的整改,纪检监察机关还牵头制定有关规定,防止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产生冲突,从源头上解决“借贷”掩盖下的权力寻租问题。  2017年8月,前海廉政监督局牵头制定《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防止利益冲突规定(试行)》印发实施,对包括借贷在内的11个方面的利益冲突行为列出“负面单”。随后,前海管理局处级以上干部和局属企业领导班子成员开展利益冲突自查,文件出台仅3个月,就有3人4次向单位备案个人借款事项,总金额达到500多万元。同时,廉政监督局推进抽查核查和督促整改,强化制度执行。  2018年底,前海经验被推广到全市,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防止公职人员利益冲突的若干举措》,在借贷借用方面做出明确规定: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向该公职人员的下属工作人员、管理服务对象借贷款,在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金额超过10万元的,应当自金额达到10万元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参与民间借贷等金融活动,单笔借出金额超过50万元或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借出金额超过100万元,约定年回报率达到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4倍以上的,应当自借贷行为发生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此外,文件还强调,公职人员不得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车辆和房屋的使用让与。  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随着承诺报告、违规处理和监督管理等工作机制的落实,寻租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公职人员参与借贷也将进一步规范。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标题分割#  警惕“借贷”外衣下的权力寻租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  左手借款,右手放贷,赚取息差;向服务管理对象出借款项,收取高额利息;利用身份影响,追债容易赖账不难……近年来,随着民间融资借贷迅速发展,一些公职人员也参与其中,有的还利用职务便利借款、放贷,轻则影响公正执行公务,重则变相利益输送。针对这一动向,我市严查其中涉及的违纪违法问题,及时出台防止利益冲突规定,铲除该领域滋生腐败的土壤。  公职身份让追债容易赖账不难  公职人员收入稳定,信用较好,从事民间融资借贷有一定优势。“如果是为了帮困解危,是人之常情;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根据国家的相关规定适当收取利息,也属合情合理。但与职务职权交织在一起,就变味了。”市纪委监委有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  前不久,大鹏新区纪工委严肃查处了南澳办事处城市更新办工作人员曾志坤违纪违法案。曾志坤在同事、亲友间“集资”,并借给管理服务对象,赚取息差。面对债权人,他不怕欠债,不论对方是商量、责怪,还是哀求,甚至附上老人罹患癌症的诊断,他都不予理睬;而他与别人合借给搅拌厂老板的数千万元,不仅本息收回,还购买9部泥头车加入该厂经营,一年就获利上百万元。  “看似平等的民事行为,背后却有职权的影子,借债、讨债都方便,”大鹏新区纪工委负责人说。公职人员向别人借款时,债权人有时碍于亲友、管理服务对象等关系,不好“撕破脸”,债权有时甚至成为烂账;而贷给别人款时,他们却因职务之便较易获取稳定收益甚至高额回报。有的还使用他人名义或者虚构生活消费、买房、装修等事项进行借贷,规避禁止经商办企业的规定。同事之间借款放贷的,还容易影响工作秩序。  “借”的外衣难掩权钱交易实质  除了打“擦边球”,个别公职人员打着低息融资、高息放贷的幌子,进行利益输送、权钱交易,不法分子也惯于借此渠道对公职人员进行“围猎”。  在一些案件中,个别公职人员与管理服务对象达成默契,不再赤裸裸收钱收物,而是通过民间借贷这种看似正常的投资活动,把不当利益“洗白”;有时,行贿人还会故意向公职人员借钱,主动支付高额利息,变相输送利益,以规避纪律和法律的规定。龙岗区发改局循环办原主任钟某及4名工作人员就曾通过这种方式获利。企业老板周某为与钟某等人搞好关系,利于公司发展业务,除了送礼品礼金,还以2%至5%的月息向5人“借款”289万元,支付“利息”近50万元。事后,钟某等人被严肃查处。  钟某等人为了赚这笔“利息”还向银行低息贷款。如周某所说,公司发展需要融资,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向钟某等人高息借款以此拉拢关系。龙岗区纪委监委负责人说:“这类案件中,很多人自认为有借贷这层关系作掩护,收的安心,送的放心,在接受调查时,也会拿借贷来做借口,但结合主观动机、客观行为来看,本质上和送钱送物没什么区别,轻则属于违纪重则违法犯罪。”  防止利益冲突堵塞监管漏洞  针对监督执纪中发现的问题,除了抓好案发单位的整改,纪检监察机关还牵头制定有关规定,防止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产生冲突,从源头上解决“借贷”掩盖下的权力寻租问题。  2017年8月,前海廉政监督局牵头制定《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防止利益冲突规定(试行)》印发实施,对包括借贷在内的11个方面的利益冲突行为列出“负面单”。随后,前海管理局处级以上干部和局属企业领导班子成员开展利益冲突自查,文件出台仅3个月,就有3人4次向单位备案个人借款事项,总金额达到500多万元。同时,廉政监督局推进抽查核查和督促整改,强化制度执行。  2018年底,前海经验被推广到全市,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防止公职人员利益冲突的若干举措》,在借贷借用方面做出明确规定: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向该公职人员的下属工作人员、管理服务对象借贷款,在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金额超过10万元的,应当自金额达到10万元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参与民间借贷等金融活动,单笔借出金额超过50万元或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借出金额超过100万元,约定年回报率达到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4倍以上的,应当自借贷行为发生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此外,文件还强调,公职人员不得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车辆和房屋的使用让与。  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随着承诺报告、违规处理和监督管理等工作机制的落实,寻租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公职人员参与借贷也将进一步规范。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标题分割#  警惕“借贷”外衣下的权力寻租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  左手借款,右手放贷,赚取息差;向服务管理对象出借款项,收取高额利息;利用身份影响,追债容易赖账不难……近年来,随着民间融资借贷迅速发展,一些公职人员也参与其中,有的还利用职务便利借款、放贷,轻则影响公正执行公务,重则变相利益输送。针对这一动向,我市严查其中涉及的违纪违法问题,及时出台防止利益冲突规定,铲除该领域滋生腐败的土壤。  公职身份让追债容易赖账不难  公职人员收入稳定,信用较好,从事民间融资借贷有一定优势。“如果是为了帮困解危,是人之常情;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根据国家的相关规定适当收取利息,也属合情合理。但与职务职权交织在一起,就变味了。”市纪委监委有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  前不久,大鹏新区纪工委严肃查处了南澳办事处城市更新办工作人员曾志坤违纪违法案。曾志坤在同事、亲友间“集资”,并借给管理服务对象,赚取息差。面对债权人,他不怕欠债,不论对方是商量、责怪,还是哀求,甚至附上老人罹患癌症的诊断,他都不予理睬;而他与别人合借给搅拌厂老板的数千万元,不仅本息收回,还购买9部泥头车加入该厂经营,一年就获利上百万元。  “看似平等的民事行为,背后却有职权的影子,借债、讨债都方便,”大鹏新区纪工委负责人说。公职人员向别人借款时,债权人有时碍于亲友、管理服务对象等关系,不好“撕破脸”,债权有时甚至成为烂账;而贷给别人款时,他们却因职务之便较易获取稳定收益甚至高额回报。有的还使用他人名义或者虚构生活消费、买房、装修等事项进行借贷,规避禁止经商办企业的规定。同事之间借款放贷的,还容易影响工作秩序。  “借”的外衣难掩权钱交易实质  除了打“擦边球”,个别公职人员打着低息融资、高息放贷的幌子,进行利益输送、权钱交易,不法分子也惯于借此渠道对公职人员进行“围猎”。  在一些案件中,个别公职人员与管理服务对象达成默契,不再赤裸裸收钱收物,而是通过民间借贷这种看似正常的投资活动,把不当利益“洗白”;有时,行贿人还会故意向公职人员借钱,主动支付高额利息,变相输送利益,以规避纪律和法律的规定。龙岗区发改局循环办原主任钟某及4名工作人员就曾通过这种方式获利。企业老板周某为与钟某等人搞好关系,利于公司发展业务,除了送礼品礼金,还以2%至5%的月息向5人“借款”289万元,支付“利息”近50万元。事后,钟某等人被严肃查处。  钟某等人为了赚这笔“利息”还向银行低息贷款。如周某所说,公司发展需要融资,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向钟某等人高息借款以此拉拢关系。龙岗区纪委监委负责人说:“这类案件中,很多人自认为有借贷这层关系作掩护,收的安心,送的放心,在接受调查时,也会拿借贷来做借口,但结合主观动机、客观行为来看,本质上和送钱送物没什么区别,轻则属于违纪重则违法犯罪。”  防止利益冲突堵塞监管漏洞  针对监督执纪中发现的问题,除了抓好案发单位的整改,纪检监察机关还牵头制定有关规定,防止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产生冲突,从源头上解决“借贷”掩盖下的权力寻租问题。  2017年8月,前海廉政监督局牵头制定《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防止利益冲突规定(试行)》印发实施,对包括借贷在内的11个方面的利益冲突行为列出“负面单”。随后,前海管理局处级以上干部和局属企业领导班子成员开展利益冲突自查,文件出台仅3个月,就有3人4次向单位备案个人借款事项,总金额达到500多万元。同时,廉政监督局推进抽查核查和督促整改,强化制度执行。  2018年底,前海经验被推广到全市,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防止公职人员利益冲突的若干举措》,在借贷借用方面做出明确规定: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向该公职人员的下属工作人员、管理服务对象借贷款,在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金额超过10万元的,应当自金额达到10万元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参与民间借贷等金融活动,单笔借出金额超过50万元或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借出金额超过100万元,约定年回报率达到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4倍以上的,应当自借贷行为发生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此外,文件还强调,公职人员不得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车辆和房屋的使用让与。  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随着承诺报告、违规处理和监督管理等工作机制的落实,寻租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公职人员参与借贷也将进一步规范。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标题分割#  警惕“借贷”外衣下的权力寻租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  左手借款,右手放贷,赚取息差;向服务管理对象出借款项,收取高额利息;利用身份影响,追债容易赖账不难……近年来,随着民间融资借贷迅速发展,一些公职人员也参与其中,有的还利用职务便利借款、放贷,轻则影响公正执行公务,重则变相利益输送。针对这一动向,我市严查其中涉及的违纪违法问题,及时出台防止利益冲突规定,铲除该领域滋生腐败的土壤。  公职身份让追债容易赖账不难  公职人员收入稳定,信用较好,从事民间融资借贷有一定优势。“如果是为了帮困解危,是人之常情;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根据国家的相关规定适当收取利息,也属合情合理。但与职务职权交织在一起,就变味了。”市纪委监委有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  前不久,大鹏新区纪工委严肃查处了南澳办事处城市更新办工作人员曾志坤违纪违法案。曾志坤在同事、亲友间“集资”,并借给管理服务对象,赚取息差。面对债权人,他不怕欠债,不论对方是商量、责怪,还是哀求,甚至附上老人罹患癌症的诊断,他都不予理睬;而他与别人合借给搅拌厂老板的数千万元,不仅本息收回,还购买9部泥头车加入该厂经营,一年就获利上百万元。  “看似平等的民事行为,背后却有职权的影子,借债、讨债都方便,”大鹏新区纪工委负责人说。公职人员向别人借款时,债权人有时碍于亲友、管理服务对象等关系,不好“撕破脸”,债权有时甚至成为烂账;而贷给别人款时,他们却因职务之便较易获取稳定收益甚至高额回报。有的还使用他人名义或者虚构生活消费、买房、装修等事项进行借贷,规避禁止经商办企业的规定。同事之间借款放贷的,还容易影响工作秩序。  “借”的外衣难掩权钱交易实质  除了打“擦边球”,个别公职人员打着低息融资、高息放贷的幌子,进行利益输送、权钱交易,不法分子也惯于借此渠道对公职人员进行“围猎”。  在一些案件中,个别公职人员与管理服务对象达成默契,不再赤裸裸收钱收物,而是通过民间借贷这种看似正常的投资活动,把不当利益“洗白”;有时,行贿人还会故意向公职人员借钱,主动支付高额利息,变相输送利益,以规避纪律和法律的规定。龙岗区发改局循环办原主任钟某及4名工作人员就曾通过这种方式获利。企业老板周某为与钟某等人搞好关系,利于公司发展业务,除了送礼品礼金,还以2%至5%的月息向5人“借款”289万元,支付“利息”近50万元。事后,钟某等人被严肃查处。  钟某等人为了赚这笔“利息”还向银行低息贷款。如周某所说,公司发展需要融资,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向钟某等人高息借款以此拉拢关系。龙岗区纪委监委负责人说:“这类案件中,很多人自认为有借贷这层关系作掩护,收的安心,送的放心,在接受调查时,也会拿借贷来做借口,但结合主观动机、客观行为来看,本质上和送钱送物没什么区别,轻则属于违纪重则违法犯罪。”  防止利益冲突堵塞监管漏洞  针对监督执纪中发现的问题,除了抓好案发单位的整改,纪检监察机关还牵头制定有关规定,防止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产生冲突,从源头上解决“借贷”掩盖下的权力寻租问题。  2017年8月,前海廉政监督局牵头制定《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防止利益冲突规定(试行)》印发实施,对包括借贷在内的11个方面的利益冲突行为列出“负面单”。随后,前海管理局处级以上干部和局属企业领导班子成员开展利益冲突自查,文件出台仅3个月,就有3人4次向单位备案个人借款事项,总金额达到500多万元。同时,廉政监督局推进抽查核查和督促整改,强化制度执行。  2018年底,前海经验被推广到全市,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防止公职人员利益冲突的若干举措》,在借贷借用方面做出明确规定: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向该公职人员的下属工作人员、管理服务对象借贷款,在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金额超过10万元的,应当自金额达到10万元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参与民间借贷等金融活动,单笔借出金额超过50万元或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借出金额超过100万元,约定年回报率达到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4倍以上的,应当自借贷行为发生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此外,文件还强调,公职人员不得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车辆和房屋的使用让与。  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随着承诺报告、违规处理和监督管理等工作机制的落实,寻租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公职人员参与借贷也将进一步规范。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标题分割#  警惕“借贷”外衣下的权力寻租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  左手借款,右手放贷,赚取息差;向服务管理对象出借款项,收取高额利息;利用身份影响,追债容易赖账不难……近年来,随着民间融资借贷迅速发展,一些公职人员也参与其中,有的还利用职务便利借款、放贷,轻则影响公正执行公务,重则变相利益输送。针对这一动向,我市严查其中涉及的违纪违法问题,及时出台防止利益冲突规定,铲除该领域滋生腐败的土壤。  公职身份让追债容易赖账不难  公职人员收入稳定,信用较好,从事民间融资借贷有一定优势。“如果是为了帮困解危,是人之常情;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根据国家的相关规定适当收取利息,也属合情合理。但与职务职权交织在一起,就变味了。”市纪委监委有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  前不久,大鹏新区纪工委严肃查处了南澳办事处城市更新办工作人员曾志坤违纪违法案。曾志坤在同事、亲友间“集资”,并借给管理服务对象,赚取息差。面对债权人,他不怕欠债,不论对方是商量、责怪,还是哀求,甚至附上老人罹患癌症的诊断,他都不予理睬;而他与别人合借给搅拌厂老板的数千万元,不仅本息收回,还购买9部泥头车加入该厂经营,一年就获利上百万元。  “看似平等的民事行为,背后却有职权的影子,借债、讨债都方便,”大鹏新区纪工委负责人说。公职人员向别人借款时,债权人有时碍于亲友、管理服务对象等关系,不好“撕破脸”,债权有时甚至成为烂账;而贷给别人款时,他们却因职务之便较易获取稳定收益甚至高额回报。有的还使用他人名义或者虚构生活消费、买房、装修等事项进行借贷,规避禁止经商办企业的规定。同事之间借款放贷的,还容易影响工作秩序。  “借”的外衣难掩权钱交易实质  除了打“擦边球”,个别公职人员打着低息融资、高息放贷的幌子,进行利益输送、权钱交易,不法分子也惯于借此渠道对公职人员进行“围猎”。  在一些案件中,个别公职人员与管理服务对象达成默契,不再赤裸裸收钱收物,而是通过民间借贷这种看似正常的投资活动,把不当利益“洗白”;有时,行贿人还会故意向公职人员借钱,主动支付高额利息,变相输送利益,以规避纪律和法律的规定。龙岗区发改局循环办原主任钟某及4名工作人员就曾通过这种方式获利。企业老板周某为与钟某等人搞好关系,利于公司发展业务,除了送礼品礼金,还以2%至5%的月息向5人“借款”289万元,支付“利息”近50万元。事后,钟某等人被严肃查处。  钟某等人为了赚这笔“利息”还向银行低息贷款。如周某所说,公司发展需要融资,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向钟某等人高息借款以此拉拢关系。龙岗区纪委监委负责人说:“这类案件中,很多人自认为有借贷这层关系作掩护,收的安心,送的放心,在接受调查时,也会拿借贷来做借口,但结合主观动机、客观行为来看,本质上和送钱送物没什么区别,轻则属于违纪重则违法犯罪。”  防止利益冲突堵塞监管漏洞  针对监督执纪中发现的问题,除了抓好案发单位的整改,纪检监察机关还牵头制定有关规定,防止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产生冲突,从源头上解决“借贷”掩盖下的权力寻租问题。  2017年8月,前海廉政监督局牵头制定《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防止利益冲突规定(试行)》印发实施,对包括借贷在内的11个方面的利益冲突行为列出“负面单”。随后,前海管理局处级以上干部和局属企业领导班子成员开展利益冲突自查,文件出台仅3个月,就有3人4次向单位备案个人借款事项,总金额达到500多万元。同时,廉政监督局推进抽查核查和督促整改,强化制度执行。  2018年底,前海经验被推广到全市,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防止公职人员利益冲突的若干举措》,在借贷借用方面做出明确规定: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向该公职人员的下属工作人员、管理服务对象借贷款,在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金额超过10万元的,应当自金额达到10万元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参与民间借贷等金融活动,单笔借出金额超过50万元或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借出金额超过100万元,约定年回报率达到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4倍以上的,应当自借贷行为发生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此外,文件还强调,公职人员不得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车辆和房屋的使用让与。  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随着承诺报告、违规处理和监督管理等工作机制的落实,寻租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公职人员参与借贷也将进一步规范。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标题分割#  警惕“借贷”外衣下的权力寻租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  左手借款,右手放贷,赚取息差;向服务管理对象出借款项,收取高额利息;利用身份影响,追债容易赖账不难……近年来,随着民间融资借贷迅速发展,一些公职人员也参与其中,有的还利用职务便利借款、放贷,轻则影响公正执行公务,重则变相利益输送。针对这一动向,我市严查其中涉及的违纪违法问题,及时出台防止利益冲突规定,铲除该领域滋生腐败的土壤。  公职身份让追债容易赖账不难  公职人员收入稳定,信用较好,从事民间融资借贷有一定优势。“如果是为了帮困解危,是人之常情;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根据国家的相关规定适当收取利息,也属合情合理。但与职务职权交织在一起,就变味了。”市纪委监委有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  前不久,大鹏新区纪工委严肃查处了南澳办事处城市更新办工作人员曾志坤违纪违法案。曾志坤在同事、亲友间“集资”,并借给管理服务对象,赚取息差。面对债权人,他不怕欠债,不论对方是商量、责怪,还是哀求,甚至附上老人罹患癌症的诊断,他都不予理睬;而他与别人合借给搅拌厂老板的数千万元,不仅本息收回,还购买9部泥头车加入该厂经营,一年就获利上百万元。  “看似平等的民事行为,背后却有职权的影子,借债、讨债都方便,”大鹏新区纪工委负责人说。公职人员向别人借款时,债权人有时碍于亲友、管理服务对象等关系,不好“撕破脸”,债权有时甚至成为烂账;而贷给别人款时,他们却因职务之便较易获取稳定收益甚至高额回报。有的还使用他人名义或者虚构生活消费、买房、装修等事项进行借贷,规避禁止经商办企业的规定。同事之间借款放贷的,还容易影响工作秩序。  “借”的外衣难掩权钱交易实质  除了打“擦边球”,个别公职人员打着低息融资、高息放贷的幌子,进行利益输送、权钱交易,不法分子也惯于借此渠道对公职人员进行“围猎”。  在一些案件中,个别公职人员与管理服务对象达成默契,不再赤裸裸收钱收物,而是通过民间借贷这种看似正常的投资活动,把不当利益“洗白”;有时,行贿人还会故意向公职人员借钱,主动支付高额利息,变相输送利益,以规避纪律和法律的规定。龙岗区发改局循环办原主任钟某及4名工作人员就曾通过这种方式获利。企业老板周某为与钟某等人搞好关系,利于公司发展业务,除了送礼品礼金,还以2%至5%的月息向5人“借款”289万元,支付“利息”近50万元。事后,钟某等人被严肃查处。  钟某等人为了赚这笔“利息”还向银行低息贷款。如周某所说,公司发展需要融资,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向钟某等人高息借款以此拉拢关系。龙岗区纪委监委负责人说:“这类案件中,很多人自认为有借贷这层关系作掩护,收的安心,送的放心,在接受调查时,也会拿借贷来做借口,但结合主观动机、客观行为来看,本质上和送钱送物没什么区别,轻则属于违纪重则违法犯罪。”  防止利益冲突堵塞监管漏洞  针对监督执纪中发现的问题,除了抓好案发单位的整改,纪检监察机关还牵头制定有关规定,防止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产生冲突,从源头上解决“借贷”掩盖下的权力寻租问题。  2017年8月,前海廉政监督局牵头制定《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防止利益冲突规定(试行)》印发实施,对包括借贷在内的11个方面的利益冲突行为列出“负面单”。随后,前海管理局处级以上干部和局属企业领导班子成员开展利益冲突自查,文件出台仅3个月,就有3人4次向单位备案个人借款事项,总金额达到500多万元。同时,廉政监督局推进抽查核查和督促整改,强化制度执行。  2018年底,前海经验被推广到全市,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防止公职人员利益冲突的若干举措》,在借贷借用方面做出明确规定: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向该公职人员的下属工作人员、管理服务对象借贷款,在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金额超过10万元的,应当自金额达到10万元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参与民间借贷等金融活动,单笔借出金额超过50万元或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借出金额超过100万元,约定年回报率达到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4倍以上的,应当自借贷行为发生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此外,文件还强调,公职人员不得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车辆和房屋的使用让与。  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随着承诺报告、违规处理和监督管理等工作机制的落实,寻租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公职人员参与借贷也将进一步规范。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标题分割#  警惕“借贷”外衣下的权力寻租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  左手借款,右手放贷,赚取息差;向服务管理对象出借款项,收取高额利息;利用身份影响,追债容易赖账不难……近年来,随着民间融资借贷迅速发展,一些公职人员也参与其中,有的还利用职务便利借款、放贷,轻则影响公正执行公务,重则变相利益输送。针对这一动向,我市严查其中涉及的违纪违法问题,及时出台防止利益冲突规定,铲除该领域滋生腐败的土壤。  公职身份让追债容易赖账不难  公职人员收入稳定,信用较好,从事民间融资借贷有一定优势。“如果是为了帮困解危,是人之常情;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根据国家的相关规定适当收取利息,也属合情合理。但与职务职权交织在一起,就变味了。”市纪委监委有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  前不久,大鹏新区纪工委严肃查处了南澳办事处城市更新办工作人员曾志坤违纪违法案。曾志坤在同事、亲友间“集资”,并借给管理服务对象,赚取息差。面对债权人,他不怕欠债,不论对方是商量、责怪,还是哀求,甚至附上老人罹患癌症的诊断,他都不予理睬;而他与别人合借给搅拌厂老板的数千万元,不仅本息收回,还购买9部泥头车加入该厂经营,一年就获利上百万元。  “看似平等的民事行为,背后却有职权的影子,借债、讨债都方便,”大鹏新区纪工委负责人说。公职人员向别人借款时,债权人有时碍于亲友、管理服务对象等关系,不好“撕破脸”,债权有时甚至成为烂账;而贷给别人款时,他们却因职务之便较易获取稳定收益甚至高额回报。有的还使用他人名义或者虚构生活消费、买房、装修等事项进行借贷,规避禁止经商办企业的规定。同事之间借款放贷的,还容易影响工作秩序。  “借”的外衣难掩权钱交易实质  除了打“擦边球”,个别公职人员打着低息融资、高息放贷的幌子,进行利益输送、权钱交易,不法分子也惯于借此渠道对公职人员进行“围猎”。  在一些案件中,个别公职人员与管理服务对象达成默契,不再赤裸裸收钱收物,而是通过民间借贷这种看似正常的投资活动,把不当利益“洗白”;有时,行贿人还会故意向公职人员借钱,主动支付高额利息,变相输送利益,以规避纪律和法律的规定。龙岗区发改局循环办原主任钟某及4名工作人员就曾通过这种方式获利。企业老板周某为与钟某等人搞好关系,利于公司发展业务,除了送礼品礼金,还以2%至5%的月息向5人“借款”289万元,支付“利息”近50万元。事后,钟某等人被严肃查处。  钟某等人为了赚这笔“利息”还向银行低息贷款。如周某所说,公司发展需要融资,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向钟某等人高息借款以此拉拢关系。龙岗区纪委监委负责人说:“这类案件中,很多人自认为有借贷这层关系作掩护,收的安心,送的放心,在接受调查时,也会拿借贷来做借口,但结合主观动机、客观行为来看,本质上和送钱送物没什么区别,轻则属于违纪重则违法犯罪。”  防止利益冲突堵塞监管漏洞  针对监督执纪中发现的问题,除了抓好案发单位的整改,纪检监察机关还牵头制定有关规定,防止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产生冲突,从源头上解决“借贷”掩盖下的权力寻租问题。  2017年8月,前海廉政监督局牵头制定《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防止利益冲突规定(试行)》印发实施,对包括借贷在内的11个方面的利益冲突行为列出“负面单”。随后,前海管理局处级以上干部和局属企业领导班子成员开展利益冲突自查,文件出台仅3个月,就有3人4次向单位备案个人借款事项,总金额达到500多万元。同时,廉政监督局推进抽查核查和督促整改,强化制度执行。  2018年底,前海经验被推广到全市,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防止公职人员利益冲突的若干举措》,在借贷借用方面做出明确规定: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向该公职人员的下属工作人员、管理服务对象借贷款,在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金额超过10万元的,应当自金额达到10万元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参与民间借贷等金融活动,单笔借出金额超过50万元或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借出金额超过100万元,约定年回报率达到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4倍以上的,应当自借贷行为发生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此外,文件还强调,公职人员不得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车辆和房屋的使用让与。  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随着承诺报告、违规处理和监督管理等工作机制的落实,寻租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公职人员参与借贷也将进一步规范。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标题分割#  警惕“借贷”外衣下的权力寻租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  左手借款,右手放贷,赚取息差;向服务管理对象出借款项,收取高额利息;利用身份影响,追债容易赖账不难……近年来,随着民间融资借贷迅速发展,一些公职人员也参与其中,有的还利用职务便利借款、放贷,轻则影响公正执行公务,重则变相利益输送。针对这一动向,我市严查其中涉及的违纪违法问题,及时出台防止利益冲突规定,铲除该领域滋生腐败的土壤。  公职身份让追债容易赖账不难  公职人员收入稳定,信用较好,从事民间融资借贷有一定优势。“如果是为了帮困解危,是人之常情;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根据国家的相关规定适当收取利息,也属合情合理。但与职务职权交织在一起,就变味了。”市纪委监委有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  前不久,大鹏新区纪工委严肃查处了南澳办事处城市更新办工作人员曾志坤违纪违法案。曾志坤在同事、亲友间“集资”,并借给管理服务对象,赚取息差。面对债权人,他不怕欠债,不论对方是商量、责怪,还是哀求,甚至附上老人罹患癌症的诊断,他都不予理睬;而他与别人合借给搅拌厂老板的数千万元,不仅本息收回,还购买9部泥头车加入该厂经营,一年就获利上百万元。  “看似平等的民事行为,背后却有职权的影子,借债、讨债都方便,”大鹏新区纪工委负责人说。公职人员向别人借款时,债权人有时碍于亲友、管理服务对象等关系,不好“撕破脸”,债权有时甚至成为烂账;而贷给别人款时,他们却因职务之便较易获取稳定收益甚至高额回报。有的还使用他人名义或者虚构生活消费、买房、装修等事项进行借贷,规避禁止经商办企业的规定。同事之间借款放贷的,还容易影响工作秩序。  “借”的外衣难掩权钱交易实质  除了打“擦边球”,个别公职人员打着低息融资、高息放贷的幌子,进行利益输送、权钱交易,不法分子也惯于借此渠道对公职人员进行“围猎”。  在一些案件中,个别公职人员与管理服务对象达成默契,不再赤裸裸收钱收物,而是通过民间借贷这种看似正常的投资活动,把不当利益“洗白”;有时,行贿人还会故意向公职人员借钱,主动支付高额利息,变相输送利益,以规避纪律和法律的规定。龙岗区发改局循环办原主任钟某及4名工作人员就曾通过这种方式获利。企业老板周某为与钟某等人搞好关系,利于公司发展业务,除了送礼品礼金,还以2%至5%的月息向5人“借款”289万元,支付“利息”近50万元。事后,钟某等人被严肃查处。  钟某等人为了赚这笔“利息”还向银行低息贷款。如周某所说,公司发展需要融资,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向钟某等人高息借款以此拉拢关系。龙岗区纪委监委负责人说:“这类案件中,很多人自认为有借贷这层关系作掩护,收的安心,送的放心,在接受调查时,也会拿借贷来做借口,但结合主观动机、客观行为来看,本质上和送钱送物没什么区别,轻则属于违纪重则违法犯罪。”  防止利益冲突堵塞监管漏洞  针对监督执纪中发现的问题,除了抓好案发单位的整改,纪检监察机关还牵头制定有关规定,防止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产生冲突,从源头上解决“借贷”掩盖下的权力寻租问题。  2017年8月,前海廉政监督局牵头制定《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防止利益冲突规定(试行)》印发实施,对包括借贷在内的11个方面的利益冲突行为列出“负面单”。随后,前海管理局处级以上干部和局属企业领导班子成员开展利益冲突自查,文件出台仅3个月,就有3人4次向单位备案个人借款事项,总金额达到500多万元。同时,廉政监督局推进抽查核查和督促整改,强化制度执行。  2018年底,前海经验被推广到全市,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防止公职人员利益冲突的若干举措》,在借贷借用方面做出明确规定: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向该公职人员的下属工作人员、管理服务对象借贷款,在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金额超过10万元的,应当自金额达到10万元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参与民间借贷等金融活动,单笔借出金额超过50万元或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借出金额超过100万元,约定年回报率达到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4倍以上的,应当自借贷行为发生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此外,文件还强调,公职人员不得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车辆和房屋的使用让与。  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随着承诺报告、违规处理和监督管理等工作机制的落实,寻租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公职人员参与借贷也将进一步规范。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标题分割#  警惕“借贷”外衣下的权力寻租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  左手借款,右手放贷,赚取息差;向服务管理对象出借款项,收取高额利息;利用身份影响,追债容易赖账不难……近年来,随着民间融资借贷迅速发展,一些公职人员也参与其中,有的还利用职务便利借款、放贷,轻则影响公正执行公务,重则变相利益输送。针对这一动向,我市严查其中涉及的违纪违法问题,及时出台防止利益冲突规定,铲除该领域滋生腐败的土壤。  公职身份让追债容易赖账不难  公职人员收入稳定,信用较好,从事民间融资借贷有一定优势。“如果是为了帮困解危,是人之常情;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根据国家的相关规定适当收取利息,也属合情合理。但与职务职权交织在一起,就变味了。”市纪委监委有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  前不久,大鹏新区纪工委严肃查处了南澳办事处城市更新办工作人员曾志坤违纪违法案。曾志坤在同事、亲友间“集资”,并借给管理服务对象,赚取息差。面对债权人,他不怕欠债,不论对方是商量、责怪,还是哀求,甚至附上老人罹患癌症的诊断,他都不予理睬;而他与别人合借给搅拌厂老板的数千万元,不仅本息收回,还购买9部泥头车加入该厂经营,一年就获利上百万元。  “看似平等的民事行为,背后却有职权的影子,借债、讨债都方便,”大鹏新区纪工委负责人说。公职人员向别人借款时,债权人有时碍于亲友、管理服务对象等关系,不好“撕破脸”,债权有时甚至成为烂账;而贷给别人款时,他们却因职务之便较易获取稳定收益甚至高额回报。有的还使用他人名义或者虚构生活消费、买房、装修等事项进行借贷,规避禁止经商办企业的规定。同事之间借款放贷的,还容易影响工作秩序。  “借”的外衣难掩权钱交易实质  除了打“擦边球”,个别公职人员打着低息融资、高息放贷的幌子,进行利益输送、权钱交易,不法分子也惯于借此渠道对公职人员进行“围猎”。  在一些案件中,个别公职人员与管理服务对象达成默契,不再赤裸裸收钱收物,而是通过民间借贷这种看似正常的投资活动,把不当利益“洗白”;有时,行贿人还会故意向公职人员借钱,主动支付高额利息,变相输送利益,以规避纪律和法律的规定。龙岗区发改局循环办原主任钟某及4名工作人员就曾通过这种方式获利。企业老板周某为与钟某等人搞好关系,利于公司发展业务,除了送礼品礼金,还以2%至5%的月息向5人“借款”289万元,支付“利息”近50万元。事后,钟某等人被严肃查处。  钟某等人为了赚这笔“利息”还向银行低息贷款。如周某所说,公司发展需要融资,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向钟某等人高息借款以此拉拢关系。龙岗区纪委监委负责人说:“这类案件中,很多人自认为有借贷这层关系作掩护,收的安心,送的放心,在接受调查时,也会拿借贷来做借口,但结合主观动机、客观行为来看,本质上和送钱送物没什么区别,轻则属于违纪重则违法犯罪。”  防止利益冲突堵塞监管漏洞  针对监督执纪中发现的问题,除了抓好案发单位的整改,纪检监察机关还牵头制定有关规定,防止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产生冲突,从源头上解决“借贷”掩盖下的权力寻租问题。  2017年8月,前海廉政监督局牵头制定《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防止利益冲突规定(试行)》印发实施,对包括借贷在内的11个方面的利益冲突行为列出“负面单”。随后,前海管理局处级以上干部和局属企业领导班子成员开展利益冲突自查,文件出台仅3个月,就有3人4次向单位备案个人借款事项,总金额达到500多万元。同时,廉政监督局推进抽查核查和督促整改,强化制度执行。  2018年底,前海经验被推广到全市,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防止公职人员利益冲突的若干举措》,在借贷借用方面做出明确规定: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向该公职人员的下属工作人员、管理服务对象借贷款,在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金额超过10万元的,应当自金额达到10万元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参与民间借贷等金融活动,单笔借出金额超过50万元或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借出金额超过100万元,约定年回报率达到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4倍以上的,应当自借贷行为发生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此外,文件还强调,公职人员不得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车辆和房屋的使用让与。  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随着承诺报告、违规处理和监督管理等工作机制的落实,寻租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公职人员参与借贷也将进一步规范。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标题分割#  警惕“借贷”外衣下的权力寻租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  左手借款,右手放贷,赚取息差;向服务管理对象出借款项,收取高额利息;利用身份影响,追债容易赖账不难……近年来,随着民间融资借贷迅速发展,一些公职人员也参与其中,有的还利用职务便利借款、放贷,轻则影响公正执行公务,重则变相利益输送。针对这一动向,我市严查其中涉及的违纪违法问题,及时出台防止利益冲突规定,铲除该领域滋生腐败的土壤。  公职身份让追债容易赖账不难  公职人员收入稳定,信用较好,从事民间融资借贷有一定优势。“如果是为了帮困解危,是人之常情;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根据国家的相关规定适当收取利息,也属合情合理。但与职务职权交织在一起,就变味了。”市纪委监委有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  前不久,大鹏新区纪工委严肃查处了南澳办事处城市更新办工作人员曾志坤违纪违法案。曾志坤在同事、亲友间“集资”,并借给管理服务对象,赚取息差。面对债权人,他不怕欠债,不论对方是商量、责怪,还是哀求,甚至附上老人罹患癌症的诊断,他都不予理睬;而他与别人合借给搅拌厂老板的数千万元,不仅本息收回,还购买9部泥头车加入该厂经营,一年就获利上百万元。  “看似平等的民事行为,背后却有职权的影子,借债、讨债都方便,”大鹏新区纪工委负责人说。公职人员向别人借款时,债权人有时碍于亲友、管理服务对象等关系,不好“撕破脸”,债权有时甚至成为烂账;而贷给别人款时,他们却因职务之便较易获取稳定收益甚至高额回报。有的还使用他人名义或者虚构生活消费、买房、装修等事项进行借贷,规避禁止经商办企业的规定。同事之间借款放贷的,还容易影响工作秩序。  “借”的外衣难掩权钱交易实质  除了打“擦边球”,个别公职人员打着低息融资、高息放贷的幌子,进行利益输送、权钱交易,不法分子也惯于借此渠道对公职人员进行“围猎”。  在一些案件中,个别公职人员与管理服务对象达成默契,不再赤裸裸收钱收物,而是通过民间借贷这种看似正常的投资活动,把不当利益“洗白”;有时,行贿人还会故意向公职人员借钱,主动支付高额利息,变相输送利益,以规避纪律和法律的规定。龙岗区发改局循环办原主任钟某及4名工作人员就曾通过这种方式获利。企业老板周某为与钟某等人搞好关系,利于公司发展业务,除了送礼品礼金,还以2%至5%的月息向5人“借款”289万元,支付“利息”近50万元。事后,钟某等人被严肃查处。  钟某等人为了赚这笔“利息”还向银行低息贷款。如周某所说,公司发展需要融资,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向钟某等人高息借款以此拉拢关系。龙岗区纪委监委负责人说:“这类案件中,很多人自认为有借贷这层关系作掩护,收的安心,送的放心,在接受调查时,也会拿借贷来做借口,但结合主观动机、客观行为来看,本质上和送钱送物没什么区别,轻则属于违纪重则违法犯罪。”  防止利益冲突堵塞监管漏洞  针对监督执纪中发现的问题,除了抓好案发单位的整改,纪检监察机关还牵头制定有关规定,防止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产生冲突,从源头上解决“借贷”掩盖下的权力寻租问题。  2017年8月,前海廉政监督局牵头制定《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防止利益冲突规定(试行)》印发实施,对包括借贷在内的11个方面的利益冲突行为列出“负面单”。随后,前海管理局处级以上干部和局属企业领导班子成员开展利益冲突自查,文件出台仅3个月,就有3人4次向单位备案个人借款事项,总金额达到500多万元。同时,廉政监督局推进抽查核查和督促整改,强化制度执行。  2018年底,前海经验被推广到全市,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防止公职人员利益冲突的若干举措》,在借贷借用方面做出明确规定: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向该公职人员的下属工作人员、管理服务对象借贷款,在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金额超过10万元的,应当自金额达到10万元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参与民间借贷等金融活动,单笔借出金额超过50万元或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借出金额超过100万元,约定年回报率达到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4倍以上的,应当自借贷行为发生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此外,文件还强调,公职人员不得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车辆和房屋的使用让与。  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随着承诺报告、违规处理和监督管理等工作机制的落实,寻租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公职人员参与借贷也将进一步规范。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标题分割#  警惕“借贷”外衣下的权力寻租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  左手借款,右手放贷,赚取息差;向服务管理对象出借款项,收取高额利息;利用身份影响,追债容易赖账不难……近年来,随着民间融资借贷迅速发展,一些公职人员也参与其中,有的还利用职务便利借款、放贷,轻则影响公正执行公务,重则变相利益输送。针对这一动向,我市严查其中涉及的违纪违法问题,及时出台防止利益冲突规定,铲除该领域滋生腐败的土壤。  公职身份让追债容易赖账不难  公职人员收入稳定,信用较好,从事民间融资借贷有一定优势。“如果是为了帮困解危,是人之常情;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根据国家的相关规定适当收取利息,也属合情合理。但与职务职权交织在一起,就变味了。”市纪委监委有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  前不久,大鹏新区纪工委严肃查处了南澳办事处城市更新办工作人员曾志坤违纪违法案。曾志坤在同事、亲友间“集资”,并借给管理服务对象,赚取息差。面对债权人,他不怕欠债,不论对方是商量、责怪,还是哀求,甚至附上老人罹患癌症的诊断,他都不予理睬;而他与别人合借给搅拌厂老板的数千万元,不仅本息收回,还购买9部泥头车加入该厂经营,一年就获利上百万元。  “看似平等的民事行为,背后却有职权的影子,借债、讨债都方便,”大鹏新区纪工委负责人说。公职人员向别人借款时,债权人有时碍于亲友、管理服务对象等关系,不好“撕破脸”,债权有时甚至成为烂账;而贷给别人款时,他们却因职务之便较易获取稳定收益甚至高额回报。有的还使用他人名义或者虚构生活消费、买房、装修等事项进行借贷,规避禁止经商办企业的规定。同事之间借款放贷的,还容易影响工作秩序。  “借”的外衣难掩权钱交易实质  除了打“擦边球”,个别公职人员打着低息融资、高息放贷的幌子,进行利益输送、权钱交易,不法分子也惯于借此渠道对公职人员进行“围猎”。  在一些案件中,个别公职人员与管理服务对象达成默契,不再赤裸裸收钱收物,而是通过民间借贷这种看似正常的投资活动,把不当利益“洗白”;有时,行贿人还会故意向公职人员借钱,主动支付高额利息,变相输送利益,以规避纪律和法律的规定。龙岗区发改局循环办原主任钟某及4名工作人员就曾通过这种方式获利。企业老板周某为与钟某等人搞好关系,利于公司发展业务,除了送礼品礼金,还以2%至5%的月息向5人“借款”289万元,支付“利息”近50万元。事后,钟某等人被严肃查处。  钟某等人为了赚这笔“利息”还向银行低息贷款。如周某所说,公司发展需要融资,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向钟某等人高息借款以此拉拢关系。龙岗区纪委监委负责人说:“这类案件中,很多人自认为有借贷这层关系作掩护,收的安心,送的放心,在接受调查时,也会拿借贷来做借口,但结合主观动机、客观行为来看,本质上和送钱送物没什么区别,轻则属于违纪重则违法犯罪。”  防止利益冲突堵塞监管漏洞  针对监督执纪中发现的问题,除了抓好案发单位的整改,纪检监察机关还牵头制定有关规定,防止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产生冲突,从源头上解决“借贷”掩盖下的权力寻租问题。  2017年8月,前海廉政监督局牵头制定《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防止利益冲突规定(试行)》印发实施,对包括借贷在内的11个方面的利益冲突行为列出“负面单”。随后,前海管理局处级以上干部和局属企业领导班子成员开展利益冲突自查,文件出台仅3个月,就有3人4次向单位备案个人借款事项,总金额达到500多万元。同时,廉政监督局推进抽查核查和督促整改,强化制度执行。  2018年底,前海经验被推广到全市,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防止公职人员利益冲突的若干举措》,在借贷借用方面做出明确规定: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向该公职人员的下属工作人员、管理服务对象借贷款,在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金额超过10万元的,应当自金额达到10万元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参与民间借贷等金融活动,单笔借出金额超过50万元或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借出金额超过100万元,约定年回报率达到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4倍以上的,应当自借贷行为发生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此外,文件还强调,公职人员不得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车辆和房屋的使用让与。  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随着承诺报告、违规处理和监督管理等工作机制的落实,寻租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公职人员参与借贷也将进一步规范。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标题分割#  警惕“借贷”外衣下的权力寻租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  左手借款,右手放贷,赚取息差;向服务管理对象出借款项,收取高额利息;利用身份影响,追债容易赖账不难……近年来,随着民间融资借贷迅速发展,一些公职人员也参与其中,有的还利用职务便利借款、放贷,轻则影响公正执行公务,重则变相利益输送。针对这一动向,我市严查其中涉及的违纪违法问题,及时出台防止利益冲突规定,铲除该领域滋生腐败的土壤。  公职身份让追债容易赖账不难  公职人员收入稳定,信用较好,从事民间融资借贷有一定优势。“如果是为了帮困解危,是人之常情;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根据国家的相关规定适当收取利息,也属合情合理。但与职务职权交织在一起,就变味了。”市纪委监委有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  前不久,大鹏新区纪工委严肃查处了南澳办事处城市更新办工作人员曾志坤违纪违法案。曾志坤在同事、亲友间“集资”,并借给管理服务对象,赚取息差。面对债权人,他不怕欠债,不论对方是商量、责怪,还是哀求,甚至附上老人罹患癌症的诊断,他都不予理睬;而他与别人合借给搅拌厂老板的数千万元,不仅本息收回,还购买9部泥头车加入该厂经营,一年就获利上百万元。  “看似平等的民事行为,背后却有职权的影子,借债、讨债都方便,”大鹏新区纪工委负责人说。公职人员向别人借款时,债权人有时碍于亲友、管理服务对象等关系,不好“撕破脸”,债权有时甚至成为烂账;而贷给别人款时,他们却因职务之便较易获取稳定收益甚至高额回报。有的还使用他人名义或者虚构生活消费、买房、装修等事项进行借贷,规避禁止经商办企业的规定。同事之间借款放贷的,还容易影响工作秩序。  “借”的外衣难掩权钱交易实质  除了打“擦边球”,个别公职人员打着低息融资、高息放贷的幌子,进行利益输送、权钱交易,不法分子也惯于借此渠道对公职人员进行“围猎”。  在一些案件中,个别公职人员与管理服务对象达成默契,不再赤裸裸收钱收物,而是通过民间借贷这种看似正常的投资活动,把不当利益“洗白”;有时,行贿人还会故意向公职人员借钱,主动支付高额利息,变相输送利益,以规避纪律和法律的规定。龙岗区发改局循环办原主任钟某及4名工作人员就曾通过这种方式获利。企业老板周某为与钟某等人搞好关系,利于公司发展业务,除了送礼品礼金,还以2%至5%的月息向5人“借款”289万元,支付“利息”近50万元。事后,钟某等人被严肃查处。  钟某等人为了赚这笔“利息”还向银行低息贷款。如周某所说,公司发展需要融资,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向钟某等人高息借款以此拉拢关系。龙岗区纪委监委负责人说:“这类案件中,很多人自认为有借贷这层关系作掩护,收的安心,送的放心,在接受调查时,也会拿借贷来做借口,但结合主观动机、客观行为来看,本质上和送钱送物没什么区别,轻则属于违纪重则违法犯罪。”  防止利益冲突堵塞监管漏洞  针对监督执纪中发现的问题,除了抓好案发单位的整改,纪检监察机关还牵头制定有关规定,防止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产生冲突,从源头上解决“借贷”掩盖下的权力寻租问题。  2017年8月,前海廉政监督局牵头制定《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防止利益冲突规定(试行)》印发实施,对包括借贷在内的11个方面的利益冲突行为列出“负面单”。随后,前海管理局处级以上干部和局属企业领导班子成员开展利益冲突自查,文件出台仅3个月,就有3人4次向单位备案个人借款事项,总金额达到500多万元。同时,廉政监督局推进抽查核查和督促整改,强化制度执行。  2018年底,前海经验被推广到全市,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防止公职人员利益冲突的若干举措》,在借贷借用方面做出明确规定: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向该公职人员的下属工作人员、管理服务对象借贷款,在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金额超过10万元的,应当自金额达到10万元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参与民间借贷等金融活动,单笔借出金额超过50万元或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借出金额超过100万元,约定年回报率达到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4倍以上的,应当自借贷行为发生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此外,文件还强调,公职人员不得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车辆和房屋的使用让与。  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随着承诺报告、违规处理和监督管理等工作机制的落实,寻租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公职人员参与借贷也将进一步规范。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标题分割#  警惕“借贷”外衣下的权力寻租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  左手借款,右手放贷,赚取息差;向服务管理对象出借款项,收取高额利息;利用身份影响,追债容易赖账不难……近年来,随着民间融资借贷迅速发展,一些公职人员也参与其中,有的还利用职务便利借款、放贷,轻则影响公正执行公务,重则变相利益输送。针对这一动向,我市严查其中涉及的违纪违法问题,及时出台防止利益冲突规定,铲除该领域滋生腐败的土壤。  公职身份让追债容易赖账不难  公职人员收入稳定,信用较好,从事民间融资借贷有一定优势。“如果是为了帮困解危,是人之常情;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根据国家的相关规定适当收取利息,也属合情合理。但与职务职权交织在一起,就变味了。”市纪委监委有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  前不久,大鹏新区纪工委严肃查处了南澳办事处城市更新办工作人员曾志坤违纪违法案。曾志坤在同事、亲友间“集资”,并借给管理服务对象,赚取息差。面对债权人,他不怕欠债,不论对方是商量、责怪,还是哀求,甚至附上老人罹患癌症的诊断,他都不予理睬;而他与别人合借给搅拌厂老板的数千万元,不仅本息收回,还购买9部泥头车加入该厂经营,一年就获利上百万元。  “看似平等的民事行为,背后却有职权的影子,借债、讨债都方便,”大鹏新区纪工委负责人说。公职人员向别人借款时,债权人有时碍于亲友、管理服务对象等关系,不好“撕破脸”,债权有时甚至成为烂账;而贷给别人款时,他们却因职务之便较易获取稳定收益甚至高额回报。有的还使用他人名义或者虚构生活消费、买房、装修等事项进行借贷,规避禁止经商办企业的规定。同事之间借款放贷的,还容易影响工作秩序。  “借”的外衣难掩权钱交易实质  除了打“擦边球”,个别公职人员打着低息融资、高息放贷的幌子,进行利益输送、权钱交易,不法分子也惯于借此渠道对公职人员进行“围猎”。  在一些案件中,个别公职人员与管理服务对象达成默契,不再赤裸裸收钱收物,而是通过民间借贷这种看似正常的投资活动,把不当利益“洗白”;有时,行贿人还会故意向公职人员借钱,主动支付高额利息,变相输送利益,以规避纪律和法律的规定。龙岗区发改局循环办原主任钟某及4名工作人员就曾通过这种方式获利。企业老板周某为与钟某等人搞好关系,利于公司发展业务,除了送礼品礼金,还以2%至5%的月息向5人“借款”289万元,支付“利息”近50万元。事后,钟某等人被严肃查处。  钟某等人为了赚这笔“利息”还向银行低息贷款。如周某所说,公司发展需要融资,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向钟某等人高息借款以此拉拢关系。龙岗区纪委监委负责人说:“这类案件中,很多人自认为有借贷这层关系作掩护,收的安心,送的放心,在接受调查时,也会拿借贷来做借口,但结合主观动机、客观行为来看,本质上和送钱送物没什么区别,轻则属于违纪重则违法犯罪。”  防止利益冲突堵塞监管漏洞  针对监督执纪中发现的问题,除了抓好案发单位的整改,纪检监察机关还牵头制定有关规定,防止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产生冲突,从源头上解决“借贷”掩盖下的权力寻租问题。  2017年8月,前海廉政监督局牵头制定《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防止利益冲突规定(试行)》印发实施,对包括借贷在内的11个方面的利益冲突行为列出“负面单”。随后,前海管理局处级以上干部和局属企业领导班子成员开展利益冲突自查,文件出台仅3个月,就有3人4次向单位备案个人借款事项,总金额达到500多万元。同时,廉政监督局推进抽查核查和督促整改,强化制度执行。  2018年底,前海经验被推广到全市,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防止公职人员利益冲突的若干举措》,在借贷借用方面做出明确规定: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向该公职人员的下属工作人员、管理服务对象借贷款,在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金额超过10万元的,应当自金额达到10万元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参与民间借贷等金融活动,单笔借出金额超过50万元或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借出金额超过100万元,约定年回报率达到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4倍以上的,应当自借贷行为发生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此外,文件还强调,公职人员不得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车辆和房屋的使用让与。  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随着承诺报告、违规处理和监督管理等工作机制的落实,寻租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公职人员参与借贷也将进一步规范。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标题分割#  警惕“借贷”外衣下的权力寻租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  左手借款,右手放贷,赚取息差;向服务管理对象出借款项,收取高额利息;利用身份影响,追债容易赖账不难……近年来,随着民间融资借贷迅速发展,一些公职人员也参与其中,有的还利用职务便利借款、放贷,轻则影响公正执行公务,重则变相利益输送。针对这一动向,我市严查其中涉及的违纪违法问题,及时出台防止利益冲突规定,铲除该领域滋生腐败的土壤。  公职身份让追债容易赖账不难  公职人员收入稳定,信用较好,从事民间融资借贷有一定优势。“如果是为了帮困解危,是人之常情;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根据国家的相关规定适当收取利息,也属合情合理。但与职务职权交织在一起,就变味了。”市纪委监委有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  前不久,大鹏新区纪工委严肃查处了南澳办事处城市更新办工作人员曾志坤违纪违法案。曾志坤在同事、亲友间“集资”,并借给管理服务对象,赚取息差。面对债权人,他不怕欠债,不论对方是商量、责怪,还是哀求,甚至附上老人罹患癌症的诊断,他都不予理睬;而他与别人合借给搅拌厂老板的数千万元,不仅本息收回,还购买9部泥头车加入该厂经营,一年就获利上百万元。  “看似平等的民事行为,背后却有职权的影子,借债、讨债都方便,”大鹏新区纪工委负责人说。公职人员向别人借款时,债权人有时碍于亲友、管理服务对象等关系,不好“撕破脸”,债权有时甚至成为烂账;而贷给别人款时,他们却因职务之便较易获取稳定收益甚至高额回报。有的还使用他人名义或者虚构生活消费、买房、装修等事项进行借贷,规避禁止经商办企业的规定。同事之间借款放贷的,还容易影响工作秩序。  “借”的外衣难掩权钱交易实质  除了打“擦边球”,个别公职人员打着低息融资、高息放贷的幌子,进行利益输送、权钱交易,不法分子也惯于借此渠道对公职人员进行“围猎”。  在一些案件中,个别公职人员与管理服务对象达成默契,不再赤裸裸收钱收物,而是通过民间借贷这种看似正常的投资活动,把不当利益“洗白”;有时,行贿人还会故意向公职人员借钱,主动支付高额利息,变相输送利益,以规避纪律和法律的规定。龙岗区发改局循环办原主任钟某及4名工作人员就曾通过这种方式获利。企业老板周某为与钟某等人搞好关系,利于公司发展业务,除了送礼品礼金,还以2%至5%的月息向5人“借款”289万元,支付“利息”近50万元。事后,钟某等人被严肃查处。  钟某等人为了赚这笔“利息”还向银行低息贷款。如周某所说,公司发展需要融资,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向钟某等人高息借款以此拉拢关系。龙岗区纪委监委负责人说:“这类案件中,很多人自认为有借贷这层关系作掩护,收的安心,送的放心,在接受调查时,也会拿借贷来做借口,但结合主观动机、客观行为来看,本质上和送钱送物没什么区别,轻则属于违纪重则违法犯罪。”  防止利益冲突堵塞监管漏洞  针对监督执纪中发现的问题,除了抓好案发单位的整改,纪检监察机关还牵头制定有关规定,防止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产生冲突,从源头上解决“借贷”掩盖下的权力寻租问题。  2017年8月,前海廉政监督局牵头制定《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防止利益冲突规定(试行)》印发实施,对包括借贷在内的11个方面的利益冲突行为列出“负面单”。随后,前海管理局处级以上干部和局属企业领导班子成员开展利益冲突自查,文件出台仅3个月,就有3人4次向单位备案个人借款事项,总金额达到500多万元。同时,廉政监督局推进抽查核查和督促整改,强化制度执行。  2018年底,前海经验被推广到全市,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防止公职人员利益冲突的若干举措》,在借贷借用方面做出明确规定: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向该公职人员的下属工作人员、管理服务对象借贷款,在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金额超过10万元的,应当自金额达到10万元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参与民间借贷等金融活动,单笔借出金额超过50万元或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借出金额超过100万元,约定年回报率达到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4倍以上的,应当自借贷行为发生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此外,文件还强调,公职人员不得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车辆和房屋的使用让与。  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随着承诺报告、违规处理和监督管理等工作机制的落实,寻租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公职人员参与借贷也将进一步规范。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标题分割#  警惕“借贷”外衣下的权力寻租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  左手借款,右手放贷,赚取息差;向服务管理对象出借款项,收取高额利息;利用身份影响,追债容易赖账不难……近年来,随着民间融资借贷迅速发展,一些公职人员也参与其中,有的还利用职务便利借款、放贷,轻则影响公正执行公务,重则变相利益输送。针对这一动向,我市严查其中涉及的违纪违法问题,及时出台防止利益冲突规定,铲除该领域滋生腐败的土壤。  公职身份让追债容易赖账不难  公职人员收入稳定,信用较好,从事民间融资借贷有一定优势。“如果是为了帮困解危,是人之常情;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根据国家的相关规定适当收取利息,也属合情合理。但与职务职权交织在一起,就变味了。”市纪委监委有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  前不久,大鹏新区纪工委严肃查处了南澳办事处城市更新办工作人员曾志坤违纪违法案。曾志坤在同事、亲友间“集资”,并借给管理服务对象,赚取息差。面对债权人,他不怕欠债,不论对方是商量、责怪,还是哀求,甚至附上老人罹患癌症的诊断,他都不予理睬;而他与别人合借给搅拌厂老板的数千万元,不仅本息收回,还购买9部泥头车加入该厂经营,一年就获利上百万元。  “看似平等的民事行为,背后却有职权的影子,借债、讨债都方便,”大鹏新区纪工委负责人说。公职人员向别人借款时,债权人有时碍于亲友、管理服务对象等关系,不好“撕破脸”,债权有时甚至成为烂账;而贷给别人款时,他们却因职务之便较易获取稳定收益甚至高额回报。有的还使用他人名义或者虚构生活消费、买房、装修等事项进行借贷,规避禁止经商办企业的规定。同事之间借款放贷的,还容易影响工作秩序。  “借”的外衣难掩权钱交易实质  除了打“擦边球”,个别公职人员打着低息融资、高息放贷的幌子,进行利益输送、权钱交易,不法分子也惯于借此渠道对公职人员进行“围猎”。  在一些案件中,个别公职人员与管理服务对象达成默契,不再赤裸裸收钱收物,而是通过民间借贷这种看似正常的投资活动,把不当利益“洗白”;有时,行贿人还会故意向公职人员借钱,主动支付高额利息,变相输送利益,以规避纪律和法律的规定。龙岗区发改局循环办原主任钟某及4名工作人员就曾通过这种方式获利。企业老板周某为与钟某等人搞好关系,利于公司发展业务,除了送礼品礼金,还以2%至5%的月息向5人“借款”289万元,支付“利息”近50万元。事后,钟某等人被严肃查处。  钟某等人为了赚这笔“利息”还向银行低息贷款。如周某所说,公司发展需要融资,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向钟某等人高息借款以此拉拢关系。龙岗区纪委监委负责人说:“这类案件中,很多人自认为有借贷这层关系作掩护,收的安心,送的放心,在接受调查时,也会拿借贷来做借口,但结合主观动机、客观行为来看,本质上和送钱送物没什么区别,轻则属于违纪重则违法犯罪。”  防止利益冲突堵塞监管漏洞  针对监督执纪中发现的问题,除了抓好案发单位的整改,纪检监察机关还牵头制定有关规定,防止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产生冲突,从源头上解决“借贷”掩盖下的权力寻租问题。  2017年8月,前海廉政监督局牵头制定《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防止利益冲突规定(试行)》印发实施,对包括借贷在内的11个方面的利益冲突行为列出“负面单”。随后,前海管理局处级以上干部和局属企业领导班子成员开展利益冲突自查,文件出台仅3个月,就有3人4次向单位备案个人借款事项,总金额达到500多万元。同时,廉政监督局推进抽查核查和督促整改,强化制度执行。  2018年底,前海经验被推广到全市,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防止公职人员利益冲突的若干举措》,在借贷借用方面做出明确规定: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向该公职人员的下属工作人员、管理服务对象借贷款,在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金额超过10万元的,应当自金额达到10万元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参与民间借贷等金融活动,单笔借出金额超过50万元或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借出金额超过100万元,约定年回报率达到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4倍以上的,应当自借贷行为发生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此外,文件还强调,公职人员不得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车辆和房屋的使用让与。  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随着承诺报告、违规处理和监督管理等工作机制的落实,寻租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公职人员参与借贷也将进一步规范。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标题分割#  警惕“借贷”外衣下的权力寻租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  左手借款,右手放贷,赚取息差;向服务管理对象出借款项,收取高额利息;利用身份影响,追债容易赖账不难……近年来,随着民间融资借贷迅速发展,一些公职人员也参与其中,有的还利用职务便利借款、放贷,轻则影响公正执行公务,重则变相利益输送。针对这一动向,我市严查其中涉及的违纪违法问题,及时出台防止利益冲突规定,铲除该领域滋生腐败的土壤。  公职身份让追债容易赖账不难  公职人员收入稳定,信用较好,从事民间融资借贷有一定优势。“如果是为了帮困解危,是人之常情;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根据国家的相关规定适当收取利息,也属合情合理。但与职务职权交织在一起,就变味了。”市纪委监委有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  前不久,大鹏新区纪工委严肃查处了南澳办事处城市更新办工作人员曾志坤违纪违法案。曾志坤在同事、亲友间“集资”,并借给管理服务对象,赚取息差。面对债权人,他不怕欠债,不论对方是商量、责怪,还是哀求,甚至附上老人罹患癌症的诊断,他都不予理睬;而他与别人合借给搅拌厂老板的数千万元,不仅本息收回,还购买9部泥头车加入该厂经营,一年就获利上百万元。  “看似平等的民事行为,背后却有职权的影子,借债、讨债都方便,”大鹏新区纪工委负责人说。公职人员向别人借款时,债权人有时碍于亲友、管理服务对象等关系,不好“撕破脸”,债权有时甚至成为烂账;而贷给别人款时,他们却因职务之便较易获取稳定收益甚至高额回报。有的还使用他人名义或者虚构生活消费、买房、装修等事项进行借贷,规避禁止经商办企业的规定。同事之间借款放贷的,还容易影响工作秩序。  “借”的外衣难掩权钱交易实质  除了打“擦边球”,个别公职人员打着低息融资、高息放贷的幌子,进行利益输送、权钱交易,不法分子也惯于借此渠道对公职人员进行“围猎”。  在一些案件中,个别公职人员与管理服务对象达成默契,不再赤裸裸收钱收物,而是通过民间借贷这种看似正常的投资活动,把不当利益“洗白”;有时,行贿人还会故意向公职人员借钱,主动支付高额利息,变相输送利益,以规避纪律和法律的规定。龙岗区发改局循环办原主任钟某及4名工作人员就曾通过这种方式获利。企业老板周某为与钟某等人搞好关系,利于公司发展业务,除了送礼品礼金,还以2%至5%的月息向5人“借款”289万元,支付“利息”近50万元。事后,钟某等人被严肃查处。  钟某等人为了赚这笔“利息”还向银行低息贷款。如周某所说,公司发展需要融资,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向钟某等人高息借款以此拉拢关系。龙岗区纪委监委负责人说:“这类案件中,很多人自认为有借贷这层关系作掩护,收的安心,送的放心,在接受调查时,也会拿借贷来做借口,但结合主观动机、客观行为来看,本质上和送钱送物没什么区别,轻则属于违纪重则违法犯罪。”  防止利益冲突堵塞监管漏洞  针对监督执纪中发现的问题,除了抓好案发单位的整改,纪检监察机关还牵头制定有关规定,防止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产生冲突,从源头上解决“借贷”掩盖下的权力寻租问题。  2017年8月,前海廉政监督局牵头制定《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防止利益冲突规定(试行)》印发实施,对包括借贷在内的11个方面的利益冲突行为列出“负面单”。随后,前海管理局处级以上干部和局属企业领导班子成员开展利益冲突自查,文件出台仅3个月,就有3人4次向单位备案个人借款事项,总金额达到500多万元。同时,廉政监督局推进抽查核查和督促整改,强化制度执行。  2018年底,前海经验被推广到全市,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防止公职人员利益冲突的若干举措》,在借贷借用方面做出明确规定: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向该公职人员的下属工作人员、管理服务对象借贷款,在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金额超过10万元的,应当自金额达到10万元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参与民间借贷等金融活动,单笔借出金额超过50万元或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借出金额超过100万元,约定年回报率达到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4倍以上的,应当自借贷行为发生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此外,文件还强调,公职人员不得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车辆和房屋的使用让与。  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随着承诺报告、违规处理和监督管理等工作机制的落实,寻租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公职人员参与借贷也将进一步规范。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标题分割#  警惕“借贷”外衣下的权力寻租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  左手借款,右手放贷,赚取息差;向服务管理对象出借款项,收取高额利息;利用身份影响,追债容易赖账不难……近年来,随着民间融资借贷迅速发展,一些公职人员也参与其中,有的还利用职务便利借款、放贷,轻则影响公正执行公务,重则变相利益输送。针对这一动向,我市严查其中涉及的违纪违法问题,及时出台防止利益冲突规定,铲除该领域滋生腐败的土壤。  公职身份让追债容易赖账不难  公职人员收入稳定,信用较好,从事民间融资借贷有一定优势。“如果是为了帮困解危,是人之常情;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根据国家的相关规定适当收取利息,也属合情合理。但与职务职权交织在一起,就变味了。”市纪委监委有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  前不久,大鹏新区纪工委严肃查处了南澳办事处城市更新办工作人员曾志坤违纪违法案。曾志坤在同事、亲友间“集资”,并借给管理服务对象,赚取息差。面对债权人,他不怕欠债,不论对方是商量、责怪,还是哀求,甚至附上老人罹患癌症的诊断,他都不予理睬;而他与别人合借给搅拌厂老板的数千万元,不仅本息收回,还购买9部泥头车加入该厂经营,一年就获利上百万元。  “看似平等的民事行为,背后却有职权的影子,借债、讨债都方便,”大鹏新区纪工委负责人说。公职人员向别人借款时,债权人有时碍于亲友、管理服务对象等关系,不好“撕破脸”,债权有时甚至成为烂账;而贷给别人款时,他们却因职务之便较易获取稳定收益甚至高额回报。有的还使用他人名义或者虚构生活消费、买房、装修等事项进行借贷,规避禁止经商办企业的规定。同事之间借款放贷的,还容易影响工作秩序。  “借”的外衣难掩权钱交易实质  除了打“擦边球”,个别公职人员打着低息融资、高息放贷的幌子,进行利益输送、权钱交易,不法分子也惯于借此渠道对公职人员进行“围猎”。  在一些案件中,个别公职人员与管理服务对象达成默契,不再赤裸裸收钱收物,而是通过民间借贷这种看似正常的投资活动,把不当利益“洗白”;有时,行贿人还会故意向公职人员借钱,主动支付高额利息,变相输送利益,以规避纪律和法律的规定。龙岗区发改局循环办原主任钟某及4名工作人员就曾通过这种方式获利。企业老板周某为与钟某等人搞好关系,利于公司发展业务,除了送礼品礼金,还以2%至5%的月息向5人“借款”289万元,支付“利息”近50万元。事后,钟某等人被严肃查处。  钟某等人为了赚这笔“利息”还向银行低息贷款。如周某所说,公司发展需要融资,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向钟某等人高息借款以此拉拢关系。龙岗区纪委监委负责人说:“这类案件中,很多人自认为有借贷这层关系作掩护,收的安心,送的放心,在接受调查时,也会拿借贷来做借口,但结合主观动机、客观行为来看,本质上和送钱送物没什么区别,轻则属于违纪重则违法犯罪。”  防止利益冲突堵塞监管漏洞  针对监督执纪中发现的问题,除了抓好案发单位的整改,纪检监察机关还牵头制定有关规定,防止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产生冲突,从源头上解决“借贷”掩盖下的权力寻租问题。  2017年8月,前海廉政监督局牵头制定《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防止利益冲突规定(试行)》印发实施,对包括借贷在内的11个方面的利益冲突行为列出“负面单”。随后,前海管理局处级以上干部和局属企业领导班子成员开展利益冲突自查,文件出台仅3个月,就有3人4次向单位备案个人借款事项,总金额达到500多万元。同时,廉政监督局推进抽查核查和督促整改,强化制度执行。  2018年底,前海经验被推广到全市,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防止公职人员利益冲突的若干举措》,在借贷借用方面做出明确规定: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向该公职人员的下属工作人员、管理服务对象借贷款,在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金额超过10万元的,应当自金额达到10万元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参与民间借贷等金融活动,单笔借出金额超过50万元或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借出金额超过100万元,约定年回报率达到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4倍以上的,应当自借贷行为发生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此外,文件还强调,公职人员不得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车辆和房屋的使用让与。  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随着承诺报告、违规处理和监督管理等工作机制的落实,寻租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公职人员参与借贷也将进一步规范。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标题分割#  警惕“借贷”外衣下的权力寻租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  左手借款,右手放贷,赚取息差;向服务管理对象出借款项,收取高额利息;利用身份影响,追债容易赖账不难……近年来,随着民间融资借贷迅速发展,一些公职人员也参与其中,有的还利用职务便利借款、放贷,轻则影响公正执行公务,重则变相利益输送。针对这一动向,我市严查其中涉及的违纪违法问题,及时出台防止利益冲突规定,铲除该领域滋生腐败的土壤。  公职身份让追债容易赖账不难  公职人员收入稳定,信用较好,从事民间融资借贷有一定优势。“如果是为了帮困解危,是人之常情;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根据国家的相关规定适当收取利息,也属合情合理。但与职务职权交织在一起,就变味了。”市纪委监委有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  前不久,大鹏新区纪工委严肃查处了南澳办事处城市更新办工作人员曾志坤违纪违法案。曾志坤在同事、亲友间“集资”,并借给管理服务对象,赚取息差。面对债权人,他不怕欠债,不论对方是商量、责怪,还是哀求,甚至附上老人罹患癌症的诊断,他都不予理睬;而他与别人合借给搅拌厂老板的数千万元,不仅本息收回,还购买9部泥头车加入该厂经营,一年就获利上百万元。  “看似平等的民事行为,背后却有职权的影子,借债、讨债都方便,”大鹏新区纪工委负责人说。公职人员向别人借款时,债权人有时碍于亲友、管理服务对象等关系,不好“撕破脸”,债权有时甚至成为烂账;而贷给别人款时,他们却因职务之便较易获取稳定收益甚至高额回报。有的还使用他人名义或者虚构生活消费、买房、装修等事项进行借贷,规避禁止经商办企业的规定。同事之间借款放贷的,还容易影响工作秩序。  “借”的外衣难掩权钱交易实质  除了打“擦边球”,个别公职人员打着低息融资、高息放贷的幌子,进行利益输送、权钱交易,不法分子也惯于借此渠道对公职人员进行“围猎”。  在一些案件中,个别公职人员与管理服务对象达成默契,不再赤裸裸收钱收物,而是通过民间借贷这种看似正常的投资活动,把不当利益“洗白”;有时,行贿人还会故意向公职人员借钱,主动支付高额利息,变相输送利益,以规避纪律和法律的规定。龙岗区发改局循环办原主任钟某及4名工作人员就曾通过这种方式获利。企业老板周某为与钟某等人搞好关系,利于公司发展业务,除了送礼品礼金,还以2%至5%的月息向5人“借款”289万元,支付“利息”近50万元。事后,钟某等人被严肃查处。  钟某等人为了赚这笔“利息”还向银行低息贷款。如周某所说,公司发展需要融资,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向钟某等人高息借款以此拉拢关系。龙岗区纪委监委负责人说:“这类案件中,很多人自认为有借贷这层关系作掩护,收的安心,送的放心,在接受调查时,也会拿借贷来做借口,但结合主观动机、客观行为来看,本质上和送钱送物没什么区别,轻则属于违纪重则违法犯罪。”  防止利益冲突堵塞监管漏洞  针对监督执纪中发现的问题,除了抓好案发单位的整改,纪检监察机关还牵头制定有关规定,防止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产生冲突,从源头上解决“借贷”掩盖下的权力寻租问题。  2017年8月,前海廉政监督局牵头制定《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防止利益冲突规定(试行)》印发实施,对包括借贷在内的11个方面的利益冲突行为列出“负面单”。随后,前海管理局处级以上干部和局属企业领导班子成员开展利益冲突自查,文件出台仅3个月,就有3人4次向单位备案个人借款事项,总金额达到500多万元。同时,廉政监督局推进抽查核查和督促整改,强化制度执行。  2018年底,前海经验被推广到全市,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防止公职人员利益冲突的若干举措》,在借贷借用方面做出明确规定: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向该公职人员的下属工作人员、管理服务对象借贷款,在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金额超过10万元的,应当自金额达到10万元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参与民间借贷等金融活动,单笔借出金额超过50万元或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借出金额超过100万元,约定年回报率达到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4倍以上的,应当自借贷行为发生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此外,文件还强调,公职人员不得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车辆和房屋的使用让与。  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随着承诺报告、违规处理和监督管理等工作机制的落实,寻租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公职人员参与借贷也将进一步规范。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标题分割#  警惕“借贷”外衣下的权力寻租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  左手借款,右手放贷,赚取息差;向服务管理对象出借款项,收取高额利息;利用身份影响,追债容易赖账不难……近年来,随着民间融资借贷迅速发展,一些公职人员也参与其中,有的还利用职务便利借款、放贷,轻则影响公正执行公务,重则变相利益输送。针对这一动向,我市严查其中涉及的违纪违法问题,及时出台防止利益冲突规定,铲除该领域滋生腐败的土壤。  公职身份让追债容易赖账不难  公职人员收入稳定,信用较好,从事民间融资借贷有一定优势。“如果是为了帮困解危,是人之常情;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根据国家的相关规定适当收取利息,也属合情合理。但与职务职权交织在一起,就变味了。”市纪委监委有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  前不久,大鹏新区纪工委严肃查处了南澳办事处城市更新办工作人员曾志坤违纪违法案。曾志坤在同事、亲友间“集资”,并借给管理服务对象,赚取息差。面对债权人,他不怕欠债,不论对方是商量、责怪,还是哀求,甚至附上老人罹患癌症的诊断,他都不予理睬;而他与别人合借给搅拌厂老板的数千万元,不仅本息收回,还购买9部泥头车加入该厂经营,一年就获利上百万元。  “看似平等的民事行为,背后却有职权的影子,借债、讨债都方便,”大鹏新区纪工委负责人说。公职人员向别人借款时,债权人有时碍于亲友、管理服务对象等关系,不好“撕破脸”,债权有时甚至成为烂账;而贷给别人款时,他们却因职务之便较易获取稳定收益甚至高额回报。有的还使用他人名义或者虚构生活消费、买房、装修等事项进行借贷,规避禁止经商办企业的规定。同事之间借款放贷的,还容易影响工作秩序。  “借”的外衣难掩权钱交易实质  除了打“擦边球”,个别公职人员打着低息融资、高息放贷的幌子,进行利益输送、权钱交易,不法分子也惯于借此渠道对公职人员进行“围猎”。  在一些案件中,个别公职人员与管理服务对象达成默契,不再赤裸裸收钱收物,而是通过民间借贷这种看似正常的投资活动,把不当利益“洗白”;有时,行贿人还会故意向公职人员借钱,主动支付高额利息,变相输送利益,以规避纪律和法律的规定。龙岗区发改局循环办原主任钟某及4名工作人员就曾通过这种方式获利。企业老板周某为与钟某等人搞好关系,利于公司发展业务,除了送礼品礼金,还以2%至5%的月息向5人“借款”289万元,支付“利息”近50万元。事后,钟某等人被严肃查处。  钟某等人为了赚这笔“利息”还向银行低息贷款。如周某所说,公司发展需要融资,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向钟某等人高息借款以此拉拢关系。龙岗区纪委监委负责人说:“这类案件中,很多人自认为有借贷这层关系作掩护,收的安心,送的放心,在接受调查时,也会拿借贷来做借口,但结合主观动机、客观行为来看,本质上和送钱送物没什么区别,轻则属于违纪重则违法犯罪。”  防止利益冲突堵塞监管漏洞  针对监督执纪中发现的问题,除了抓好案发单位的整改,纪检监察机关还牵头制定有关规定,防止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产生冲突,从源头上解决“借贷”掩盖下的权力寻租问题。  2017年8月,前海廉政监督局牵头制定《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防止利益冲突规定(试行)》印发实施,对包括借贷在内的11个方面的利益冲突行为列出“负面单”。随后,前海管理局处级以上干部和局属企业领导班子成员开展利益冲突自查,文件出台仅3个月,就有3人4次向单位备案个人借款事项,总金额达到500多万元。同时,廉政监督局推进抽查核查和督促整改,强化制度执行。  2018年底,前海经验被推广到全市,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防止公职人员利益冲突的若干举措》,在借贷借用方面做出明确规定: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向该公职人员的下属工作人员、管理服务对象借贷款,在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金额超过10万元的,应当自金额达到10万元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参与民间借贷等金融活动,单笔借出金额超过50万元或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借出金额超过100万元,约定年回报率达到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4倍以上的,应当自借贷行为发生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此外,文件还强调,公职人员不得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车辆和房屋的使用让与。  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随着承诺报告、违规处理和监督管理等工作机制的落实,寻租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公职人员参与借贷也将进一步规范。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标题分割#  警惕“借贷”外衣下的权力寻租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  左手借款,右手放贷,赚取息差;向服务管理对象出借款项,收取高额利息;利用身份影响,追债容易赖账不难……近年来,随着民间融资借贷迅速发展,一些公职人员也参与其中,有的还利用职务便利借款、放贷,轻则影响公正执行公务,重则变相利益输送。针对这一动向,我市严查其中涉及的违纪违法问题,及时出台防止利益冲突规定,铲除该领域滋生腐败的土壤。  公职身份让追债容易赖账不难  公职人员收入稳定,信用较好,从事民间融资借贷有一定优势。“如果是为了帮困解危,是人之常情;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根据国家的相关规定适当收取利息,也属合情合理。但与职务职权交织在一起,就变味了。”市纪委监委有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  前不久,大鹏新区纪工委严肃查处了南澳办事处城市更新办工作人员曾志坤违纪违法案。曾志坤在同事、亲友间“集资”,并借给管理服务对象,赚取息差。面对债权人,他不怕欠债,不论对方是商量、责怪,还是哀求,甚至附上老人罹患癌症的诊断,他都不予理睬;而他与别人合借给搅拌厂老板的数千万元,不仅本息收回,还购买9部泥头车加入该厂经营,一年就获利上百万元。  “看似平等的民事行为,背后却有职权的影子,借债、讨债都方便,”大鹏新区纪工委负责人说。公职人员向别人借款时,债权人有时碍于亲友、管理服务对象等关系,不好“撕破脸”,债权有时甚至成为烂账;而贷给别人款时,他们却因职务之便较易获取稳定收益甚至高额回报。有的还使用他人名义或者虚构生活消费、买房、装修等事项进行借贷,规避禁止经商办企业的规定。同事之间借款放贷的,还容易影响工作秩序。  “借”的外衣难掩权钱交易实质  除了打“擦边球”,个别公职人员打着低息融资、高息放贷的幌子,进行利益输送、权钱交易,不法分子也惯于借此渠道对公职人员进行“围猎”。  在一些案件中,个别公职人员与管理服务对象达成默契,不再赤裸裸收钱收物,而是通过民间借贷这种看似正常的投资活动,把不当利益“洗白”;有时,行贿人还会故意向公职人员借钱,主动支付高额利息,变相输送利益,以规避纪律和法律的规定。龙岗区发改局循环办原主任钟某及4名工作人员就曾通过这种方式获利。企业老板周某为与钟某等人搞好关系,利于公司发展业务,除了送礼品礼金,还以2%至5%的月息向5人“借款”289万元,支付“利息”近50万元。事后,钟某等人被严肃查处。  钟某等人为了赚这笔“利息”还向银行低息贷款。如周某所说,公司发展需要融资,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向钟某等人高息借款以此拉拢关系。龙岗区纪委监委负责人说:“这类案件中,很多人自认为有借贷这层关系作掩护,收的安心,送的放心,在接受调查时,也会拿借贷来做借口,但结合主观动机、客观行为来看,本质上和送钱送物没什么区别,轻则属于违纪重则违法犯罪。”  防止利益冲突堵塞监管漏洞  针对监督执纪中发现的问题,除了抓好案发单位的整改,纪检监察机关还牵头制定有关规定,防止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产生冲突,从源头上解决“借贷”掩盖下的权力寻租问题。  2017年8月,前海廉政监督局牵头制定《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防止利益冲突规定(试行)》印发实施,对包括借贷在内的11个方面的利益冲突行为列出“负面单”。随后,前海管理局处级以上干部和局属企业领导班子成员开展利益冲突自查,文件出台仅3个月,就有3人4次向单位备案个人借款事项,总金额达到500多万元。同时,廉政监督局推进抽查核查和督促整改,强化制度执行。  2018年底,前海经验被推广到全市,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防止公职人员利益冲突的若干举措》,在借贷借用方面做出明确规定: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向该公职人员的下属工作人员、管理服务对象借贷款,在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金额超过10万元的,应当自金额达到10万元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参与民间借贷等金融活动,单笔借出金额超过50万元或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借出金额超过100万元,约定年回报率达到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4倍以上的,应当自借贷行为发生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此外,文件还强调,公职人员不得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车辆和房屋的使用让与。  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随着承诺报告、违规处理和监督管理等工作机制的落实,寻租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公职人员参与借贷也将进一步规范。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标题分割#  警惕“借贷”外衣下的权力寻租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  左手借款,右手放贷,赚取息差;向服务管理对象出借款项,收取高额利息;利用身份影响,追债容易赖账不难……近年来,随着民间融资借贷迅速发展,一些公职人员也参与其中,有的还利用职务便利借款、放贷,轻则影响公正执行公务,重则变相利益输送。针对这一动向,我市严查其中涉及的违纪违法问题,及时出台防止利益冲突规定,铲除该领域滋生腐败的土壤。  公职身份让追债容易赖账不难  公职人员收入稳定,信用较好,从事民间融资借贷有一定优势。“如果是为了帮困解危,是人之常情;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根据国家的相关规定适当收取利息,也属合情合理。但与职务职权交织在一起,就变味了。”市纪委监委有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  前不久,大鹏新区纪工委严肃查处了南澳办事处城市更新办工作人员曾志坤违纪违法案。曾志坤在同事、亲友间“集资”,并借给管理服务对象,赚取息差。面对债权人,他不怕欠债,不论对方是商量、责怪,还是哀求,甚至附上老人罹患癌症的诊断,他都不予理睬;而他与别人合借给搅拌厂老板的数千万元,不仅本息收回,还购买9部泥头车加入该厂经营,一年就获利上百万元。  “看似平等的民事行为,背后却有职权的影子,借债、讨债都方便,”大鹏新区纪工委负责人说。公职人员向别人借款时,债权人有时碍于亲友、管理服务对象等关系,不好“撕破脸”,债权有时甚至成为烂账;而贷给别人款时,他们却因职务之便较易获取稳定收益甚至高额回报。有的还使用他人名义或者虚构生活消费、买房、装修等事项进行借贷,规避禁止经商办企业的规定。同事之间借款放贷的,还容易影响工作秩序。  “借”的外衣难掩权钱交易实质  除了打“擦边球”,个别公职人员打着低息融资、高息放贷的幌子,进行利益输送、权钱交易,不法分子也惯于借此渠道对公职人员进行“围猎”。  在一些案件中,个别公职人员与管理服务对象达成默契,不再赤裸裸收钱收物,而是通过民间借贷这种看似正常的投资活动,把不当利益“洗白”;有时,行贿人还会故意向公职人员借钱,主动支付高额利息,变相输送利益,以规避纪律和法律的规定。龙岗区发改局循环办原主任钟某及4名工作人员就曾通过这种方式获利。企业老板周某为与钟某等人搞好关系,利于公司发展业务,除了送礼品礼金,还以2%至5%的月息向5人“借款”289万元,支付“利息”近50万元。事后,钟某等人被严肃查处。  钟某等人为了赚这笔“利息”还向银行低息贷款。如周某所说,公司发展需要融资,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向钟某等人高息借款以此拉拢关系。龙岗区纪委监委负责人说:“这类案件中,很多人自认为有借贷这层关系作掩护,收的安心,送的放心,在接受调查时,也会拿借贷来做借口,但结合主观动机、客观行为来看,本质上和送钱送物没什么区别,轻则属于违纪重则违法犯罪。”  防止利益冲突堵塞监管漏洞  针对监督执纪中发现的问题,除了抓好案发单位的整改,纪检监察机关还牵头制定有关规定,防止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产生冲突,从源头上解决“借贷”掩盖下的权力寻租问题。  2017年8月,前海廉政监督局牵头制定《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防止利益冲突规定(试行)》印发实施,对包括借贷在内的11个方面的利益冲突行为列出“负面单”。随后,前海管理局处级以上干部和局属企业领导班子成员开展利益冲突自查,文件出台仅3个月,就有3人4次向单位备案个人借款事项,总金额达到500多万元。同时,廉政监督局推进抽查核查和督促整改,强化制度执行。  2018年底,前海经验被推广到全市,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防止公职人员利益冲突的若干举措》,在借贷借用方面做出明确规定: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向该公职人员的下属工作人员、管理服务对象借贷款,在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金额超过10万元的,应当自金额达到10万元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参与民间借贷等金融活动,单笔借出金额超过50万元或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借出金额超过100万元,约定年回报率达到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4倍以上的,应当自借贷行为发生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此外,文件还强调,公职人员不得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车辆和房屋的使用让与。  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随着承诺报告、违规处理和监督管理等工作机制的落实,寻租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公职人员参与借贷也将进一步规范。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标题分割#  警惕“借贷”外衣下的权力寻租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  左手借款,右手放贷,赚取息差;向服务管理对象出借款项,收取高额利息;利用身份影响,追债容易赖账不难……近年来,随着民间融资借贷迅速发展,一些公职人员也参与其中,有的还利用职务便利借款、放贷,轻则影响公正执行公务,重则变相利益输送。针对这一动向,我市严查其中涉及的违纪违法问题,及时出台防止利益冲突规定,铲除该领域滋生腐败的土壤。  公职身份让追债容易赖账不难  公职人员收入稳定,信用较好,从事民间融资借贷有一定优势。“如果是为了帮困解危,是人之常情;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根据国家的相关规定适当收取利息,也属合情合理。但与职务职权交织在一起,就变味了。”市纪委监委有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  前不久,大鹏新区纪工委严肃查处了南澳办事处城市更新办工作人员曾志坤违纪违法案。曾志坤在同事、亲友间“集资”,并借给管理服务对象,赚取息差。面对债权人,他不怕欠债,不论对方是商量、责怪,还是哀求,甚至附上老人罹患癌症的诊断,他都不予理睬;而他与别人合借给搅拌厂老板的数千万元,不仅本息收回,还购买9部泥头车加入该厂经营,一年就获利上百万元。  “看似平等的民事行为,背后却有职权的影子,借债、讨债都方便,”大鹏新区纪工委负责人说。公职人员向别人借款时,债权人有时碍于亲友、管理服务对象等关系,不好“撕破脸”,债权有时甚至成为烂账;而贷给别人款时,他们却因职务之便较易获取稳定收益甚至高额回报。有的还使用他人名义或者虚构生活消费、买房、装修等事项进行借贷,规避禁止经商办企业的规定。同事之间借款放贷的,还容易影响工作秩序。  “借”的外衣难掩权钱交易实质  除了打“擦边球”,个别公职人员打着低息融资、高息放贷的幌子,进行利益输送、权钱交易,不法分子也惯于借此渠道对公职人员进行“围猎”。  在一些案件中,个别公职人员与管理服务对象达成默契,不再赤裸裸收钱收物,而是通过民间借贷这种看似正常的投资活动,把不当利益“洗白”;有时,行贿人还会故意向公职人员借钱,主动支付高额利息,变相输送利益,以规避纪律和法律的规定。龙岗区发改局循环办原主任钟某及4名工作人员就曾通过这种方式获利。企业老板周某为与钟某等人搞好关系,利于公司发展业务,除了送礼品礼金,还以2%至5%的月息向5人“借款”289万元,支付“利息”近50万元。事后,钟某等人被严肃查处。  钟某等人为了赚这笔“利息”还向银行低息贷款。如周某所说,公司发展需要融资,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向钟某等人高息借款以此拉拢关系。龙岗区纪委监委负责人说:“这类案件中,很多人自认为有借贷这层关系作掩护,收的安心,送的放心,在接受调查时,也会拿借贷来做借口,但结合主观动机、客观行为来看,本质上和送钱送物没什么区别,轻则属于违纪重则违法犯罪。”  防止利益冲突堵塞监管漏洞  针对监督执纪中发现的问题,除了抓好案发单位的整改,纪检监察机关还牵头制定有关规定,防止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产生冲突,从源头上解决“借贷”掩盖下的权力寻租问题。  2017年8月,前海廉政监督局牵头制定《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防止利益冲突规定(试行)》印发实施,对包括借贷在内的11个方面的利益冲突行为列出“负面单”。随后,前海管理局处级以上干部和局属企业领导班子成员开展利益冲突自查,文件出台仅3个月,就有3人4次向单位备案个人借款事项,总金额达到500多万元。同时,廉政监督局推进抽查核查和督促整改,强化制度执行。  2018年底,前海经验被推广到全市,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防止公职人员利益冲突的若干举措》,在借贷借用方面做出明确规定: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向该公职人员的下属工作人员、管理服务对象借贷款,在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金额超过10万元的,应当自金额达到10万元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参与民间借贷等金融活动,单笔借出金额超过50万元或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借出金额超过100万元,约定年回报率达到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4倍以上的,应当自借贷行为发生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此外,文件还强调,公职人员不得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车辆和房屋的使用让与。  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随着承诺报告、违规处理和监督管理等工作机制的落实,寻租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公职人员参与借贷也将进一步规范。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标题分割#  警惕“借贷”外衣下的权力寻租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  左手借款,右手放贷,赚取息差;向服务管理对象出借款项,收取高额利息;利用身份影响,追债容易赖账不难……近年来,随着民间融资借贷迅速发展,一些公职人员也参与其中,有的还利用职务便利借款、放贷,轻则影响公正执行公务,重则变相利益输送。针对这一动向,我市严查其中涉及的违纪违法问题,及时出台防止利益冲突规定,铲除该领域滋生腐败的土壤。  公职身份让追债容易赖账不难  公职人员收入稳定,信用较好,从事民间融资借贷有一定优势。“如果是为了帮困解危,是人之常情;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根据国家的相关规定适当收取利息,也属合情合理。但与职务职权交织在一起,就变味了。”市纪委监委有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  前不久,大鹏新区纪工委严肃查处了南澳办事处城市更新办工作人员曾志坤违纪违法案。曾志坤在同事、亲友间“集资”,并借给管理服务对象,赚取息差。面对债权人,他不怕欠债,不论对方是商量、责怪,还是哀求,甚至附上老人罹患癌症的诊断,他都不予理睬;而他与别人合借给搅拌厂老板的数千万元,不仅本息收回,还购买9部泥头车加入该厂经营,一年就获利上百万元。  “看似平等的民事行为,背后却有职权的影子,借债、讨债都方便,”大鹏新区纪工委负责人说。公职人员向别人借款时,债权人有时碍于亲友、管理服务对象等关系,不好“撕破脸”,债权有时甚至成为烂账;而贷给别人款时,他们却因职务之便较易获取稳定收益甚至高额回报。有的还使用他人名义或者虚构生活消费、买房、装修等事项进行借贷,规避禁止经商办企业的规定。同事之间借款放贷的,还容易影响工作秩序。  “借”的外衣难掩权钱交易实质  除了打“擦边球”,个别公职人员打着低息融资、高息放贷的幌子,进行利益输送、权钱交易,不法分子也惯于借此渠道对公职人员进行“围猎”。  在一些案件中,个别公职人员与管理服务对象达成默契,不再赤裸裸收钱收物,而是通过民间借贷这种看似正常的投资活动,把不当利益“洗白”;有时,行贿人还会故意向公职人员借钱,主动支付高额利息,变相输送利益,以规避纪律和法律的规定。龙岗区发改局循环办原主任钟某及4名工作人员就曾通过这种方式获利。企业老板周某为与钟某等人搞好关系,利于公司发展业务,除了送礼品礼金,还以2%至5%的月息向5人“借款”289万元,支付“利息”近50万元。事后,钟某等人被严肃查处。  钟某等人为了赚这笔“利息”还向银行低息贷款。如周某所说,公司发展需要融资,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向钟某等人高息借款以此拉拢关系。龙岗区纪委监委负责人说:“这类案件中,很多人自认为有借贷这层关系作掩护,收的安心,送的放心,在接受调查时,也会拿借贷来做借口,但结合主观动机、客观行为来看,本质上和送钱送物没什么区别,轻则属于违纪重则违法犯罪。”  防止利益冲突堵塞监管漏洞  针对监督执纪中发现的问题,除了抓好案发单位的整改,纪检监察机关还牵头制定有关规定,防止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产生冲突,从源头上解决“借贷”掩盖下的权力寻租问题。  2017年8月,前海廉政监督局牵头制定《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防止利益冲突规定(试行)》印发实施,对包括借贷在内的11个方面的利益冲突行为列出“负面单”。随后,前海管理局处级以上干部和局属企业领导班子成员开展利益冲突自查,文件出台仅3个月,就有3人4次向单位备案个人借款事项,总金额达到500多万元。同时,廉政监督局推进抽查核查和督促整改,强化制度执行。  2018年底,前海经验被推广到全市,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防止公职人员利益冲突的若干举措》,在借贷借用方面做出明确规定: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向该公职人员的下属工作人员、管理服务对象借贷款,在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金额超过10万元的,应当自金额达到10万元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参与民间借贷等金融活动,单笔借出金额超过50万元或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借出金额超过100万元,约定年回报率达到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4倍以上的,应当自借贷行为发生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此外,文件还强调,公职人员不得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车辆和房屋的使用让与。  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随着承诺报告、违规处理和监督管理等工作机制的落实,寻租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公职人员参与借贷也将进一步规范。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标题分割#  警惕“借贷”外衣下的权力寻租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  左手借款,右手放贷,赚取息差;向服务管理对象出借款项,收取高额利息;利用身份影响,追债容易赖账不难……近年来,随着民间融资借贷迅速发展,一些公职人员也参与其中,有的还利用职务便利借款、放贷,轻则影响公正执行公务,重则变相利益输送。针对这一动向,我市严查其中涉及的违纪违法问题,及时出台防止利益冲突规定,铲除该领域滋生腐败的土壤。  公职身份让追债容易赖账不难  公职人员收入稳定,信用较好,从事民间融资借贷有一定优势。“如果是为了帮困解危,是人之常情;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根据国家的相关规定适当收取利息,也属合情合理。但与职务职权交织在一起,就变味了。”市纪委监委有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  前不久,大鹏新区纪工委严肃查处了南澳办事处城市更新办工作人员曾志坤违纪违法案。曾志坤在同事、亲友间“集资”,并借给管理服务对象,赚取息差。面对债权人,他不怕欠债,不论对方是商量、责怪,还是哀求,甚至附上老人罹患癌症的诊断,他都不予理睬;而他与别人合借给搅拌厂老板的数千万元,不仅本息收回,还购买9部泥头车加入该厂经营,一年就获利上百万元。  “看似平等的民事行为,背后却有职权的影子,借债、讨债都方便,”大鹏新区纪工委负责人说。公职人员向别人借款时,债权人有时碍于亲友、管理服务对象等关系,不好“撕破脸”,债权有时甚至成为烂账;而贷给别人款时,他们却因职务之便较易获取稳定收益甚至高额回报。有的还使用他人名义或者虚构生活消费、买房、装修等事项进行借贷,规避禁止经商办企业的规定。同事之间借款放贷的,还容易影响工作秩序。  “借”的外衣难掩权钱交易实质  除了打“擦边球”,个别公职人员打着低息融资、高息放贷的幌子,进行利益输送、权钱交易,不法分子也惯于借此渠道对公职人员进行“围猎”。  在一些案件中,个别公职人员与管理服务对象达成默契,不再赤裸裸收钱收物,而是通过民间借贷这种看似正常的投资活动,把不当利益“洗白”;有时,行贿人还会故意向公职人员借钱,主动支付高额利息,变相输送利益,以规避纪律和法律的规定。龙岗区发改局循环办原主任钟某及4名工作人员就曾通过这种方式获利。企业老板周某为与钟某等人搞好关系,利于公司发展业务,除了送礼品礼金,还以2%至5%的月息向5人“借款”289万元,支付“利息”近50万元。事后,钟某等人被严肃查处。  钟某等人为了赚这笔“利息”还向银行低息贷款。如周某所说,公司发展需要融资,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向钟某等人高息借款以此拉拢关系。龙岗区纪委监委负责人说:“这类案件中,很多人自认为有借贷这层关系作掩护,收的安心,送的放心,在接受调查时,也会拿借贷来做借口,但结合主观动机、客观行为来看,本质上和送钱送物没什么区别,轻则属于违纪重则违法犯罪。”  防止利益冲突堵塞监管漏洞  针对监督执纪中发现的问题,除了抓好案发单位的整改,纪检监察机关还牵头制定有关规定,防止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产生冲突,从源头上解决“借贷”掩盖下的权力寻租问题。  2017年8月,前海廉政监督局牵头制定《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防止利益冲突规定(试行)》印发实施,对包括借贷在内的11个方面的利益冲突行为列出“负面单”。随后,前海管理局处级以上干部和局属企业领导班子成员开展利益冲突自查,文件出台仅3个月,就有3人4次向单位备案个人借款事项,总金额达到500多万元。同时,廉政监督局推进抽查核查和督促整改,强化制度执行。  2018年底,前海经验被推广到全市,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防止公职人员利益冲突的若干举措》,在借贷借用方面做出明确规定: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向该公职人员的下属工作人员、管理服务对象借贷款,在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金额超过10万元的,应当自金额达到10万元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参与民间借贷等金融活动,单笔借出金额超过50万元或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借出金额超过100万元,约定年回报率达到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4倍以上的,应当自借贷行为发生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此外,文件还强调,公职人员不得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车辆和房屋的使用让与。  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随着承诺报告、违规处理和监督管理等工作机制的落实,寻租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公职人员参与借贷也将进一步规范。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标题分割#  警惕“借贷”外衣下的权力寻租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  左手借款,右手放贷,赚取息差;向服务管理对象出借款项,收取高额利息;利用身份影响,追债容易赖账不难……近年来,随着民间融资借贷迅速发展,一些公职人员也参与其中,有的还利用职务便利借款、放贷,轻则影响公正执行公务,重则变相利益输送。针对这一动向,我市严查其中涉及的违纪违法问题,及时出台防止利益冲突规定,铲除该领域滋生腐败的土壤。  公职身份让追债容易赖账不难  公职人员收入稳定,信用较好,从事民间融资借贷有一定优势。“如果是为了帮困解危,是人之常情;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根据国家的相关规定适当收取利息,也属合情合理。但与职务职权交织在一起,就变味了。”市纪委监委有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  前不久,大鹏新区纪工委严肃查处了南澳办事处城市更新办工作人员曾志坤违纪违法案。曾志坤在同事、亲友间“集资”,并借给管理服务对象,赚取息差。面对债权人,他不怕欠债,不论对方是商量、责怪,还是哀求,甚至附上老人罹患癌症的诊断,他都不予理睬;而他与别人合借给搅拌厂老板的数千万元,不仅本息收回,还购买9部泥头车加入该厂经营,一年就获利上百万元。  “看似平等的民事行为,背后却有职权的影子,借债、讨债都方便,”大鹏新区纪工委负责人说。公职人员向别人借款时,债权人有时碍于亲友、管理服务对象等关系,不好“撕破脸”,债权有时甚至成为烂账;而贷给别人款时,他们却因职务之便较易获取稳定收益甚至高额回报。有的还使用他人名义或者虚构生活消费、买房、装修等事项进行借贷,规避禁止经商办企业的规定。同事之间借款放贷的,还容易影响工作秩序。  “借”的外衣难掩权钱交易实质  除了打“擦边球”,个别公职人员打着低息融资、高息放贷的幌子,进行利益输送、权钱交易,不法分子也惯于借此渠道对公职人员进行“围猎”。  在一些案件中,个别公职人员与管理服务对象达成默契,不再赤裸裸收钱收物,而是通过民间借贷这种看似正常的投资活动,把不当利益“洗白”;有时,行贿人还会故意向公职人员借钱,主动支付高额利息,变相输送利益,以规避纪律和法律的规定。龙岗区发改局循环办原主任钟某及4名工作人员就曾通过这种方式获利。企业老板周某为与钟某等人搞好关系,利于公司发展业务,除了送礼品礼金,还以2%至5%的月息向5人“借款”289万元,支付“利息”近50万元。事后,钟某等人被严肃查处。  钟某等人为了赚这笔“利息”还向银行低息贷款。如周某所说,公司发展需要融资,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向钟某等人高息借款以此拉拢关系。龙岗区纪委监委负责人说:“这类案件中,很多人自认为有借贷这层关系作掩护,收的安心,送的放心,在接受调查时,也会拿借贷来做借口,但结合主观动机、客观行为来看,本质上和送钱送物没什么区别,轻则属于违纪重则违法犯罪。”  防止利益冲突堵塞监管漏洞  针对监督执纪中发现的问题,除了抓好案发单位的整改,纪检监察机关还牵头制定有关规定,防止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产生冲突,从源头上解决“借贷”掩盖下的权力寻租问题。  2017年8月,前海廉政监督局牵头制定《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防止利益冲突规定(试行)》印发实施,对包括借贷在内的11个方面的利益冲突行为列出“负面单”。随后,前海管理局处级以上干部和局属企业领导班子成员开展利益冲突自查,文件出台仅3个月,就有3人4次向单位备案个人借款事项,总金额达到500多万元。同时,廉政监督局推进抽查核查和督促整改,强化制度执行。  2018年底,前海经验被推广到全市,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防止公职人员利益冲突的若干举措》,在借贷借用方面做出明确规定: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向该公职人员的下属工作人员、管理服务对象借贷款,在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金额超过10万元的,应当自金额达到10万元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参与民间借贷等金融活动,单笔借出金额超过50万元或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借出金额超过100万元,约定年回报率达到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4倍以上的,应当自借贷行为发生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此外,文件还强调,公职人员不得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车辆和房屋的使用让与。  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随着承诺报告、违规处理和监督管理等工作机制的落实,寻租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公职人员参与借贷也将进一步规范。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标题分割#  警惕“借贷”外衣下的权力寻租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  左手借款,右手放贷,赚取息差;向服务管理对象出借款项,收取高额利息;利用身份影响,追债容易赖账不难……近年来,随着民间融资借贷迅速发展,一些公职人员也参与其中,有的还利用职务便利借款、放贷,轻则影响公正执行公务,重则变相利益输送。针对这一动向,我市严查其中涉及的违纪违法问题,及时出台防止利益冲突规定,铲除该领域滋生腐败的土壤。  公职身份让追债容易赖账不难  公职人员收入稳定,信用较好,从事民间融资借贷有一定优势。“如果是为了帮困解危,是人之常情;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根据国家的相关规定适当收取利息,也属合情合理。但与职务职权交织在一起,就变味了。”市纪委监委有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  前不久,大鹏新区纪工委严肃查处了南澳办事处城市更新办工作人员曾志坤违纪违法案。曾志坤在同事、亲友间“集资”,并借给管理服务对象,赚取息差。面对债权人,他不怕欠债,不论对方是商量、责怪,还是哀求,甚至附上老人罹患癌症的诊断,他都不予理睬;而他与别人合借给搅拌厂老板的数千万元,不仅本息收回,还购买9部泥头车加入该厂经营,一年就获利上百万元。  “看似平等的民事行为,背后却有职权的影子,借债、讨债都方便,”大鹏新区纪工委负责人说。公职人员向别人借款时,债权人有时碍于亲友、管理服务对象等关系,不好“撕破脸”,债权有时甚至成为烂账;而贷给别人款时,他们却因职务之便较易获取稳定收益甚至高额回报。有的还使用他人名义或者虚构生活消费、买房、装修等事项进行借贷,规避禁止经商办企业的规定。同事之间借款放贷的,还容易影响工作秩序。  “借”的外衣难掩权钱交易实质  除了打“擦边球”,个别公职人员打着低息融资、高息放贷的幌子,进行利益输送、权钱交易,不法分子也惯于借此渠道对公职人员进行“围猎”。  在一些案件中,个别公职人员与管理服务对象达成默契,不再赤裸裸收钱收物,而是通过民间借贷这种看似正常的投资活动,把不当利益“洗白”;有时,行贿人还会故意向公职人员借钱,主动支付高额利息,变相输送利益,以规避纪律和法律的规定。龙岗区发改局循环办原主任钟某及4名工作人员就曾通过这种方式获利。企业老板周某为与钟某等人搞好关系,利于公司发展业务,除了送礼品礼金,还以2%至5%的月息向5人“借款”289万元,支付“利息”近50万元。事后,钟某等人被严肃查处。  钟某等人为了赚这笔“利息”还向银行低息贷款。如周某所说,公司发展需要融资,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向钟某等人高息借款以此拉拢关系。龙岗区纪委监委负责人说:“这类案件中,很多人自认为有借贷这层关系作掩护,收的安心,送的放心,在接受调查时,也会拿借贷来做借口,但结合主观动机、客观行为来看,本质上和送钱送物没什么区别,轻则属于违纪重则违法犯罪。”  防止利益冲突堵塞监管漏洞  针对监督执纪中发现的问题,除了抓好案发单位的整改,纪检监察机关还牵头制定有关规定,防止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产生冲突,从源头上解决“借贷”掩盖下的权力寻租问题。  2017年8月,前海廉政监督局牵头制定《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防止利益冲突规定(试行)》印发实施,对包括借贷在内的11个方面的利益冲突行为列出“负面单”。随后,前海管理局处级以上干部和局属企业领导班子成员开展利益冲突自查,文件出台仅3个月,就有3人4次向单位备案个人借款事项,总金额达到500多万元。同时,廉政监督局推进抽查核查和督促整改,强化制度执行。  2018年底,前海经验被推广到全市,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防止公职人员利益冲突的若干举措》,在借贷借用方面做出明确规定: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向该公职人员的下属工作人员、管理服务对象借贷款,在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金额超过10万元的,应当自金额达到10万元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参与民间借贷等金融活动,单笔借出金额超过50万元或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借出金额超过100万元,约定年回报率达到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4倍以上的,应当自借贷行为发生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此外,文件还强调,公职人员不得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车辆和房屋的使用让与。  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随着承诺报告、违规处理和监督管理等工作机制的落实,寻租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公职人员参与借贷也将进一步规范。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标题分割#  警惕“借贷”外衣下的权力寻租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  左手借款,右手放贷,赚取息差;向服务管理对象出借款项,收取高额利息;利用身份影响,追债容易赖账不难……近年来,随着民间融资借贷迅速发展,一些公职人员也参与其中,有的还利用职务便利借款、放贷,轻则影响公正执行公务,重则变相利益输送。针对这一动向,我市严查其中涉及的违纪违法问题,及时出台防止利益冲突规定,铲除该领域滋生腐败的土壤。  公职身份让追债容易赖账不难  公职人员收入稳定,信用较好,从事民间融资借贷有一定优势。“如果是为了帮困解危,是人之常情;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根据国家的相关规定适当收取利息,也属合情合理。但与职务职权交织在一起,就变味了。”市纪委监委有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  前不久,大鹏新区纪工委严肃查处了南澳办事处城市更新办工作人员曾志坤违纪违法案。曾志坤在同事、亲友间“集资”,并借给管理服务对象,赚取息差。面对债权人,他不怕欠债,不论对方是商量、责怪,还是哀求,甚至附上老人罹患癌症的诊断,他都不予理睬;而他与别人合借给搅拌厂老板的数千万元,不仅本息收回,还购买9部泥头车加入该厂经营,一年就获利上百万元。  “看似平等的民事行为,背后却有职权的影子,借债、讨债都方便,”大鹏新区纪工委负责人说。公职人员向别人借款时,债权人有时碍于亲友、管理服务对象等关系,不好“撕破脸”,债权有时甚至成为烂账;而贷给别人款时,他们却因职务之便较易获取稳定收益甚至高额回报。有的还使用他人名义或者虚构生活消费、买房、装修等事项进行借贷,规避禁止经商办企业的规定。同事之间借款放贷的,还容易影响工作秩序。  “借”的外衣难掩权钱交易实质  除了打“擦边球”,个别公职人员打着低息融资、高息放贷的幌子,进行利益输送、权钱交易,不法分子也惯于借此渠道对公职人员进行“围猎”。  在一些案件中,个别公职人员与管理服务对象达成默契,不再赤裸裸收钱收物,而是通过民间借贷这种看似正常的投资活动,把不当利益“洗白”;有时,行贿人还会故意向公职人员借钱,主动支付高额利息,变相输送利益,以规避纪律和法律的规定。龙岗区发改局循环办原主任钟某及4名工作人员就曾通过这种方式获利。企业老板周某为与钟某等人搞好关系,利于公司发展业务,除了送礼品礼金,还以2%至5%的月息向5人“借款”289万元,支付“利息”近50万元。事后,钟某等人被严肃查处。  钟某等人为了赚这笔“利息”还向银行低息贷款。如周某所说,公司发展需要融资,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向钟某等人高息借款以此拉拢关系。龙岗区纪委监委负责人说:“这类案件中,很多人自认为有借贷这层关系作掩护,收的安心,送的放心,在接受调查时,也会拿借贷来做借口,但结合主观动机、客观行为来看,本质上和送钱送物没什么区别,轻则属于违纪重则违法犯罪。”  防止利益冲突堵塞监管漏洞  针对监督执纪中发现的问题,除了抓好案发单位的整改,纪检监察机关还牵头制定有关规定,防止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产生冲突,从源头上解决“借贷”掩盖下的权力寻租问题。  2017年8月,前海廉政监督局牵头制定《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防止利益冲突规定(试行)》印发实施,对包括借贷在内的11个方面的利益冲突行为列出“负面单”。随后,前海管理局处级以上干部和局属企业领导班子成员开展利益冲突自查,文件出台仅3个月,就有3人4次向单位备案个人借款事项,总金额达到500多万元。同时,廉政监督局推进抽查核查和督促整改,强化制度执行。  2018年底,前海经验被推广到全市,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防止公职人员利益冲突的若干举措》,在借贷借用方面做出明确规定: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向该公职人员的下属工作人员、管理服务对象借贷款,在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金额超过10万元的,应当自金额达到10万元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参与民间借贷等金融活动,单笔借出金额超过50万元或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借出金额超过100万元,约定年回报率达到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4倍以上的,应当自借贷行为发生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此外,文件还强调,公职人员不得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车辆和房屋的使用让与。  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随着承诺报告、违规处理和监督管理等工作机制的落实,寻租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公职人员参与借贷也将进一步规范。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标题分割#  警惕“借贷”外衣下的权力寻租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  左手借款,右手放贷,赚取息差;向服务管理对象出借款项,收取高额利息;利用身份影响,追债容易赖账不难……近年来,随着民间融资借贷迅速发展,一些公职人员也参与其中,有的还利用职务便利借款、放贷,轻则影响公正执行公务,重则变相利益输送。针对这一动向,我市严查其中涉及的违纪违法问题,及时出台防止利益冲突规定,铲除该领域滋生腐败的土壤。  公职身份让追债容易赖账不难  公职人员收入稳定,信用较好,从事民间融资借贷有一定优势。“如果是为了帮困解危,是人之常情;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根据国家的相关规定适当收取利息,也属合情合理。但与职务职权交织在一起,就变味了。”市纪委监委有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  前不久,大鹏新区纪工委严肃查处了南澳办事处城市更新办工作人员曾志坤违纪违法案。曾志坤在同事、亲友间“集资”,并借给管理服务对象,赚取息差。面对债权人,他不怕欠债,不论对方是商量、责怪,还是哀求,甚至附上老人罹患癌症的诊断,他都不予理睬;而他与别人合借给搅拌厂老板的数千万元,不仅本息收回,还购买9部泥头车加入该厂经营,一年就获利上百万元。  “看似平等的民事行为,背后却有职权的影子,借债、讨债都方便,”大鹏新区纪工委负责人说。公职人员向别人借款时,债权人有时碍于亲友、管理服务对象等关系,不好“撕破脸”,债权有时甚至成为烂账;而贷给别人款时,他们却因职务之便较易获取稳定收益甚至高额回报。有的还使用他人名义或者虚构生活消费、买房、装修等事项进行借贷,规避禁止经商办企业的规定。同事之间借款放贷的,还容易影响工作秩序。  “借”的外衣难掩权钱交易实质  除了打“擦边球”,个别公职人员打着低息融资、高息放贷的幌子,进行利益输送、权钱交易,不法分子也惯于借此渠道对公职人员进行“围猎”。  在一些案件中,个别公职人员与管理服务对象达成默契,不再赤裸裸收钱收物,而是通过民间借贷这种看似正常的投资活动,把不当利益“洗白”;有时,行贿人还会故意向公职人员借钱,主动支付高额利息,变相输送利益,以规避纪律和法律的规定。龙岗区发改局循环办原主任钟某及4名工作人员就曾通过这种方式获利。企业老板周某为与钟某等人搞好关系,利于公司发展业务,除了送礼品礼金,还以2%至5%的月息向5人“借款”289万元,支付“利息”近50万元。事后,钟某等人被严肃查处。  钟某等人为了赚这笔“利息”还向银行低息贷款。如周某所说,公司发展需要融资,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向钟某等人高息借款以此拉拢关系。龙岗区纪委监委负责人说:“这类案件中,很多人自认为有借贷这层关系作掩护,收的安心,送的放心,在接受调查时,也会拿借贷来做借口,但结合主观动机、客观行为来看,本质上和送钱送物没什么区别,轻则属于违纪重则违法犯罪。”  防止利益冲突堵塞监管漏洞  针对监督执纪中发现的问题,除了抓好案发单位的整改,纪检监察机关还牵头制定有关规定,防止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产生冲突,从源头上解决“借贷”掩盖下的权力寻租问题。  2017年8月,前海廉政监督局牵头制定《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防止利益冲突规定(试行)》印发实施,对包括借贷在内的11个方面的利益冲突行为列出“负面单”。随后,前海管理局处级以上干部和局属企业领导班子成员开展利益冲突自查,文件出台仅3个月,就有3人4次向单位备案个人借款事项,总金额达到500多万元。同时,廉政监督局推进抽查核查和督促整改,强化制度执行。  2018年底,前海经验被推广到全市,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防止公职人员利益冲突的若干举措》,在借贷借用方面做出明确规定: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向该公职人员的下属工作人员、管理服务对象借贷款,在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金额超过10万元的,应当自金额达到10万元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参与民间借贷等金融活动,单笔借出金额超过50万元或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借出金额超过100万元,约定年回报率达到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4倍以上的,应当自借贷行为发生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此外,文件还强调,公职人员不得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车辆和房屋的使用让与。  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随着承诺报告、违规处理和监督管理等工作机制的落实,寻租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公职人员参与借贷也将进一步规范。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标题分割#  警惕“借贷”外衣下的权力寻租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  左手借款,右手放贷,赚取息差;向服务管理对象出借款项,收取高额利息;利用身份影响,追债容易赖账不难……近年来,随着民间融资借贷迅速发展,一些公职人员也参与其中,有的还利用职务便利借款、放贷,轻则影响公正执行公务,重则变相利益输送。针对这一动向,我市严查其中涉及的违纪违法问题,及时出台防止利益冲突规定,铲除该领域滋生腐败的土壤。  公职身份让追债容易赖账不难  公职人员收入稳定,信用较好,从事民间融资借贷有一定优势。“如果是为了帮困解危,是人之常情;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根据国家的相关规定适当收取利息,也属合情合理。但与职务职权交织在一起,就变味了。”市纪委监委有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  前不久,大鹏新区纪工委严肃查处了南澳办事处城市更新办工作人员曾志坤违纪违法案。曾志坤在同事、亲友间“集资”,并借给管理服务对象,赚取息差。面对债权人,他不怕欠债,不论对方是商量、责怪,还是哀求,甚至附上老人罹患癌症的诊断,他都不予理睬;而他与别人合借给搅拌厂老板的数千万元,不仅本息收回,还购买9部泥头车加入该厂经营,一年就获利上百万元。  “看似平等的民事行为,背后却有职权的影子,借债、讨债都方便,”大鹏新区纪工委负责人说。公职人员向别人借款时,债权人有时碍于亲友、管理服务对象等关系,不好“撕破脸”,债权有时甚至成为烂账;而贷给别人款时,他们却因职务之便较易获取稳定收益甚至高额回报。有的还使用他人名义或者虚构生活消费、买房、装修等事项进行借贷,规避禁止经商办企业的规定。同事之间借款放贷的,还容易影响工作秩序。  “借”的外衣难掩权钱交易实质  除了打“擦边球”,个别公职人员打着低息融资、高息放贷的幌子,进行利益输送、权钱交易,不法分子也惯于借此渠道对公职人员进行“围猎”。  在一些案件中,个别公职人员与管理服务对象达成默契,不再赤裸裸收钱收物,而是通过民间借贷这种看似正常的投资活动,把不当利益“洗白”;有时,行贿人还会故意向公职人员借钱,主动支付高额利息,变相输送利益,以规避纪律和法律的规定。龙岗区发改局循环办原主任钟某及4名工作人员就曾通过这种方式获利。企业老板周某为与钟某等人搞好关系,利于公司发展业务,除了送礼品礼金,还以2%至5%的月息向5人“借款”289万元,支付“利息”近50万元。事后,钟某等人被严肃查处。  钟某等人为了赚这笔“利息”还向银行低息贷款。如周某所说,公司发展需要融资,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向钟某等人高息借款以此拉拢关系。龙岗区纪委监委负责人说:“这类案件中,很多人自认为有借贷这层关系作掩护,收的安心,送的放心,在接受调查时,也会拿借贷来做借口,但结合主观动机、客观行为来看,本质上和送钱送物没什么区别,轻则属于违纪重则违法犯罪。”  防止利益冲突堵塞监管漏洞  针对监督执纪中发现的问题,除了抓好案发单位的整改,纪检监察机关还牵头制定有关规定,防止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产生冲突,从源头上解决“借贷”掩盖下的权力寻租问题。  2017年8月,前海廉政监督局牵头制定《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防止利益冲突规定(试行)》印发实施,对包括借贷在内的11个方面的利益冲突行为列出“负面单”。随后,前海管理局处级以上干部和局属企业领导班子成员开展利益冲突自查,文件出台仅3个月,就有3人4次向单位备案个人借款事项,总金额达到500多万元。同时,廉政监督局推进抽查核查和督促整改,强化制度执行。  2018年底,前海经验被推广到全市,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防止公职人员利益冲突的若干举措》,在借贷借用方面做出明确规定: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向该公职人员的下属工作人员、管理服务对象借贷款,在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金额超过10万元的,应当自金额达到10万元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参与民间借贷等金融活动,单笔借出金额超过50万元或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借出金额超过100万元,约定年回报率达到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4倍以上的,应当自借贷行为发生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此外,文件还强调,公职人员不得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车辆和房屋的使用让与。  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随着承诺报告、违规处理和监督管理等工作机制的落实,寻租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公职人员参与借贷也将进一步规范。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标题分割#  警惕“借贷”外衣下的权力寻租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  左手借款,右手放贷,赚取息差;向服务管理对象出借款项,收取高额利息;利用身份影响,追债容易赖账不难……近年来,随着民间融资借贷迅速发展,一些公职人员也参与其中,有的还利用职务便利借款、放贷,轻则影响公正执行公务,重则变相利益输送。针对这一动向,我市严查其中涉及的违纪违法问题,及时出台防止利益冲突规定,铲除该领域滋生腐败的土壤。  公职身份让追债容易赖账不难  公职人员收入稳定,信用较好,从事民间融资借贷有一定优势。“如果是为了帮困解危,是人之常情;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根据国家的相关规定适当收取利息,也属合情合理。但与职务职权交织在一起,就变味了。”市纪委监委有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  前不久,大鹏新区纪工委严肃查处了南澳办事处城市更新办工作人员曾志坤违纪违法案。曾志坤在同事、亲友间“集资”,并借给管理服务对象,赚取息差。面对债权人,他不怕欠债,不论对方是商量、责怪,还是哀求,甚至附上老人罹患癌症的诊断,他都不予理睬;而他与别人合借给搅拌厂老板的数千万元,不仅本息收回,还购买9部泥头车加入该厂经营,一年就获利上百万元。  “看似平等的民事行为,背后却有职权的影子,借债、讨债都方便,”大鹏新区纪工委负责人说。公职人员向别人借款时,债权人有时碍于亲友、管理服务对象等关系,不好“撕破脸”,债权有时甚至成为烂账;而贷给别人款时,他们却因职务之便较易获取稳定收益甚至高额回报。有的还使用他人名义或者虚构生活消费、买房、装修等事项进行借贷,规避禁止经商办企业的规定。同事之间借款放贷的,还容易影响工作秩序。  “借”的外衣难掩权钱交易实质  除了打“擦边球”,个别公职人员打着低息融资、高息放贷的幌子,进行利益输送、权钱交易,不法分子也惯于借此渠道对公职人员进行“围猎”。  在一些案件中,个别公职人员与管理服务对象达成默契,不再赤裸裸收钱收物,而是通过民间借贷这种看似正常的投资活动,把不当利益“洗白”;有时,行贿人还会故意向公职人员借钱,主动支付高额利息,变相输送利益,以规避纪律和法律的规定。龙岗区发改局循环办原主任钟某及4名工作人员就曾通过这种方式获利。企业老板周某为与钟某等人搞好关系,利于公司发展业务,除了送礼品礼金,还以2%至5%的月息向5人“借款”289万元,支付“利息”近50万元。事后,钟某等人被严肃查处。  钟某等人为了赚这笔“利息”还向银行低息贷款。如周某所说,公司发展需要融资,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向钟某等人高息借款以此拉拢关系。龙岗区纪委监委负责人说:“这类案件中,很多人自认为有借贷这层关系作掩护,收的安心,送的放心,在接受调查时,也会拿借贷来做借口,但结合主观动机、客观行为来看,本质上和送钱送物没什么区别,轻则属于违纪重则违法犯罪。”  防止利益冲突堵塞监管漏洞  针对监督执纪中发现的问题,除了抓好案发单位的整改,纪检监察机关还牵头制定有关规定,防止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产生冲突,从源头上解决“借贷”掩盖下的权力寻租问题。  2017年8月,前海廉政监督局牵头制定《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防止利益冲突规定(试行)》印发实施,对包括借贷在内的11个方面的利益冲突行为列出“负面单”。随后,前海管理局处级以上干部和局属企业领导班子成员开展利益冲突自查,文件出台仅3个月,就有3人4次向单位备案个人借款事项,总金额达到500多万元。同时,廉政监督局推进抽查核查和督促整改,强化制度执行。  2018年底,前海经验被推广到全市,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防止公职人员利益冲突的若干举措》,在借贷借用方面做出明确规定: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向该公职人员的下属工作人员、管理服务对象借贷款,在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金额超过10万元的,应当自金额达到10万元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参与民间借贷等金融活动,单笔借出金额超过50万元或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借出金额超过100万元,约定年回报率达到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4倍以上的,应当自借贷行为发生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此外,文件还强调,公职人员不得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车辆和房屋的使用让与。  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随着承诺报告、违规处理和监督管理等工作机制的落实,寻租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公职人员参与借贷也将进一步规范。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标题分割#  警惕“借贷”外衣下的权力寻租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  左手借款,右手放贷,赚取息差;向服务管理对象出借款项,收取高额利息;利用身份影响,追债容易赖账不难……近年来,随着民间融资借贷迅速发展,一些公职人员也参与其中,有的还利用职务便利借款、放贷,轻则影响公正执行公务,重则变相利益输送。针对这一动向,我市严查其中涉及的违纪违法问题,及时出台防止利益冲突规定,铲除该领域滋生腐败的土壤。  公职身份让追债容易赖账不难  公职人员收入稳定,信用较好,从事民间融资借贷有一定优势。“如果是为了帮困解危,是人之常情;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根据国家的相关规定适当收取利息,也属合情合理。但与职务职权交织在一起,就变味了。”市纪委监委有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  前不久,大鹏新区纪工委严肃查处了南澳办事处城市更新办工作人员曾志坤违纪违法案。曾志坤在同事、亲友间“集资”,并借给管理服务对象,赚取息差。面对债权人,他不怕欠债,不论对方是商量、责怪,还是哀求,甚至附上老人罹患癌症的诊断,他都不予理睬;而他与别人合借给搅拌厂老板的数千万元,不仅本息收回,还购买9部泥头车加入该厂经营,一年就获利上百万元。  “看似平等的民事行为,背后却有职权的影子,借债、讨债都方便,”大鹏新区纪工委负责人说。公职人员向别人借款时,债权人有时碍于亲友、管理服务对象等关系,不好“撕破脸”,债权有时甚至成为烂账;而贷给别人款时,他们却因职务之便较易获取稳定收益甚至高额回报。有的还使用他人名义或者虚构生活消费、买房、装修等事项进行借贷,规避禁止经商办企业的规定。同事之间借款放贷的,还容易影响工作秩序。  “借”的外衣难掩权钱交易实质  除了打“擦边球”,个别公职人员打着低息融资、高息放贷的幌子,进行利益输送、权钱交易,不法分子也惯于借此渠道对公职人员进行“围猎”。  在一些案件中,个别公职人员与管理服务对象达成默契,不再赤裸裸收钱收物,而是通过民间借贷这种看似正常的投资活动,把不当利益“洗白”;有时,行贿人还会故意向公职人员借钱,主动支付高额利息,变相输送利益,以规避纪律和法律的规定。龙岗区发改局循环办原主任钟某及4名工作人员就曾通过这种方式获利。企业老板周某为与钟某等人搞好关系,利于公司发展业务,除了送礼品礼金,还以2%至5%的月息向5人“借款”289万元,支付“利息”近50万元。事后,钟某等人被严肃查处。  钟某等人为了赚这笔“利息”还向银行低息贷款。如周某所说,公司发展需要融资,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向钟某等人高息借款以此拉拢关系。龙岗区纪委监委负责人说:“这类案件中,很多人自认为有借贷这层关系作掩护,收的安心,送的放心,在接受调查时,也会拿借贷来做借口,但结合主观动机、客观行为来看,本质上和送钱送物没什么区别,轻则属于违纪重则违法犯罪。”  防止利益冲突堵塞监管漏洞  针对监督执纪中发现的问题,除了抓好案发单位的整改,纪检监察机关还牵头制定有关规定,防止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产生冲突,从源头上解决“借贷”掩盖下的权力寻租问题。  2017年8月,前海廉政监督局牵头制定《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防止利益冲突规定(试行)》印发实施,对包括借贷在内的11个方面的利益冲突行为列出“负面单”。随后,前海管理局处级以上干部和局属企业领导班子成员开展利益冲突自查,文件出台仅3个月,就有3人4次向单位备案个人借款事项,总金额达到500多万元。同时,廉政监督局推进抽查核查和督促整改,强化制度执行。  2018年底,前海经验被推广到全市,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防止公职人员利益冲突的若干举措》,在借贷借用方面做出明确规定: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向该公职人员的下属工作人员、管理服务对象借贷款,在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金额超过10万元的,应当自金额达到10万元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参与民间借贷等金融活动,单笔借出金额超过50万元或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借出金额超过100万元,约定年回报率达到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4倍以上的,应当自借贷行为发生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此外,文件还强调,公职人员不得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车辆和房屋的使用让与。  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随着承诺报告、违规处理和监督管理等工作机制的落实,寻租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公职人员参与借贷也将进一步规范。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标题分割#  警惕“借贷”外衣下的权力寻租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  左手借款,右手放贷,赚取息差;向服务管理对象出借款项,收取高额利息;利用身份影响,追债容易赖账不难……近年来,随着民间融资借贷迅速发展,一些公职人员也参与其中,有的还利用职务便利借款、放贷,轻则影响公正执行公务,重则变相利益输送。针对这一动向,我市严查其中涉及的违纪违法问题,及时出台防止利益冲突规定,铲除该领域滋生腐败的土壤。  公职身份让追债容易赖账不难  公职人员收入稳定,信用较好,从事民间融资借贷有一定优势。“如果是为了帮困解危,是人之常情;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根据国家的相关规定适当收取利息,也属合情合理。但与职务职权交织在一起,就变味了。”市纪委监委有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  前不久,大鹏新区纪工委严肃查处了南澳办事处城市更新办工作人员曾志坤违纪违法案。曾志坤在同事、亲友间“集资”,并借给管理服务对象,赚取息差。面对债权人,他不怕欠债,不论对方是商量、责怪,还是哀求,甚至附上老人罹患癌症的诊断,他都不予理睬;而他与别人合借给搅拌厂老板的数千万元,不仅本息收回,还购买9部泥头车加入该厂经营,一年就获利上百万元。  “看似平等的民事行为,背后却有职权的影子,借债、讨债都方便,”大鹏新区纪工委负责人说。公职人员向别人借款时,债权人有时碍于亲友、管理服务对象等关系,不好“撕破脸”,债权有时甚至成为烂账;而贷给别人款时,他们却因职务之便较易获取稳定收益甚至高额回报。有的还使用他人名义或者虚构生活消费、买房、装修等事项进行借贷,规避禁止经商办企业的规定。同事之间借款放贷的,还容易影响工作秩序。  “借”的外衣难掩权钱交易实质  除了打“擦边球”,个别公职人员打着低息融资、高息放贷的幌子,进行利益输送、权钱交易,不法分子也惯于借此渠道对公职人员进行“围猎”。  在一些案件中,个别公职人员与管理服务对象达成默契,不再赤裸裸收钱收物,而是通过民间借贷这种看似正常的投资活动,把不当利益“洗白”;有时,行贿人还会故意向公职人员借钱,主动支付高额利息,变相输送利益,以规避纪律和法律的规定。龙岗区发改局循环办原主任钟某及4名工作人员就曾通过这种方式获利。企业老板周某为与钟某等人搞好关系,利于公司发展业务,除了送礼品礼金,还以2%至5%的月息向5人“借款”289万元,支付“利息”近50万元。事后,钟某等人被严肃查处。  钟某等人为了赚这笔“利息”还向银行低息贷款。如周某所说,公司发展需要融资,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向钟某等人高息借款以此拉拢关系。龙岗区纪委监委负责人说:“这类案件中,很多人自认为有借贷这层关系作掩护,收的安心,送的放心,在接受调查时,也会拿借贷来做借口,但结合主观动机、客观行为来看,本质上和送钱送物没什么区别,轻则属于违纪重则违法犯罪。”  防止利益冲突堵塞监管漏洞  针对监督执纪中发现的问题,除了抓好案发单位的整改,纪检监察机关还牵头制定有关规定,防止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产生冲突,从源头上解决“借贷”掩盖下的权力寻租问题。  2017年8月,前海廉政监督局牵头制定《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防止利益冲突规定(试行)》印发实施,对包括借贷在内的11个方面的利益冲突行为列出“负面单”。随后,前海管理局处级以上干部和局属企业领导班子成员开展利益冲突自查,文件出台仅3个月,就有3人4次向单位备案个人借款事项,总金额达到500多万元。同时,廉政监督局推进抽查核查和督促整改,强化制度执行。  2018年底,前海经验被推广到全市,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防止公职人员利益冲突的若干举措》,在借贷借用方面做出明确规定: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向该公职人员的下属工作人员、管理服务对象借贷款,在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金额超过10万元的,应当自金额达到10万元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参与民间借贷等金融活动,单笔借出金额超过50万元或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借出金额超过100万元,约定年回报率达到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4倍以上的,应当自借贷行为发生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此外,文件还强调,公职人员不得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车辆和房屋的使用让与。  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随着承诺报告、违规处理和监督管理等工作机制的落实,寻租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公职人员参与借贷也将进一步规范。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标题分割#  警惕“借贷”外衣下的权力寻租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  左手借款,右手放贷,赚取息差;向服务管理对象出借款项,收取高额利息;利用身份影响,追债容易赖账不难……近年来,随着民间融资借贷迅速发展,一些公职人员也参与其中,有的还利用职务便利借款、放贷,轻则影响公正执行公务,重则变相利益输送。针对这一动向,我市严查其中涉及的违纪违法问题,及时出台防止利益冲突规定,铲除该领域滋生腐败的土壤。  公职身份让追债容易赖账不难  公职人员收入稳定,信用较好,从事民间融资借贷有一定优势。“如果是为了帮困解危,是人之常情;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根据国家的相关规定适当收取利息,也属合情合理。但与职务职权交织在一起,就变味了。”市纪委监委有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  前不久,大鹏新区纪工委严肃查处了南澳办事处城市更新办工作人员曾志坤违纪违法案。曾志坤在同事、亲友间“集资”,并借给管理服务对象,赚取息差。面对债权人,他不怕欠债,不论对方是商量、责怪,还是哀求,甚至附上老人罹患癌症的诊断,他都不予理睬;而他与别人合借给搅拌厂老板的数千万元,不仅本息收回,还购买9部泥头车加入该厂经营,一年就获利上百万元。  “看似平等的民事行为,背后却有职权的影子,借债、讨债都方便,”大鹏新区纪工委负责人说。公职人员向别人借款时,债权人有时碍于亲友、管理服务对象等关系,不好“撕破脸”,债权有时甚至成为烂账;而贷给别人款时,他们却因职务之便较易获取稳定收益甚至高额回报。有的还使用他人名义或者虚构生活消费、买房、装修等事项进行借贷,规避禁止经商办企业的规定。同事之间借款放贷的,还容易影响工作秩序。  “借”的外衣难掩权钱交易实质  除了打“擦边球”,个别公职人员打着低息融资、高息放贷的幌子,进行利益输送、权钱交易,不法分子也惯于借此渠道对公职人员进行“围猎”。  在一些案件中,个别公职人员与管理服务对象达成默契,不再赤裸裸收钱收物,而是通过民间借贷这种看似正常的投资活动,把不当利益“洗白”;有时,行贿人还会故意向公职人员借钱,主动支付高额利息,变相输送利益,以规避纪律和法律的规定。龙岗区发改局循环办原主任钟某及4名工作人员就曾通过这种方式获利。企业老板周某为与钟某等人搞好关系,利于公司发展业务,除了送礼品礼金,还以2%至5%的月息向5人“借款”289万元,支付“利息”近50万元。事后,钟某等人被严肃查处。  钟某等人为了赚这笔“利息”还向银行低息贷款。如周某所说,公司发展需要融资,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向钟某等人高息借款以此拉拢关系。龙岗区纪委监委负责人说:“这类案件中,很多人自认为有借贷这层关系作掩护,收的安心,送的放心,在接受调查时,也会拿借贷来做借口,但结合主观动机、客观行为来看,本质上和送钱送物没什么区别,轻则属于违纪重则违法犯罪。”  防止利益冲突堵塞监管漏洞  针对监督执纪中发现的问题,除了抓好案发单位的整改,纪检监察机关还牵头制定有关规定,防止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产生冲突,从源头上解决“借贷”掩盖下的权力寻租问题。  2017年8月,前海廉政监督局牵头制定《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防止利益冲突规定(试行)》印发实施,对包括借贷在内的11个方面的利益冲突行为列出“负面单”。随后,前海管理局处级以上干部和局属企业领导班子成员开展利益冲突自查,文件出台仅3个月,就有3人4次向单位备案个人借款事项,总金额达到500多万元。同时,廉政监督局推进抽查核查和督促整改,强化制度执行。  2018年底,前海经验被推广到全市,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防止公职人员利益冲突的若干举措》,在借贷借用方面做出明确规定: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向该公职人员的下属工作人员、管理服务对象借贷款,在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金额超过10万元的,应当自金额达到10万元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参与民间借贷等金融活动,单笔借出金额超过50万元或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借出金额超过100万元,约定年回报率达到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4倍以上的,应当自借贷行为发生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此外,文件还强调,公职人员不得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车辆和房屋的使用让与。  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随着承诺报告、违规处理和监督管理等工作机制的落实,寻租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公职人员参与借贷也将进一步规范。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标题分割#  警惕“借贷”外衣下的权力寻租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  左手借款,右手放贷,赚取息差;向服务管理对象出借款项,收取高额利息;利用身份影响,追债容易赖账不难……近年来,随着民间融资借贷迅速发展,一些公职人员也参与其中,有的还利用职务便利借款、放贷,轻则影响公正执行公务,重则变相利益输送。针对这一动向,我市严查其中涉及的违纪违法问题,及时出台防止利益冲突规定,铲除该领域滋生腐败的土壤。  公职身份让追债容易赖账不难  公职人员收入稳定,信用较好,从事民间融资借贷有一定优势。“如果是为了帮困解危,是人之常情;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根据国家的相关规定适当收取利息,也属合情合理。但与职务职权交织在一起,就变味了。”市纪委监委有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  前不久,大鹏新区纪工委严肃查处了南澳办事处城市更新办工作人员曾志坤违纪违法案。曾志坤在同事、亲友间“集资”,并借给管理服务对象,赚取息差。面对债权人,他不怕欠债,不论对方是商量、责怪,还是哀求,甚至附上老人罹患癌症的诊断,他都不予理睬;而他与别人合借给搅拌厂老板的数千万元,不仅本息收回,还购买9部泥头车加入该厂经营,一年就获利上百万元。  “看似平等的民事行为,背后却有职权的影子,借债、讨债都方便,”大鹏新区纪工委负责人说。公职人员向别人借款时,债权人有时碍于亲友、管理服务对象等关系,不好“撕破脸”,债权有时甚至成为烂账;而贷给别人款时,他们却因职务之便较易获取稳定收益甚至高额回报。有的还使用他人名义或者虚构生活消费、买房、装修等事项进行借贷,规避禁止经商办企业的规定。同事之间借款放贷的,还容易影响工作秩序。  “借”的外衣难掩权钱交易实质  除了打“擦边球”,个别公职人员打着低息融资、高息放贷的幌子,进行利益输送、权钱交易,不法分子也惯于借此渠道对公职人员进行“围猎”。  在一些案件中,个别公职人员与管理服务对象达成默契,不再赤裸裸收钱收物,而是通过民间借贷这种看似正常的投资活动,把不当利益“洗白”;有时,行贿人还会故意向公职人员借钱,主动支付高额利息,变相输送利益,以规避纪律和法律的规定。龙岗区发改局循环办原主任钟某及4名工作人员就曾通过这种方式获利。企业老板周某为与钟某等人搞好关系,利于公司发展业务,除了送礼品礼金,还以2%至5%的月息向5人“借款”289万元,支付“利息”近50万元。事后,钟某等人被严肃查处。  钟某等人为了赚这笔“利息”还向银行低息贷款。如周某所说,公司发展需要融资,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向钟某等人高息借款以此拉拢关系。龙岗区纪委监委负责人说:“这类案件中,很多人自认为有借贷这层关系作掩护,收的安心,送的放心,在接受调查时,也会拿借贷来做借口,但结合主观动机、客观行为来看,本质上和送钱送物没什么区别,轻则属于违纪重则违法犯罪。”  防止利益冲突堵塞监管漏洞  针对监督执纪中发现的问题,除了抓好案发单位的整改,纪检监察机关还牵头制定有关规定,防止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产生冲突,从源头上解决“借贷”掩盖下的权力寻租问题。  2017年8月,前海廉政监督局牵头制定《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防止利益冲突规定(试行)》印发实施,对包括借贷在内的11个方面的利益冲突行为列出“负面单”。随后,前海管理局处级以上干部和局属企业领导班子成员开展利益冲突自查,文件出台仅3个月,就有3人4次向单位备案个人借款事项,总金额达到500多万元。同时,廉政监督局推进抽查核查和督促整改,强化制度执行。  2018年底,前海经验被推广到全市,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防止公职人员利益冲突的若干举措》,在借贷借用方面做出明确规定: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向该公职人员的下属工作人员、管理服务对象借贷款,在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金额超过10万元的,应当自金额达到10万元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参与民间借贷等金融活动,单笔借出金额超过50万元或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借出金额超过100万元,约定年回报率达到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4倍以上的,应当自借贷行为发生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此外,文件还强调,公职人员不得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车辆和房屋的使用让与。  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随着承诺报告、违规处理和监督管理等工作机制的落实,寻租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公职人员参与借贷也将进一步规范。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标题分割#  警惕“借贷”外衣下的权力寻租  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治理公职人员违规民间融资借贷问题  左手借款,右手放贷,赚取息差;向服务管理对象出借款项,收取高额利息;利用身份影响,追债容易赖账不难……近年来,随着民间融资借贷迅速发展,一些公职人员也参与其中,有的还利用职务便利借款、放贷,轻则影响公正执行公务,重则变相利益输送。针对这一动向,我市严查其中涉及的违纪违法问题,及时出台防止利益冲突规定,铲除该领域滋生腐败的土壤。  公职身份让追债容易赖账不难  公职人员收入稳定,信用较好,从事民间融资借贷有一定优势。“如果是为了帮困解危,是人之常情;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根据国家的相关规定适当收取利息,也属合情合理。但与职务职权交织在一起,就变味了。”市纪委监委有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  前不久,大鹏新区纪工委严肃查处了南澳办事处城市更新办工作人员曾志坤违纪违法案。曾志坤在同事、亲友间“集资”,并借给管理服务对象,赚取息差。面对债权人,他不怕欠债,不论对方是商量、责怪,还是哀求,甚至附上老人罹患癌症的诊断,他都不予理睬;而他与别人合借给搅拌厂老板的数千万元,不仅本息收回,还购买9部泥头车加入该厂经营,一年就获利上百万元。  “看似平等的民事行为,背后却有职权的影子,借债、讨债都方便,”大鹏新区纪工委负责人说。公职人员向别人借款时,债权人有时碍于亲友、管理服务对象等关系,不好“撕破脸”,债权有时甚至成为烂账;而贷给别人款时,他们却因职务之便较易获取稳定收益甚至高额回报。有的还使用他人名义或者虚构生活消费、买房、装修等事项进行借贷,规避禁止经商办企业的规定。同事之间借款放贷的,还容易影响工作秩序。  “借”的外衣难掩权钱交易实质  除了打“擦边球”,个别公职人员打着低息融资、高息放贷的幌子,进行利益输送、权钱交易,不法分子也惯于借此渠道对公职人员进行“围猎”。  在一些案件中,个别公职人员与管理服务对象达成默契,不再赤裸裸收钱收物,而是通过民间借贷这种看似正常的投资活动,把不当利益“洗白”;有时,行贿人还会故意向公职人员借钱,主动支付高额利息,变相输送利益,以规避纪律和法律的规定。龙岗区发改局循环办原主任钟某及4名工作人员就曾通过这种方式获利。企业老板周某为与钟某等人搞好关系,利于公司发展业务,除了送礼品礼金,还以2%至5%的月息向5人“借款”289万元,支付“利息”近50万元。事后,钟某等人被严肃查处。  钟某等人为了赚这笔“利息”还向银行低息贷款。如周某所说,公司发展需要融资,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向钟某等人高息借款以此拉拢关系。龙岗区纪委监委负责人说:“这类案件中,很多人自认为有借贷这层关系作掩护,收的安心,送的放心,在接受调查时,也会拿借贷来做借口,但结合主观动机、客观行为来看,本质上和送钱送物没什么区别,轻则属于违纪重则违法犯罪。”  防止利益冲突堵塞监管漏洞  针对监督执纪中发现的问题,除了抓好案发单位的整改,纪检监察机关还牵头制定有关规定,防止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产生冲突,从源头上解决“借贷”掩盖下的权力寻租问题。  2017年8月,前海廉政监督局牵头制定《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防止利益冲突规定(试行)》印发实施,对包括借贷在内的11个方面的利益冲突行为列出“负面单”。随后,前海管理局处级以上干部和局属企业领导班子成员开展利益冲突自查,文件出台仅3个月,就有3人4次向单位备案个人借款事项,总金额达到500多万元。同时,廉政监督局推进抽查核查和督促整改,强化制度执行。  2018年底,前海经验被推广到全市,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防止公职人员利益冲突的若干举措》,在借贷借用方面做出明确规定: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向该公职人员的下属工作人员、管理服务对象借贷款,在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金额超过10万元的,应当自金额达到10万元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公职人员及其配偶或以他人名义,参与民间借贷等金融活动,单笔借出金额超过50万元或一个自然年度内累计借出金额超过100万元,约定年回报率达到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4倍以上的,应当自借贷行为发生之日起一个月内,书面向所在单位报告。此外,文件还强调,公职人员不得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车辆和房屋的使用让与。  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随着承诺报告、违规处理和监督管理等工作机制的落实,寻租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公职人员参与借贷也将进一步规范。

责任编辑:www.33kcd.com_www.33kcd.com-【网上娱乐】社友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百站百胜: 美国电玩玩家14年没打扫房间!公开直播清扫过程,现场惨… 民调结果落后拜登川普解雇自家民调专家 曝曼联引援预算只有1亿!索帅买人还得先卖人筹钱 简直不要太稳!李建滨表现让所有人闭嘴还黑他吗 津巴布韦要发新币它的1000亿曾只够买6颗花生米 直击|电子烟品牌雪加SNOWPLUS获A轮4000万美… 从菜鸟到达人到大师7秘诀全方位教你既旅游又省钱 股市成交4个月新低:都在等方向有私募称是加仓良机 Waymo正在日本和法国寻求与雷诺-日产联盟合作 经贸摩擦有补贴?美农民:人生艰难川普别“豆”我了 美国继续说服印度别买俄S-400表达“严重担忧” 标普500升破50天移动均线有望创半年单周最佳表现 岑宁儿凭借新专入围第30届金曲奖 运行iOS13的iPhone将可读取日本国民身份证 黄金6年来首次突破1400大关多机构人士加入看涨行列 Yoshiki公布中国影视合作计划纪录片将引进内地 苏志燮被曝花3500万买婚房与女主播好事将近 国足年内将迎40强赛1主3客开战前有4周集训时间 热刺豪挖阿根廷大将猎物遭标价8900万英镑! 便秘會把毒素送回肝?檢查自己是否有這7種肝硬化危險因子 紫外線不只傷寶寶肌膚醫:眼睛做好防曬抗病變 莫拉塔感激拉莫斯让点球拉莫斯:让给他只因1点 反转了?“丢芒果下跪”的女快递员承认说谎并未被罚款 詹姆斯麦卡沃伊踢慈善球赛被队友误伤嘴唇缝针 道恩强森早期模仿布兰德皮特自认努力工作是底线 夏季泳池重磅推荐!高颜值的小众泳池,游泳拍照两不误 中国空间站向世界开放!首批国际合作项目公布 银行兴衰被1英镑收购的英国银行业巨头 生涯最后一战对手桃田致敬李宗伟:努力赶上前辈 绿军再做交易!大白熊被送到太阳换20年首轮签 川普是否妨礙司法問題眾院本周聽證 詹姆斯浓眉或重蹈科比魔兽覆辙?这也太巧了吧 煜荣集团现飙升38.89%料全年纯利涨20倍 鲍威尔表示将完成美联储主席任期不惧特朗普压力 屠呦呦的新方法为何可行?专家解释原理 選戰改打「傳統戰」…川普決勝關鍵:催出鐵票 友邦保险再弹逾1%管理层指延期年金销售佳 明星喜欢藏感情!刘德华婚姻“瞒”24年,吴尊妻子参加综… 奥尼尔:詹皇+浓眉不是最佳2人组!最强的在勇士 内蒙古首条高铁第一次高速检测:达275公里/小时 2019微博电影之夜:鹿晗获微博最受期待青年演员 汉能宣布回A“三步走”路线图科创板主板都在考虑 中央纪委评彬州被跨省举报欠850万:特权思想得治 “户长”来了甘肃在农村推行“治安户长制” 中超-奥汗德扎反戈定胜普神伤退建业1-0小胜深足 山西黑老大2次入狱7次减刑牵出90余公职人员大窝案 高危險妊娠不可不慎醫師提出8點叮嚀 专家:年报被否是否需要重新编制? 最佳拍档!建业锋霸不是孤胆英雄鹰眼指挥官辅佐 印度大选花销创纪录比2016美国大选还多21亿美元 卡迪-B浴袍照被网友“换头”可爱女儿表情呆萌 突发!纽约曼哈顿直升机雨中坠毁摩天大厦楼顶,多人伤亡 港股造好本地地产股续受捧恒基地产再弹逾2% 萧煌奇首次主演舞台剧工作满档狂瘦八公斤 四川长宁地震一名伤员伤情危重乘直升机转院(图) FTC启动对YouTube调查或违反儿童数据收集规定 热刺豪挖阿根廷大将猎物遭标价8900万英镑! 格力公开举报后再开记者会奥克斯拒谈具体质量问题 今天北京最高温35℃需注意防晒周末降雨降温 CCTV12栏目副制片人周泉泉采访时遭遇落石殉职 猛龙能否留住莱昂纳德要看他!他走卡哇伊也走? 林心如晒自拍短发造型超减龄,素颜皮肤光滑却难掩憔悴 遗失身份证被公开贩卖:“90后”女性受欢迎面容姣好要… 美代理防长突因“家庭原因”辞职多次遭前妻殴打 龙源电力现升4.64%此前获大和升至跑赢大市评级 Slack市值突破230亿美金:绕过投行直接上市可行吗… 林良铭土伦杯为争球权拼至眉骨破裂需2-3周消肿 联康生物科技拟合作发展开平森林生态旅游项目 地震中奶奶遇难重伤龙凤胎姐弟转成都救治 特朗普下令遣返数百万非法移民!下周开始! 阿森纳教练团队变动昔日温格爱将晋升辅佐埃梅里 进球gif-埃德尔连场轰定位球选择地滚球颇机智 *ST康得内讧升级:大股东和董事长决裂 大和:中电控股目标价降至84港元重申逊于大市评级 Facebook欲推出跨国电子币美国多名政客紧急喊停 《好声音》开启试音李荣浩因手机欠费中断直播 大陆是否已做好“武统”台湾准备?国台办回应 PennStation正式开始改造工程,新泽西居民通… 距马云退休还有三月张勇谋划未来的四个信号 张馨予产后素颜照曝光,头发浓密发际线惊人! 哈啰单车在京未备案率达98%被处罚后再次违规投放 作风问题30亿大案?济南农商行员工举报厅级干部始末 美国“封杀”华为后这家美半导体巨头营收或少20亿 比想象中更好试驾吉利星越350T 启德地皮弃标香港地产股普跌新世界发展跌近3% Nexcare痘痘治疗贴x36个 《2018-2019中国汽车行业社会责任发展报告》在京… 张大伟:坏消息是96%城房价依然在涨好消息是涨慢了 “吊打人民币空头”!离岸央票消息一出汇率飙升 屬於易水腫體質該怎麼辦?多喝這5種水可助排水 中信明明:美联储议息会议点评降息还有多远? 强降雨致贵州直接经济损失3358.25万元失踪6人 沉寂五年终于要复出?黄海波获官媒认可,做公益被央视报道… 西班牙人队长:武磊很招人喜欢他还能踢得更好 终端价格破2600元茅台掀新一轮“控价战” 巨头们的隐形天花板 她当了县委书记后“堤坝”开了 逾600家美企联名上书特朗普:加税损害美国利益 曝湖人或有希望留住4号签选他!只要肯送库兹马 华为内部有间谍?造谣者被拘留! 电影|本周北美新上映电影大全,有你想看的电影吗? 共享单车如何恢复生机 油轮遇袭后日媒忧心忡忡 和平精英主播不求人获Youtube颁奖原来早已走红海… 联讯策略:再度上涨的逻辑模糊后续上涨高点在哪里 广州:2035年新增城镇住房200万套租赁房占20% 中生制药升近2%旗下磁共振造影剂获批 YG梁铉锡曾介入金韩彬毒品嫌疑调查 四川长宁县6级地震四川多地成功实现提前预警 直击|苹果官方首次参加天猫618大促最多减800元 销量|吉利汽车5月销量9.03万辆同比下滑27% 起诉黑老大刘汉刘维的检察官拟获表彰 埃及公布非洲杯名单:萨拉赫领衔阿森纳悍将在列 小绿屋第二批名单公布仍没有日本小将八村塁 金曲表演嘉宾再曝光!孙燕姿将唱“天后组曲” 张朝阳宣布搜狐产品“狐友APP”在应用商店下架一周 《哈利·波特》众演员再聚首引起粉丝美好回忆 霸气!C罗化身决赛之王连续11场决赛夺冠 宜家推出“苹果刨丝器”暗讽苹果公司 国内首支聚焦会展业的投资基金启动总规模达30亿元 霍金女儿:中国是父亲十分喜爱且热衷到访的地方 川普又祭出行政特权2020人口普查公民身份问题对峙加… 巴西重申:尽管美国施压还是不会限制华为在巴发展 北京清理破损废弃共享单车一个月间回收近20万辆 规范来了!App不可再“任性”收集这些个人信息 奥玛仕料全年度亏损增加 回顾中甲世纪血洗:锋霸带帽2人双响靠头球就进5个 求婚过程曝光!柴智屏大赞女婿称女儿碰到好对象 悬浮中控屏加身别克新昂科拉内饰首发 詹姆斯浓眉或重蹈科比魔兽覆辙?这也太巧了吧 日本派出准航母及登陆舰赴澳演习重点演练两栖登陆 央行将再发离岸央票!吊打空头离岸人民币收复6.93 第六届中俄博览会闭幕:中外客商同比增长45.66% 曝杜兰特的伤还需养1-2周!勇士相信他G5能复出 湖北恩施发布10条\"止跌令\":三四线楼市开始\"裸… 陰雨天一樣要防曬!太陽藍光讓眼睛「長一層膜」導致失明 田口淳之介吸毒后获保释毒品来源指向韩国等地 广发银行信用卡贷款余额5千亿已发行130亿ABS 四维图新获批北京市自动驾驶最高登记路测牌照 曝巴黎高层已对内马尔失去耐心有合适报价立刻放人 追星赢家吴世勋!米兰达可儿晒签名专辑表感谢 任正非:中国工程创造能力是强,理论创造能力是弱 外媒:中美经贸团队为重启接触做准备 比甜食更有效!攝取好油脂Omega-3能讓心情變更… 国安VS富力首发:王子铭领衔锋线扎哈维搭档萨巴 花旗集团因市场操纵行为而被暂停日本债券招标资格 《寻龙诀2》预计2019年内开机乌尔善不再执导 苹果考虑出手救援屏幕供应商日本显示器公司JDI Model3最近几周产量或没有达到马斯克的目标 维他奶明日放榜随大市回升近1%终止三连跌 身家69亿!欧洲最美公主未婚先孕:去他的皇室诅咒? realmeX详细评测:让你重新认识千元机 周美毅否认逼婚骗生,郑刚受小三威胁嫁祸谎言 调查:更多美国年轻人偏爱游戏传统付费电视受冷遇 汤唯分享女儿背影照女儿背粉色斜挎包乖巧可爱 市值仅剩5亿美元,猎豹移动为何赢了财报却输了市值 川普宣布新规上千万美国人将获高质量医保 湖人有意队再次上线!把一阵中锋带回洛杉矶? 国民党初选互打情势严重朱立伦回应韩国瑜民调下滑 张才人发文称南太铉已为出轨道歉圆满解决矛盾 刘嘉玲海边度假,蓝色V领连衣裙尽显火辣身材,心情大好 小米西班牙官网抄袭设计师作品公司:解雇员工并致歉 高能慎点!妻子自曝给库里发数百张艳照!不露脸 半场-王永珀穿云箭破僵天海55秒换U23暂1-0建业 NBA名记:马刺正在兜售德罗赞新援目标已确定 国资委:四川宜宾长宁6级地震多家央企投入救援 叶光亮拟任海南大学副校长系人大首位80后正教授 瑞银\"辱华\"事件持续发酵失去中铁建美元债承销资格 野村证券:市场情绪的波动与雷曼危机前的几个月类似 田海蓉绽放白玉兰颁奖礼角色“陈雪茹”赢得观众 美媒文章:美国把华为列入黑名单或激发中国创新能力 iQOONeo硬核配置曝光:高通骁龙845加持 强读用户通讯录金融借贷类App顽疾仍存 兑吧6月20日回购6400股 美联储本周三会怎么做?保险降息又是什么? 最大理财遗憾都是因为你没做这3件事 盒马鲜生扩张速度放缓成定局头部玩家或将变换赛道 征地万亩粮田建产业园国家示范先锋咋沦为烂摊子 勇士王朝仍未结束!昔日FMVP表态还会冲击冠军 张若昀现身机场疑赴婚礼仅用五字回应媒体询问 英4月GDP萎缩0.4%远逊预期多个分项数据创多年新… 奥兰多双层泳池独栋豪华精美售价54.9万美金 8.5亿变8000万巴黎圣母院巨额捐款去哪了 西班牙最大银行桑坦德将裁员3223人 C.T.O变身最暖男友坦言想谈一场夏日恋爱 奥克斯空调回应格力电器举报:产品没有任何问题 双性人奥运冠军被认定为男性当事人:奇耻大辱 在这一领域中国再不会被人轻易“卡脖子” 章莹颖案嫌犯卧室被公开曾试图诱骗其他女性上车 健美教练:健康饮食,坚持锻炼是减肥关键 美联储打开降息大门全球央行迎来宽松时代? 王震之子王军去世中信鸟巢国安背后都有他的功绩 中国多地整治地名海南民政厅:中国领土上叫洋地名不合适 探讨|切尔诺贝利Vs福岛事件,谁造成的核灾难更大? 视频会议巨头Zoom未来还有多大上升空间? 中央新规实施后天津一援甘干部拟晋升职级 中国军机穿越宫古海峡出岛链或与辽宁舰军演(图)